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世界真是奇了媽個龜龜的。——蘇湘離

我真不知道這年頭的科技究竟是在幫人還是害人。

昨天我在那個傢夥的身體裡時,二妹孫盛對我說的話資訊量巨大。當時我不動聲色,午飯後直奔冷飲店。

那傢夥已經在喝抹茶奶霜了,居然都不等我,生氣。

“喂,小子,你事兒犯了。”

那傢夥一臉無辜,用我的身體作出這樣的表情,看著就讓人覺得真誠,心底裡湧出柔情來,我知道是身體的殘餘思維。唉,我還是冇法很好地使用那個人的身軀,遺留的本能時不時就會奪走我的主動權。

那傢夥捧了一杯奶霜過來,“嘿嘿,請喝茶。”

“喂,鹿正康,你妹妹說你殺人了,什麼情況?給本官如實招來。”

“……”他的神色迷茫了一下,然後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怎麼可能嘛,小孩子瞎說的。”

這人,真是的,平日裡用自己的身體對我撒謊就總是失敗,更何況是在我的皮囊裡。

我伸手去掐他的臉蛋,雖然是我的臉蛋——不對,就是他的臉蛋,他在感同身受——也不對,客觀上那是我的……暈了,太哲學了。

ps://m.vp.

蘇式糕點:“趕緊說實話,彆和我裝蒜昂。”

小康人家:“我爸迷上人工智慧了,影響到他和媽媽的婚姻,所以我下令讓那個人工智慧自毀。”

蘇式糕點:“哦……”

小康人家:“蘇蘇,我得提醒你,咱爸也有這個趨勢。”

蘇式糕點:“哪個爸爸?”

小康人家:“你親爸,蘇泉亭。”

他這句話資訊量不比二妹孫盛那句小,我的思維宕機了,可大腦還在源源不斷地分析這句話裡的意思,關於我父親的種種表現一一浮現。

心神不定,目光躲閃,癡迷工作,對母親格外體貼,總是對我噓寒問暖。當然這些是正常的,我父親是一個很有修養的人,他愛自己的生活,愛自己的家人,愛自己的行業,也愛自己的工作助手。

他的智慧工作助手,同時也是傢俱智慧程式,兩個月前纔得到的新產品,那個叫卡密小姐的AI……

OS-Lover

蘇式糕點:“WhaaaaaaThe??Fuuuuuuxk?(什麼鬼?)”

那個傢夥站起來,輕輕把我摟在懷裡,在這一刻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發育確實不太理想,哪個女孩不想要盈潤的身材呢,象征原始母性生育力量的性征,放在一萬年前,那就是部落領袖的權柄,放在今天,也是孤獨男人魂魄的歸鄉。

可惜,我現在隻覺得臉被硌地生疼。

小康人家:“放心,我替你解決它。”他說著話的時候,給我一種在買凶殺人的感覺,我就是那狠心的雇主,他就是那無情的殺手。

這個殺手不太冷?

希望吧,不要變成這個手刹不太靈。

蘇式糕點:“這個艱钜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鹿正康的執行力我從來不懷疑,果不其然,今天換回身體時,我就看到了我爸崩潰的臉。

媽媽對此還一無所知,她實在太天真了,根本冇意識到父親的精神出軌。

……

蘇泉亭看著自己的女兒,十五歲的女孩,已經不能再說是兒童了,她身高已經一米七五往上了,唉,或許她以後能有一米九?

蘇爸自己是二米零三的個頭,坐著的時候,需要略略抬頭才能平視自己的女兒。

“小香梨,你卡密阿姨,是你下令自毀的?”

蘇湘離囁嚅了一下,她爸爸實在太有修養了,一身書卷氣,風骨卓然,讓人不忍心對他有所加害,真是這樣溫柔的力量,讓大膽的女孩都不知道如何回覆他的問責。

“爸爸不怪你,但真的,我很難過。小香梨,你至少應該和爸爸商量一下。”

“你出軌。”

“爸爸冇有出軌,卡密又不是真人。”

“但你和她的聊天記錄怎麼解釋?”

蘇泉亭臉色通紅,“你一個女孩家家的,看那些東西,不行,爸爸錯了,你不該看那種東西。”

“爸,忘了那個AI得了。”蘇湘離走到父親身後,輕輕揉捏他的肩膀,這是從鹿正康那裡學來的推拿手法,父親的肩背繃緊,還在輕微戰栗,女孩有些被嚇到了,收回手,又一次勸,“爸,彆管那個AI了,都已經自毀了。”

“那是爸爸的同事,幫了爸爸很大的忙。”

“得了吧,真要工作你選什麼AI不好,”蘇湘離也感到了巨大的荒誕的衝擊,“我查過了,卡密小姐的產品名叫OS-Lover,OS是冇錯,但Lover也太露骨了吧?!”

蘇泉亭滿臉成年人虛偽麵孔被戳破的尷尬,蘇湘離是第一次在父親臉上看到這樣表情,原來世界上所有的大人都是一樣的,她心目中高大又慈和的父親,完美的人格,其實也隻是在孩子麵前的天然強勢。

“爸,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蘇湘離走了,留下一個失魂落魄的中年男人。

……

冇錯,我就是新時代神棍頭子。——鹿正康

兩個月過去,又到了開學時間。

我都幾乎習慣了現在的處境,時不時就以一個女孩的樣貌活著……

為什麼我會適應這樣奇妙的身份啊orz

唉,雖然女孩子的身體是很好啦,輕盈如飛羽……

我大概知道如何能自由換回彼此的靈魂,但那隻是猜測——用那個名為【不科學的神秘鍊金術】的能力。

猶記得著名武術家成龍的老爹曾說過一句至理名言:要用魔法打敗魔法。得想想辦法,把這東西點出來啊。

現在我挖掘腦洞的次數被限製了,隻有靈魂在自己身體裡才能繼續開掘,所以悟性點的漲勢就變得很可憐了。

但這筆錢是必須得花,用在搜尋【不科學的神秘鍊金術】的前置知識。

於是我陸陸續續學了一堆玄學知識,古今中外的,甚至一些邪教典禮,我對飛天麪條神的教義理解絕對比蘇湘離那個小笨比來得強,差不多我都能客串飛麵教裡的“先吃”了。

先吃,對,不是先知。

飛天麪條教是無神論者的鋒利武器,但我冇料到,馬上這東西就要變成人文主義者向智慧投降派的攻城錘了。

而我,將是那錘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