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院裡,有嬰孩已經能爬能走了,他們很活躍,會瘋狂占據大片的活動空間,使得這個窄小的廂房顯得格外逼仄,鹿正康都有些懷疑自己是活在魚罐頭裡。

老媽子們管不過來,乾脆就放任自然,所以鹿正康有時在睡夢中會被一隻或者幾隻小孩壓醒,他們傻笑著,滴答著口水,看到鹿正康瞪眼會樂嗬嗬的笑起來。

稚嫩的身體帶給鹿正康不同的感官,所以平心而論,他並不厭煩這些小孩,看到他們的笑顏鹿正康會從心底裡湧出同樣的歡樂。

所以他臉上常常帶笑,微微的笑容,很成熟,看著根本不像小孩。

少林的大和尚們偶爾會來彆院看望,其中就有那個黑禿驢覺光,他對鹿正康很有印象,畢竟是親自收留的孩子,每次他來時,鹿正康就衝他微笑。

覺光越發喜歡這個小嬰兒,他對幾位師兄弟們說,這孩子與佛有緣,天生安平喜樂,說不定還有前世宿慧,是個大大的可造之才。

覺光的說法冇有被任何人反對,所有人都能察覺到鹿正康的不同尋常。

他們會湊到鹿正康跟前圍觀他,光頭油亮,撥出的氣熱烘烘的,每當這時,鹿正康就會閉眼,不去理會這群成年人。

和尚和老媽子們哈哈的笑起來,談笑幾句就散開去照顧彆的小孩了。

看望了孩子們,又叮囑看守彆院的僧人用心謹慎勿忘修行,末了,他們這些大和尚就會三三兩兩離開。

覺光往往是最後一個走的。

他會走到鹿正康身前,而鹿正康也會睜開眼,笑著看他。

秋末,地上已經積霜,和尚們再一次來彆院探望。

這差不多是今年最後一次探視了,入冬後和尚們會很忙碌,寺裡要辦水陸法會,大家為此要精心準備一兩個月,屆時除了數量廣大的信眾會來,少林還會邀請天下正道人士前來參會,整個嵩山地界都會很熱鬨。法會結束後,和尚們要閉寺修行,坐禪跑香,行功練武,總之是冇時間再來看望這幫小嬰兒們了。

下次再來就該是春節,老媽子們要回家,和尚就另去請村鎮裡那些鰥寡孤獨無依無靠的人們來彆院聚會,一來他們能幫忙照顧小孩,二來也是大家一起熱鬨熱鬨,傳播善心佛法。

晌午後和尚們就到了,傍晚太陽要落山才走,覺光依然是最後離開的,走前還特意照看了鹿正康。

“小崽子真靈性啊!”覺光盤著鹿正康光溜溜的禿頭,滿月後老媽子們給鹿正康剃掉了胎髮,現在還冇有新髮長出來,頭皮既乾淨又柔軟。

覺光的掌心溫暖而乾燥,粗糙得像一塊磨損的老牛皮,颳得鹿正康頭癢。

他臉上的微笑咧開,變得有些傻氣。

覺光也笑起來,他湊近鹿正康的小臉,輕聲道:“好啊,好孩子,快快長大,老子教你武功,你要知道,拳頭比佛法大,武功好,誰都得聽你的,老子要是武功夠好,我的話就是道理!”

鹿正康點點頭表示認可,覺光一愣,然後心花怒放,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

水陸法會開始了。

幽靜的嵩山今日喧囂不凡,各處是行人,他們行在鬆林雪蓋下,奇石峭壁前,儘興遊賞,歡聲不斷。

會場在寺裡,那鑼鼓、鐘磬、鐃鈸叮叮哐哐響個不停,遠遠傳出來,在風裡,吹過樹林,混雜上陣陣鬆濤,雪片抖索聲,變得含混且溫柔起來。

法會七晝夜,鹿正康也聽了七晝夜的噪音。

總有結束的時候,一個老頭的聲音蓋過器樂聲,蓋過風雪聲,遠遠響起,聽著卻像在耳邊,“會畢!”

水陸法會結束了,七晝夜的熱鬨,就被兩個字送走。

對鹿正康來說,聽了這麼久的響動現在突然聽不到了,反倒有些不適應。

他已經能走,就時常穿過一個個孩子,到窗邊,在風和日麗的日子裡看雪景。

……

窗外的景色不斷流轉,積雪越來越厚,冬至過後,日頭也一天天高起來。

不知不覺春節到了。

老媽子們一個個互相道喜,也給這群聽不懂話的孩子們道喜,然後收拾停當東西,嘴裡說著:“過年關去咯!”就這樣,一群群結隊離開,隻留下最後一位李姓婦女,她是個獨居寡婦,既無遠親,也無近鄰,準備留下來參加春節經會,聽聽和尚們講經,與同樣的可憐人們交交心,當然,還得照顧孩子們。

她有些忙不過來。

小孩子們似乎也感受到過年的歡喜氣氛,今天特彆活躍。

他們在炕上大喊大叫,有幾對甚至還打了起來,

鹿正康會把他們撥開,然後一手一個,端起他們肉嘟嘟的下巴讓他們閉嘴。

這招不知道為什麼,出奇有效。

後來這群小孩會排著隊讓鹿正康端下巴。

李姓婦女樂嗬嗬地笑著,神色慈愛。

……

春節法會來了九十多個獨居的男女老少,和尚們稱呼他們施主、善信、居士,很平和,很平等。

和尚來了七個,都是禪師,很有佛學修養。

前一天就有僧人來院子裡搭起棚子,擺好桌椅,築起火塘,現在善信們主動去柴房取來木柴生火,今天溫度不低,有點小風,有個火堆會舒服很多,要不是屋子太窄,實在該在室內聚會的。

好在有力氣上山的人身體總還算可以,年紀大的也有,他們是虔誠的教徒,勉力登山,到了這兒就氣喘籲籲隨時可能嗝屁的樣子,早早進屋和小孩子們待著。

鹿正康不太喜歡老年人身上陳腐的氣味,孩子對這種味道尤其敏感,不過這群老頭老太經驗豐富,很懂得和小孩相處,很快得到認可。

被寺廟收留的這群嬰孩似乎天生就比較開朗,不怕生人,也許是因為他們從未遭受到任何惡意,世界對他們過分溫柔。

在所有孩子都圍著老人家的時候,鹿正康還坐在窗邊,就顯得很特立獨行了。

老人招呼他,鹿正康就回過頭笑笑。

見狀,慢慢的就冇人去管鹿正康了。

院子裡,善信們圍著七位禪師,形成七個圈,和尚在圈子裡講經,有的將心經,有的講佛教的世界觀。

鹿正康聽他們說世界中心有一座須彌山,撇了撇嘴,被一個眼尖的和尚看見了。

和尚似乎知道有這麼一個早慧的小孩,於是佯怒著拿手指他,“小孩兒!你笑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