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略526年12月,麪條神的戰士們帶著教宗冕下的意誌向落石山脈東南方向的亨頓公國國都科爾韋爾城進軍。

這次護教軍隻出動了一百人,每一位軍士都配了三匹戰馬,但行軍並不著急,一路打著飛麵教的旗號,順順利利穿過教區彭婷郡。第一次遠征的計劃是坐船去科爾韋爾的,從去年年底拖到今年年底,教宗冕下打算堂堂正正一路在陸路上把所有反抗的勢力全部打垮,一道向東的長劍,直接刺入亨頓公國的心臟。

出了彭婷郡後,第一站是莫奈郡,是一個子爵領,下轄十四個村莊,首府為金姆鎮,駐軍六百,堅持了一小時後被攻破城門。

這次遠征,率領隊伍的正是唐金,他在儒略525年被教宗冕下冊封為戒律騎士,任百夫長,儒略526年3月又被任命為裁判所首席執行官,作為這顆星球上飛麵教的第一位土著信徒,他的個人能力不算出眾,可有一股宗教狂的狠厲,是教宗的忠實走狗,這次他接到的任務是收集異教徒的靈魂,把亨頓大公的頭摘下來送回聖城優婆拉茲。

這次隨軍攜帶了一根燃魂方柱,三箱黑色靈魂石,唐金在攻入金姆鎮的第二天就把三箱靈魂石都填滿了,然後分出六個軍士快馬加鞭把靈魂石運回去,他自己則帶著剩下的人不緊不慢地繼續向東進發。

如此,鹿正康教宗在優婆拉茲每隔一週左右就能收到一堆靈魂石。

這樣狂虐的殺戮不可避免地把飛麵教的聲譽降到了最低。

博悅和加裡兩位男爵都不斷傳信給教宗冕下,勸諫他注意風評。

鹿正康對此毫不在乎,當科技的代差太大,一切的反對都會在絕對力量的壓迫下灰飛煙滅的,所以他冇有阻止唐金,隻是叫他不要忘了正事。

亨頓公國已經陷入了巨大的麪條恐慌中,尤其是在12月24日這一天,公國第一統帥佩羅·德·維嘉代所率領的一千二百亞爾迪默步騎混合軍團在宕穀平原被殺得大敗虧輸後,整個國度科爾韋爾都惶然不安,大批商人連夜攜款乘船出逃,國主連發十四道求援信給自己的宗主龐來帝國的皇帝陛下。

不管如何,時間一點點過去,鹿正康每天上午八點準時到福音室,遠在千裡之外的護教遠征軍會鋪開通訊法陣,然後將戰況彙報給教宗冕下。

ps://m.vp.

12月25日。

唐金摘下厚重的球形頭盔,露出一張遍佈方形法紋的臉龐,“教宗冕下,昨日我們擊敗了亨頓公國最大的一支軍隊,陣斬敵將維嘉代。”

鹿正康穿著一身寬鬆的金邊白袍,“我方的戰損如何?”

“有一位虔誠的軍士深陷敵陣,被絆馬索困住,摔下馬來,落在一塊岩石上,不小心砸斷了左手的尾指。”

“那他現在傷勢如何?”

“已經在神佑法紋的幫助下痊癒。”

鹿正康點點頭,“好了,快點去科爾韋爾,把坐在王座上的人殺了,然後問他的家屬,有誰願意皈依飛麵教,把不願意的全宰了吧。”

“明白。”唐金騎士咧開嘴,露出健康但層次不齊的牙齒,牙齦潤紅,說明這兩天吃的不錯。

鹿正康從桌上取下靈魂石,通訊法陣關閉,他打了個哈欠,往實驗室走去。

算算時間,又快到下遊戲的時候了。

這次派護教軍去把亨頓打下來,冇彆的意思,就是感覺優婆拉茲的人太少了,護教軍也太少了。

想擴招護教軍,首先得發展基礎人口,糧食充足了纔好養活職業的軍士。現在正式的護教軍總共三百人,預備役五百,還有裁判所五十人,能打的總共就八百五十人,太少了些。

“人口,我需要更多人口。”鹿正康呢喃。

“信徒!教宗冕下需要更廣泛的信徒!”唐金對著麾下的軍士們大喊,“你們要為教宗冕下的意願拚儘一切!看看你們身上受到神眷的盔甲與武器!刀劍與箭矢無法傷害你們,強大的力量,遠離傷病,這些是教宗冕下賜予你們的,隻有對煮堅定的信仰才能拯救你們!信仰煮,把教宗冕下的言語當作自己的一切,當作自己發自心底的目標!

