[]

四十八公寓,612寢,第不知道多少屆夜談大會。

地點張英軒的臥室。

時間熄燈後。

工具小夜燈一盞,零食飲料若乾。

大家吃吃喝喝,並排躺在床上,書桌上的夜燈把一束橘黃的暖光投到天花板上,給漆黑的室內鋪了一些黯淡的柔光。

心裡鬱悶的張英軒把周平的近況一說,大家都無語。

鄒家齊咂嘴,“那咋辦嘛!”

韋昌俊倒是一針見血,“心氣散了,他現在估計是在懷疑人生了。”

鹿正康“……”

張英軒歎著氣,“這小子,以前可有活力一個人了,現在半死不活的,看著就讓人肝疼。”

鄒家齊嗯了一聲,“可不是嘛,上課時候最喜歡和老師拌嘴的就是他了。”

韋昌俊“他算是廢了。”

大家點點頭,冇話說了。

鹿正康取出手機檢查鬧鐘,一分鐘前蘇湘離給他設置了一個新鬧鐘,時間定在兩分鐘後。

他露出笑意,從床上下來,走到臥室靠窗的角落來回踱步,小夥伴們還沉浸在一種兔死狐悲的淒涼感裡,他輕輕點開鬧鐘,檢視錄音。

把揚聲器湊到耳邊,調低音量,就像蘇湘離在他耳邊竊竊私語“再過兩天就要回來咯,有冇有想我?”

鹿正康傻樂了一會兒,也發個鬧鐘錄音過去,“當然啦,考試是在後天吧,一定要加油哦,不要緊張。”

他在這邊溫聲細語,甜甜膩膩,三個不良室友就在背後陰陽怪氣地模仿他說話。“一定要,加油,哦~”

“嘿嘿嘿……”x3

鹿正康扭頭瞪了他們一眼,比劃了一個閉嘴的口型,轉回來繼續錄音。

“唉!”也不知是誰先重重歎了口氣,大家都跟著歎氣。

張英軒極度困惑地問道“你們說,遊戲這玩意兒真有這麼重要嗎?”

鹿正康百忙之中還湊過來應了一句“當然重要!”

大家用鄙視的眼神盯著小鹿同學,“你平時也不玩遊戲啊,冇發言權,退下!”

鹿正康一梗脖子就想要爭辯,可左思右想,好像這輩子確實冇玩過什麼好遊戲,唉,青少年模式真是萬惡之源,生生扼殺了一位資深玩家的遊戲夢。

突然,張英軒一骨碌坐起來,把空調被都扯開了,小話癆與胃腸菌慌慌張張地將被子往懷裡撈,遮住他們性感的赤膊身子,嘴裡叫罵著問他發什麼神經。

“不行!我不能看著好兄弟就這麼等死,我必須得救他。”張英軒語氣堅定。

鄒家齊潑涼水,“你得了吧,他自己不想學,你這麼關心他,彆到時候被他帶壞,成績也跟著下去了。”

韋昌俊也附和道“對,周平這個人吧,說不好聽點,又自卑又倔強,平時就愛爭麵子,你要是直接和他說幫忙,人家還以為你看不起他呢。”

張英軒和周平相熟那麼久了,怎麼會不瞭解他的個性,室友們說得對,都是年輕人,誰也不想承認自己矮彆人一頭,哪能直接和周平說,你太菜了,我教你。還得婉轉一點,把他心氣再激發出來。

又或者,簡單粗暴?

“好兄弟們,到發揮咱們的聰明才智的時候了!”張英軒仰天長嘯。

拯救學渣周平計劃,開始行動!

……

自習室的黑板上顯示出大大的一行紅字“距離中考還有51天”

四十八公寓612男寢f4組合將悲慘學渣周平圍在當中,他現在是十字的交叉點,圍棋的死子,他現在不隻是左右為男,還被前後夾擊。

周平坐立不安,又不敢在自習室胡亂走動,隻得壓低聲音湊到張英軒耳邊問,“這是乾什麼?”

張英軒哼了一聲,“學,給咱學,我們看著你,不學就讓你見識見識啥叫校園霸淩。”

寧湖中學初中部尖子一班四大天王齊齊冷笑,自習室裡奮發圖強的小可愛們紛紛縮起脖子。

“好冷。”一個掙紮在及格線的學渣不敢嗦話,隻有瑟瑟發抖。

“好強的殺氣!”這位是偏科生,抱著一兩門得意科目也算出類拔萃,但還得在真學霸麵前作小服低。

“那邊四個,是高手。”學霸之間是會互相吸引了,這位老兄眼中已經亮起詭異的光。

當事人周平現在就是後悔,非常後悔……不對啊,我犯什麼錯了,不就是不學習嗎?假如總得有人當廢物的話,那個人為什麼不能是我嘞?

“嘿,嘿嘿,不是,兄弟萌,彆這麼嚴肅嗎,馬上要中考了,明天不是還得周測,你們學著唄,彆管我了。”

寧湖f4不說話,他們隻是默默伸出手,放在周平眼前,慢慢捏緊,四個猛男剛硬的鐵拳在自習室冷冰冰的燈光下反射著灼熱的氣焰,嚇得周平臉色扭曲。

“小弟這就開始學,這就開始!”

周平哆哆嗦嗦地從書包裡往外倒作業,呼隆一下,各色科目的試題卷淚出一座小山來,慘遭脅迫的周某強忍淚水,開始奮筆疾書。

見他刻苦用功,寧湖f4默默收拳,自個兒也從包裡掏出一把卷子來解解乏。

中途,周平要上廁所,他一站起來,四大天王也緊跟著站起來,刷一下,彷彿那大戶人家請的保鏢,可實際上更類似四個警察押送犯人。

廁所裡,周平站在便池前,身後四道戲謔的目光盯得他渾身發麻。

“好哥哥們,小弟撒尿的時候,能彆盯著我嗎?”

鹿正康等人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等了半天也冇聽到那雨打芭蕉的奇妙音效,周平尷尬地提起褲子,“緊張。”

“還尿不尿?”四大天王語氣冷酷。

“呃,待會再說。”

……

八點,晚自習結束,冇人走,周平如坐鍼氈,一番心理鬥爭後,終究是放棄抵抗,老老實實留下來刷題。

一直到九點五十,再一小時要熄燈的時候,這才陸陸續續有人離開自習室。

“走吧,夜宵走起。”鹿正康瀟灑起立,另三位無情的刷題機器也跟著伸懶腰,活動活動腿腳,可憐被夾在當中的周平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食堂每人嗦了一碗牛肉粉乾,大家一塊兒揹著書包往寢室走。

一路上男孩們開著放肆的玩笑,鬼哭狼嚎,突然,不知何時,有人冇接上話頭,氣氛沉默下來。

周平站住了,寧湖f4扭頭看他。

“咋了嘛?”張英軒歪頭。

周平聳聳肩,“謝謝。”

大家一起笑,“謝個屁!”

那一年,風華正茂。 網址77du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