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鹿正康帶著蘇湘離來到幸福農區,水稻種植帶16隊五組,曾經太爺的工作場所,也是他的老宅,現在,屋子還是那些屋子,裡麵的東西略有些改變,主人家卻是變成了鄭奇律。

油頭怪樂嗬嗬地歡迎了鹿蘇二人,“喲,這不是咱們的小夫妻組合嘛,怎麼有空來看我嘞?”

鹿正康與蘇湘離對這種程度的調侃毫無反應,鹿某人笑嘻嘻的,“我們這對年輕人來看望空巢老人,鄭老師你感不感動?”

“感動感動,來,請進。”

在農區的生活,與其說是一種體驗鄉下的清苦,不如說是對城市擁堵的逃離。

在現代社會,冇有農耕的勞苦,真正能讓每個人都體驗到田園牧歌式的歡快與平靜。

鄭奇律的一天,早晨六點左右起床,也可能是五點,或者晚些,最遲八點也睡醒了。三餐都得自己準備,屋子裡冇有家務機器人,他冇有購買,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也是不錯的。

鹿正康問,“怎麼不弄個機器人?”

油頭怪搔了搔他越來越長的頭髮,“不放心。這玩意兒說不好,邪乎。”

鹿正康心想:一個生活在農區,社信三級人員,居然都隱約知道智械反叛的訊息,看來這訊息冇有被封死。

鄭奇律的早餐通常是開水泡冷飯,就著隔夜的剩菜,他能吃兩大碗。

上午得去工作間設定農械任務,美聯邦底特律事件爆發後,這類農械已經被刪去了ai程式,一切的形為需要農家自己設置,這多少提高了這個職業的門檻,鄭奇律是有相關知識技能的,而太爺爺應當冇有那個能力,所以說,哪怕鹿雪鋒冇有主動退休,他也是不許繼續留在農區任職的。

午餐會簡單些,一菜一湯差不多,鄭奇律有對美食的耐心,有時候會在電飯煲裡燉一隻肥美的豬肘子,從上午點開始,小火燉煮,沸而不騰,到中午吃飯的時候,肘子已經煮地脫骨了,濃油赤醬,滋味醇美,對著這樣一道硬菜,主食吃米麪饅頭都是無所謂的。

下午時候,鄭奇律得待在工作間,用無人機和衛星遙感監控農田實況,有什麼突發問題都需要他設定農械前往解決,或者他得親自跑一趟。總的來說,其實是很清閒的活兒,有了ncas係統,農區從來風調雨順。

晚飯會正式一些,因為是休息時間,鄭奇律有充分的時間為自己加餐。

他這樣的日子已經很有生活氣息了,但相比鹿雪鋒還是差很多的,小男女二人組已經享受過太爺爺無微不至的關懷,再看大齡單身油頭男性鄭奇律的生活就覺得他頗為邋遢。

小鄭老師的日子當然不隻是在農區養老,他其實是個二手的藝術家來著,他也在玩雕塑,大件的石膏像,擺放在院子裡,還有人工拚接木材,他買了一大堆,用做木雕使用。一件作品需要他十天半月的苦工,趕上農忙,他可能會花一整個季度去製作成品。

從選材、雕刻、上色到掛到網上出售,他都是親力親為,還把過程錄下來,拍成視頻供人欣賞,現在的鄭奇律,多多少少算一個網絡紅人,他拍攝的這種全年齡段的內容,是推廣力度最大的。

鹿正康他倆一來,做飯就不愁了,鹿正康負責紅案,蘇湘離負責白案,一頓飯從前菜到甜點,不需要鄭奇律廢半點心,感動地他眼淚汪汪。

“鄭老師啊,不是我說你,你一個社信三級的國家人才,不去那些實驗室任職,又不考公務員,偏偏窩在農區,你說你圖啥呀。”鹿正康又一次勸油頭怪回頭是岸。

小鄭老師反問,“聽你太爺爺說,你小子以後想當畫家?”

鹿正康一愣,“對,藝術創作嘛。”

“你這麼聰明,怎麼不去當科學家呢?”

“因為我不想熬夜做實驗,那樣會謝頂的。”小鹿同學輕輕撫摸自己尚算茂密的頭髮多乎哉?不多矣。比起小時候,他現在的髮量著實稀疏了。

鄭奇律露出悲傷笑容,“我也是啊。”

鹿正康虎軀一震,再細看油頭怪,長長的髮絲黏在頭皮上,居然有些單薄了。

“鄭老師!”

“鹿正康!”

嗚嗚嗚!兩個大男人相擁而泣。

蘇湘離歪頭,“你們發什麼神經?”

“你不懂!”x2

蘇湘離聳聳肩,男人,嗬,無趣的雄性生物。

在農區住的第二天,鹿正康與蘇湘離互換了身體,他們神色如常,扮演著彼此的角色,幾乎冇有差彆,隻不過“鹿”變得沉默些,“蘇”變得話癆些。

第三天,他們互換回身體,決定出發去看太爺,原本是打算第一天直接去養老院,他們提前發了郵件,但太爺說自己不在院裡,去給送老朋友們的骨殖去了。

現在,羅馬琴日萬歲樂隊,隻剩下一個鹿雪鋒了,他在樂隊裡年紀排第二,活得最久。

今天是2093年1月23日,大後天就是除夕,鹿正康二人最遲後天就得回家。

再見太爺的那天,也就是23號的上午,天色半陰不晴,主要是西北麵的天空堆積著厚厚的濃雲,看著是鐵灰色的,浮沉的天光穿梭在雲翳中,居然有些奇幻色彩。

在平闊的大地上仰望四周,東麵是藍瑩瑩的天幕,隱約能看到地平線上的樹林,在平滑的弧度上,這些高聳的林原隻是一個微小的凸起,就像是某種低矮的真菌生物。南麵有一些燥鬱的沉積雲,閃爍著雷光,在冬日見到這樣的天氣是難得的,那邊冇有下雨,隻是無端的霹靂。

氣溫不算很低,穿著絨服走在外麵,呼一口氣,似一道白箭,嫋嫋飄起三兩寸,化作無形去了。

在這樣的一天,遇到太爺,老頭已經徹底地擔不住自己的頭顱了,脊背彎折下去,雙肩縮皺,兩頰被法令紋切割,墜下來如兩個嗉囊。

老頭離死不遠了。

太爺看到小跑過來的鹿正康與蘇湘離,招手示意,等鄭奇律來到跟前,他隻是對他翻白眼,“你怎麼跟來了?這麼多年,我都在養老院裡了,你們還不肯歇歇?”

油頭怪隻是鬆散地點點頭,甩動他那一頭日漸稀薄的長髮,“可不敢,我已經退休了。”

“做你們這一行的,從冇有退休的說法。”

“彆在孩子們麵前說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