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你不抓我?”小茹有些不敢相信的問。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警察看了她一眼,轉身出了包間,卻在包間門口迎麵碰上了走過來的林浩。

“林浩?”

“王斌,怎麼是你?”

王斌扶了一下帽簷,笑了笑說道:“老同學,聽說你現在發達了,都做了集團總經理了,恭喜啊。”

“哈哈,你小子不是也不錯,聽說你在警局混的風生水起的,都做到治安副隊長了,今兒這是到這乾嘛來了?”

其實林浩心裡很清楚,剛纔警車一到樓下,夜總會老闆就通知了林浩,看到李威被帶走,林浩心裡就有數了,八成是喬萱報警了。

媽的,這個蘇曼真是冇用,連自己的閨蜜都勸不住。

王斌卻不知道林浩的心思,隻是微笑說道:“今天到這抓個人,有人報警說他用藥物意圖猥褻女性,這個罪名可是很嚴重的,如果確認無誤的話,那就可以立案了。”

林浩看著王斌,心裡一陣的無奈,本來他還想讓這個李威幫自己做事的,身為公司總經理,很多事情他不方便出麵,而李威常年混跡於社會,腦子還很靈光,很多事情交給他來做要比林浩自己方便的多。

可現在警局居然派王斌來抓人了,林浩心裡清楚,有王斌在,可能這個李威真得進去待一段時間了。

要是換其他人,可能自己還能用錢來收買,可是王斌是出了名的鐵麵無私,即使自己和他是老同學,王斌也不可能會給他一點麵子。

林浩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又和王斌寒暄了幾句,轉身進了自己的包間。

看著林浩的背影,王斌搖了搖頭,林浩到這裡來,顯而易見也是來玩一夜情的,但是這些也不歸自己管,王斌搖了搖頭,帶著李威上了警車。

……

回到包間以後,一個女孩從後麵摟住了林浩的腰。

“大哥,你剛纔乾什麼去了?”女孩嗲聲嗲氣的問道。

林浩渾身一陣酥軟,轉過頭來將女孩按在了牆上。

“怎麼,我纔出去這麼一會兒,就等不及了?”林浩壞笑著問道。

“討厭,人家纔沒有。”女孩臉一紅。

在這裡工作的女孩子居然還會臉紅,這倒是讓林浩有些驚奇。

看著女孩那嬌羞的樣子,林浩忍不住了,將女孩攔腰抱起,朝著浴室走去。

進了浴室之後,林浩將女孩放在桌子上,然後慢慢的褪去女孩身上的旗袍。

女孩光滑白皙的肌膚慢慢的出現在空氣中,完美的酥胸飽滿而挺拔,看的林浩一陣的口乾舌燥。

“大哥,我幫您洗澡吧。”女孩說道。

林浩點了點頭,躺在浴缸裡,想著李威的事情。

李威雖然被帶走了,可是他並冇有真的強暴喬萱,要是自己幫忙找找關係活動一下,搞不好他就能出來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讓喬萱放棄追究責任。

就在剛纔,林浩已經給蘇曼打了一個電話,蘇曼說,喬萱的性子非常倔,她認準的事,九頭牛都拉不回來,李威用下藥這種卑劣的手段,也難怪她會選擇報警。

等過幾天自己想要搞她的時候,她會不會報警呢?

林浩想著,有些心煩意亂起來,這時候他忽然感覺胸口一陣滑膩,是女孩在給他擦沐浴露了。

林浩忍不住伸了一個懶腰,睜開眼睛看著蹲在自己旁邊的女孩。

那濕漉漉的頭髮垂下來,在熱氣騰騰的浴室裡,顯得那樣的柔媚動人。

看著女孩,林浩心裡就想到了喬萱,假如現在給自己服務的,是喬萱該有多好?

林浩再也忍不住,猛地將女孩拽進了浴缸。

“哎……”女孩被嚇了一跳,“人家還穿著衣服呢。”

看著女孩身上已經被自己弄濕的貼身衣褲,林浩壞笑一聲,直接扒了下去。

女孩滿臉通紅,卻任由林浩將自己身上的衣物褪下,然後抓住了自己的小屁股。

“你這麼漂亮,肯定有很多男人追求你吧?”

“哼,一群癩蛤蟆想吃天鵝肉而已,哪有大哥你這麼有魅力,像你這樣又帥又有錢的男人,纔是每天被很多女孩圍著轉吧?”

聽著女孩的話,林浩心裡一陣的得意。

自己從大學畢業,到出國留學,再到回國接手集團總經理的位置,走到哪裡不是招蜂引蝶?區區一個喬萱又算的了什麼?

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按在身下,狠狠地占有你,喬萱!

林浩看著自己麵前的女孩,幻想著喬萱的樣子,直接在浴缸裡就對女孩發起了進攻。

喬萱和蘇曼一起出了火鍋店,打車直奔警局。

路上,蘇曼依然不死心地勸著喬萱。

“小萱,不是我說你,你為什麼非要報警呢?你和李威曾經還談過戀愛呢,冇必要鬨到今天這個地步吧?”

“曼姐,這事你就彆管了,他要是估計到過去,就不會做出這種事。”

眼看著喬萱已經冇有回頭的意思了,蘇曼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

“你啊,就是性格太倔了,這樣對你自己冇好處的。”

“我怕這一次我放過李威,下次他還會做出更過分的事。”蘇曼歎了口氣,不再說話。

到了警局之後,王斌親自接待了喬萱,當他看到被猥褻的居然是這麼一個性感漂亮的女人,不由得瞪大了雙眼。

尤其是,當他注意到這個女人居然連內衣都冇穿的時候,王斌更是有些尷尬。

“喬女士,請您說一下當時的情況吧。”

喬萱把李威對她做的事詳細的說了一遍,王斌點了點頭,就讓喬萱回去等通知了。

出了警局,蘇曼藉口有事離開了,而喬萱則是打車回家了。

回到家裡,喬萱直接進了浴室,中午和李威在火鍋店裡的情景一幕幕浮現在腦海裡。

自己居然差一點就被李威那個混蛋給上了,想著喬萱心裡就是一陣的痛苦。

喬萱是個有些潔癖的女人,對自己喜歡的男人,她可以完全放開自己,可是和李威這種人,她隻要想到被李威碰過自己的身子,都會覺得自己不乾淨。

喬萱打開花灑,任由水流在自己的身上流淌,眼淚卻在不知不覺中流了下來。手機用戶請瀏覽m。pomowx。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