“奉煮之名,尊宗之命!”一百個人,發出的咆哮如滾雷一樣在這血流漂杵的平原炸開,天空綿綿的雨絲都為之凝滯了一瞬間。

“出發,向東!”

三百戰馬發出長嘶,鐵蹄踏碎血泊,厚重鐵甲縫隙裡,法紋的魔光隱隱閃爍,灼熱的吐息如吹卷戰旗的狂風,一齊奔向太陽冉冉升起的方向。

……

北方大陸,作為密特拉教的傳統教區,太陽神的信仰開始於有曆史記載之前的原始社會。整個雅克提克,冇有能與密特拉教相提並論的宗教出現過,零零碎碎的異教不少,但都冇能在這片爭戰之地留下痕跡。

曾經統一雅克提克的聖佩羅帝國就將密特拉教設立為國教,雖然聖佩羅帝國已經化作煙雨,但其國都特爾岡依舊是獨立於大陸各國的,受密特拉教廷實際控製。

飛麵教的存在,本是癬疥之疾,在北方大陸的西南角不起眼的一個異教,有兩個男爵領的教區,這對特爾岡教廷來說都無所謂,反正博悅和加裡兩位也不會給教廷進貢,但現在,這樣一個異教威脅到一個公國的安危時,就不能說是小問題了,簡直是房間裡的大象,人們看到的第一反應就是:這玩意兒從哪兒冒出來的?

儒略526年12月30日,飛麵教護教軍兵臨亨頓國都科爾韋爾城下。

科爾韋爾南麵莫吉托海,東麵是一片低矮山嶺,西麵和北麵都是豐沃的平原,這裡地處熱帶,四季溫暖,護教軍在種滿稻穀與平豆的綠色狂野安營紮寨,農婦們早早逃離,這偌大的一片空間,隻有他們的旗幟搖曳,遠方的海風吹過科爾韋爾,帶來一股濃烈的腥臭味。

詹德副官走到唐金身旁,他笑著說:“執行官閣下,這眼前出現的就是目的地了,聽說科爾韋爾最初是捕鯨人聚集的港灣,至今,吹過這裡的海風都帶著鯨魚腐爛的臭氣。”

唐金咬著牙,他感到指尖過電一般的抽痛,那是殺戮的渴望,亞爾迪默人的血在沸騰,此時,科爾韋爾的城門上舉起日昇旗,這是密特拉的徽記,城門洞開,一隊黃色披風的騎士衝了出來。

護教軍們見那最多三十人的密特拉騎兵,紛紛大笑起來。

這支不速之客停駐在飛麵軍五十步外的大路上。

“來將通名!”唐金策馬佇立在護教軍隊伍的最前方。

“我們是特爾岡的騎士,要見你們這些異教徒的領袖!”教廷來的騎士裡,一位黑袍的樞機主教發聲對話。

“異教徒!該殺!”唐金冇有半句廢話,當即開始衝鋒。

戰無不勝,所向披靡的飛麵護教軍一個個激發了法紋,龐大的血氣與甲冑上的凶魄化作無形的熱風將教廷的隊伍衝得七零八落。

兩軍交鋒,一刹那,飛麵軍的騎槍上燃起赤金色的狂炎,當他們最後一騎從教廷的隊伍後走出,原本大地上的兩支隊伍隻剩一隊還能站著。

“異教徒,哼。”唐金暗暗啐了一口唾沫。

雅克提克的城頭,日昇旗慌慌張張得降下,此時,港口裡有一支載滿密特拉教徒的船隻匆匆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