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一百章

“真的是屍毒嗎?張哥到底是怎麼中的屍毒“

張周旭見一筆道長冇有太抗拒自己,於是大著膽子又問了一句。

“你覺得呢?“

一筆道長饒有趣味地看著張周旭,冇說是,也冇說不是。

張周旭心裡有個奇怪的感覺,好像這個一筆道長在引導自己似的,不知道究竟懷著怎樣的目的。

……

馬氏爺孫進屋之後都聽話上了二樓,默契地回到他們各自的房間。

馬遙本來就神經敏感,一進自己房間就隱隱覺得不對勁,她驚恐地看著自己的衣櫃,發現櫃子竟然在微微抖動。

“是……誰“

馬遙大著膽子走向櫃子,聽到裡麵的人含糊地說了一句什麼,聲音好像有點耳熟,她試探性地緩緩打開衣櫃,原來躲在裡麵的竟然是大華,一個大男人縮在衣櫃的角落裡,身上堆滿了馬遙的衣服,他還在拚命發抖,見衣櫃門已經打開才抬頭看著馬遙,一臉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大華哥“

馬遙有些愕然,看著大華這個樣子不知道該怎麼辦,同時也在心疼自己的衣服,大華就這麼踩進自己櫃子裡,裡麵的衣服全臟了。

“僵……僵……殭屍!“

大華嘴裡一直念著兩個字,恐懼地從衣櫃裡探出頭來左右張望,見馬遙房間裡冇有其他人在,才稍微安心一點。

“大華哥,你放心,我爺爺的朋友能對付那種怪物,而且小旭也會幫忙,我們都很安全的。“

“不……張哥他……他……我……“

大華臉有難色,依然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華哥,你到底想說什麼?“

馬遙有些頭疼,這大華當真不太像一個男人,怪不得馬明老是埋怨大華,要不是以前嫂子照顧他,經常給他講好話,馬明早就把他辭了。

“我說給你聽,你能保守秘密嗎?“

“嗯,我能啊!“

馬遙不疑有他,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你不許告訴彆人,也不可以把我趕出去。“

大華還是不放心,又追加了一個要求。

“……“

馬遙皺著眉頭,心生懷疑,忽然有個不好的預感,大華很可能藏著一個很大的秘密,自己必須聽,可是如果答應了他的要求大概會很麻煩。

“你先答應我!“

大華見馬遙猶豫了,還是很堅持,非要馬遙答應。

“好……吧……“

馬遙心想:要不先聽聽他說什麼,到時候再看情況。

“我本來想探探張哥的鼻息,誰知道張哥忽然醒了,然後把我咬了……“

大華早就想跟人說了,好減輕一下自己的慌亂,他伸出自己的手,那手掌整個已經用馬遙的棉質睡衣包裹了起來。

馬遙眉頭一跳,一陣心疼,她認得這件睡衣,那睡衣料子很舒服的,自己一直挺喜歡,要不是因為花色比較幼稚,她隻在家裡穿,不然她一定帶著離開,又怎麼會留在衣櫃裡遭到大華的毒手。

大華冇有注意馬遙的表情,還在慢慢拆開包裹著傷口的衣服,那衣服已經被血染透,解開之後嚇得馬遙倒吸了一口涼氣,隻見他手背上掉了一塊皮肉,還能看見傷口周圍清晰的牙齒印,鮮血淋漓,到現在還冇成功止血。

“你……你也會變成殭屍嗎?“

馬遙臉露慌張,立刻倒退了幾步,隻想趕緊遠離大華。

“我……我也不知道,我現在很亂,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大華含淚拿起一件趁手的衣服,又把傷口重新包了起來,向馬遙訴苦,他剛纔慌不擇路,不敢進馬陸的房間,也不敢去馬明的房間,權衡之下,隻能來馬遙這裡,就是看準了馬遙心地善良而且年紀還小,不會對他怎樣,也冇法對他怎樣。

馬遙看著大華又弄臟她一件衣服,想製止,但又怕了大華,隻能忍著不說。

“要不……問問小旭“

“她懂這個怎麼處理嗎?“

“不知道,可是我不知道,我也怕……“

馬遙的思緒已經亂了,嘴裡也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胡話,她看了又看自己的臥室門,腳步慢慢地往門外挪去。

“你要逃跑嗎?你怕我了嗎?“

大華忽然沉下聲音來。

馬遙不知道怎麼回答,驚恐地尖叫,乾脆快步跑到臥室門口那裡,把門打開,一打開門就被大華撲倒在地上。

大華一不做二不休,對著馬遙肩上露出的地方,狠狠咬下口,拚儘了一切的力量,嘴裡立刻嚐到一股鹹腥的味道,他當時隻有一個想法,如果隻有他被咬,自己一定會被趕出去等死,但要是馬遙也被咬了,馬明和馬陸一定會去求彆人來救人。

馬遙趴在地上,不僅要承受著一個成年男性的重量,還要遭受劇痛,撕心裂肺地慘叫出聲,眼淚水瞬間湧出眼眶。

馬明本來在自己房間裡,掀開了窗簾,在看一筆道長和張周旭那邊的情況,突然聽見馬遙的尖叫聲,他速度很快,立刻衝到房間門口,一打開門就看到這一幕,大華撲在馬遙的身上。

“給我起開!“

馬明看見自己妹妹被大華這樣欺負,隻覺得全身的熱血都在沸騰,不知道哪來的力氣,一手揪起大華的領子,朝他臉上就是狠狠地一拳,直把他抽到撞在牆上,他還不停手,對著大華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馬陸年紀老邁,動作比馬明要慢,聽到響聲拄著柺杖急匆匆地開門出來,剛好看見馬遙倒在地上,肩上鮮血直流,另一邊馬明正在暴打大華。

“怎麼回事?我的小遙,你怎麼了“

馬陸丟了柺杖,跪在地上,心疼地扶起自己的孫女,用手擦了擦她的眼淚。

馬遙一下子委屈感像潮水一般迎來,攬著馬陸的脖子就是一頓哭,說不出話來。

張周旭和一筆道長還站在門口說話,張周旭正說到她想用糯米和佳怡的屍油等材料,再配合焚燒驅邪的符,調出符水讓兩人喝下,忽然聽到二樓發出很大的響聲。

“他們出什麼事了?“

“能出什麼事冇事,小打小鬨,總要經曆的。“

“那……道長,我這個方法你覺得行嗎?“

“說得通,我覺得不妨試試。“

張周旭表情有些彆扭,馬遙的哭聲很大,還有大華被毆打的聲音傳來,貌似不是什麼小打小鬨。

“人在不安和危急的時候最容易暴露人性。“

一筆道長的臉上掛著微笑,像在吟一首讓人如沐春風的詩,說的話卻很是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