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不可以,您不能這樣……”喬萱還保持著一些理智,緊緊地拽住自己的睡裙,想要阻止沈正陽的瘋狂舉動。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沈正陽停了下來,臉上現出一絲柔情說道:“自從那天早上我在電梯裡見到你之後,我就深深的迷上了你,你是那麼美,你身體的每一個部位,全都在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我知道我是迷上你了,畢竟你和沈東還冇有結婚,所以……給我,好嗎?”

“原來,那天在電梯裡的人,真的是你?”喬萱看著沈正陽,又羞又怒說道:“你怎麼能在電梯裡……做那種事……”

“是,我知道我那麼做不對,但你難道不知道自己有多迷人嗎?”沈正陽說著,臉上再次露出哀求之色。

喬萱心裡已經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了,沈正陽三番五次地對自己做出過分的舉動,明明自己應該很生氣的,可是為什麼,自己卻並不是那麼討厭他呢?

甚至,喬萱心裡對沈正陽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居然還有些期待被他壓在身下的感覺。

經過激烈的掙紮,最後一絲理智告訴喬萱,自己不能和未來的公公發生關係,否則自己以後還怎麼麵對沈東呢?

“不行啊,之前的事情我都可以不追究,包括昨晚的事,我都不會跟沈東說的,我求你了,彆逼我了……”喬萱臉上浮現出痛苦之色。

聽見喬萱這話,沈正陽已經完全失去了耐心。

“我不管,今天我就是要得到你!”沈正陽盯著喬萱那性感誘人的身子,猛地朝著她撲了上去。

喬萱被沈正陽死死的壓在身下,而沈正陽的一雙大手,就在喬萱身上不停地遊走著,嘴巴也胡亂的親上了喬萱的臉頰。

喬萱感覺自己的臉上全都是沈正陽的口水,剛想反抗,卻感覺自己的耳垂被咬住了。

“不……不要……”

喬萱驚呼一聲,渾身卻都酥軟了,再也提不起半點反抗的力氣。

耳垂是喬萱最敏感的部位,每次和沈東做的時候,隻要沈東親吻喬萱的耳垂,她就會瞬間癱軟,予取予求。

沈正陽卻無意中吻了喬萱的耳垂,看見喬萱的反應,沈正陽也瞬間明白了,更加賣力的親吻起來。

“啊……”喬萱發出更加興奮的聲音,既想要抗拒,卻又有些享受,這種感覺讓她整個人都近乎迷失了。

而沈正陽也是花叢老手了,自然明白這種時候應該做什麼,一雙大手將喬萱胸前的胳膊撥開,然後直接從睡裙的領口探進去。

“不要……”喬萱想要阻止沈正陽,可聲音卻已經小的跟蚊子一樣。

從沈正陽身上,喬萱體會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快感,而這種感覺,是沈東永遠也無法帶給她的。

“輕點”喬萱嬌喘籲籲,嚶嚀聲聲地呻吟道。

沈正陽將喬萱的反應儘收眼底,心裡也是激動的不行,他很清楚,喬萱這個樣子,自己得手的機會幾乎是百分之百!

女人在半推半就的時候,是最好被攻陷的,而此刻的喬萱,在沈正陽的眼裡已經成了一隻待宰的羔羊。

沈正陽一邊用甜言蜜語哄著喬萱,一邊還不斷地刺激著喬萱的身體。

隨著沈正陽的動作,喬萱就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逐漸不聽使喚了,變得越來越敏感,越來越興奮。

喬萱心裡暗暗想道,假如自己真的就和公公瘋狂一次,隻要兩個人都能夠守口如瓶,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吧?

心理上的防線一旦打開,喬萱就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心中隻剩下那最原始的渴望,原本抵抗的胳膊轉而抱住了沈正陽的腰。

沈正陽見喬萱已經屈服於自己,心裡興奮地不行,動作也更加的放肆起來,他將喬萱的身子放倒在沙發上,然後輕柔的褪去了喬萱身上的睡裙。

沈正陽從喬萱的身上一路吻下來。

喬萱雙眼迷濛的看著沈正陽,就覺得身上隨著他的親吻傳來一陣陣癢癢的感覺,那種感覺好舒服,是從未體驗過的舒服。

同時也徹底放棄了自己一直堅持的底線,反正自己也有需要,不如就放縱一次。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