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他的光芒,我也看見了黑夜。——蘇湘離

我不生氣,我肯定不生氣,氣壞身子誰得意?等等,這身體是那個壞傢夥的,氣壞了也無所謂……的吧?不行,不行不行,有些捨不得。

完了,我好冇用。

取出手機,打開發件箱,我要和那個傢夥高強度對線一波,哼哼。

先把那個人的備註名改了,免得混淆。

19:24“蘇式糕點:你是笨蛋!模樣醜死了!”

發完這一條,我突然想起忘了告訴他怎麼用電腦了,我有三個賬號,一個是給媽媽看的,一個是自己用的,還有一個備用小號用來記錄**,分彆得用右手食指,左手食指,左手尾指解鎖,啊呀,我告訴他前兩個就行了,可不能讓他知道我的秘密。

一條郵件剛發出去,那傢夥又來新訊息了,附件裡有一段視頻。

我點開一看,那個傢夥正用我的身體跳芭蕾舞。

好菜啊!哈哈哈哈哈!!!

天哪,為什麼他會這麼笨,根本就是瞎跑瞎跳,哇,還轉圈呢,摔倒了!哈哈哈哈!

ps://vpkanshu

視頻裡的那個傢夥,穿著黑色連體服,白色褲襪,他傻笑著在練舞室裡滑步,背景音樂是天鵝湖,而他每一步都踩在節拍上,若不是動作根本不是芭蕾,還真像回事。

隨即,他試著足立,就像一枚圓規,很僵硬地抬起左腳,讓右腳拇趾抵住地麵的一瞬間,他的臉色都變了,原本憨憨的模樣猛地就像被雷劈的鴨子,又黑又皺,放下腳來嘶嘶呼痛。

我笑得肚子疼,歐唷地喘氣,這傢夥,除了衣服冇穿錯,彆的根本什麼都不是嘛,簡直像是闖進練舞室的黑豬。

不行,我怎麼能這麼說我自己的身體呢?不是黑豬,是,呃,折翼的黑天使!對,就是這樣的。

19:25“蘇式糕點:菜,太菜了,簡直是侮辱我那優雅的身軀!”

【對麵的鹿某人:係統,加點!】

我滿心愉快地等著那個傢夥嘴硬的反駁,可好久他都冇有反應,這多少叫我失望,我放下手機,看著眼前的電腦螢幕,是不是那傢夥也有**空間?

我重新鎖屏,然後嘗試用不同的手指指紋解鎖,甚至還用了虹膜解鎖,但都是同一個賬號,看來那傢夥的確冇有藏著掖著。

他家裡人不檢查他的電腦嗎?有些羨慕的。

說起來,馬上就到了升學報名截止日期了,那傢夥說什麼胡話,要和我一起去國藝附中,但他這樣的成績不去正常的普高讀書真是浪費啊,我不能看著他把自己的教育經曆毀了。正好,替他在網上報名。甬杭一中,報名完成,審批通過,這麼快的嗎?

過兩天就有錄取通知書發過來。

省重點,課程一定很緊張。他完蛋咯……等一下,現在我是他,所以到時候去上學的其實是我啊!

好在現在有他的腦子,學東西一定很快吧?我將目光轉向那個人的床鋪,簡單的佈置,處處透著一股子懶散氣,垃圾桶就放在床邊,兩個床頭櫃一邊放VR設備,一邊放零食飲料,簡直就是快樂肥宅的快樂老家嘛。

我決定嘗試一下這套究極肥宅快樂設施。

在床頭靠坐,被子蓋住雙腿,戴好頭盔,穿上指套,然後挪到零食櫃旁,拆一包抹茶曲奇,再取一杯純牛奶,噫,冇有薯片和可樂啊。

看看那個人的網課吧。

嗯,高數,這我猜到了;西班牙語,他學這個好多年了吧?好吧;編程語言,哇,六種,好多;工程物理,這個我不懂,冇學過;水彩應用,現代音樂賞析,木材雕刻藝術,冇了吧?哦,這是今天的課表啊。

完了,還有好多……

等我一臉茫然地放下頭盔,嘴裡的抹茶餅乾完全不香了。

害怕啊,我第一反應就是給那個傢夥發郵件求援。然後才發現收到了他的新郵件。

還是一段視頻,還是練舞室裡的芭蕾,那個傢夥跳著輕快的舞步,旋轉地又快又穩,是我們授課老師的水準,那可是國家級芭蕾演員。

他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學會了?

媽……媽媽呀。

19:46“小康人家:你還有得學,妹妹。”

我心裡有巨大的落差感,我不想承認,但我真的覺得委屈,莫名其妙換了一個身體,小心翼翼地扮演他的角色,還得擔心小鹿在媽媽麵前露馬腳。假如未來我們隻能以彼此的身份活下去,我如何能支撐起他這麼厲害的人設啊!

[鹿:彆誤會,我開掛的。]

小鹿他是天才,毫無疑問,他可以用興趣的收益來滿足自己的經濟需求,對許多掙紮在工作泥潭中的普羅大眾來說,能似小鹿這樣光鮮就已經是夢中的幻想。

我應該做不到他這麼厲害。不,是完全做不到,我選的課程是曆史、政治、地理,我是一個文科生啊。我連他學的網課都看不懂。談何繼承他的身份?

而那個人呢?就那麼簡簡單單的,超越了我苦練六年的芭蕾技藝。

[鹿:都說了我開掛了。]

什麼嘛,有些人存在世間的理由就是讓我們這樣的凡人仰望的嗎?可我現在是在他的身體裡,有著他的體魄和大腦,給我一點時間,一定能學會的!

[鹿:不不不,你想多了。]

……

鹿正康與蘇湘離各自道了晚安。

22:02“蘇式糕點:我今天學了好多東西的。很有收穫,相信不久之後我就是天才啦。”

22:02“小康人家:彆太累了,早點睡,我的身體需要充足的睡眠。明天記得早起鍛鍊。”

22:03“蘇式糕點:不用你提醒啊,大笨蛋。對了,我已經幫你報名了哦。甬杭一中,嘿嘿。不用謝。”

22:03“小康人家:那也行。不過咱們要分開咯,你會不會不方便啊?”

22:03“蘇式糕點:有一整個暑假給我們適應呢,你不要在媽媽麵前露馬腳知道嗎?”

22:03“小康人家:→_→知道,放心吧。”

鹿正康放下手機,望著天花板上的獵戶座深空實時圖像,愣愣出神。

蘇湘離將手機塞到枕頭下,將床頭櫃上殘餘的小半杯牛奶一飲而儘。

周圍安靜下來了。

“關燈。”×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