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蛛的眼裡,一筆道長笑得很詭異,黑蛛的四隻小眼睛藏都藏不住它驚懼的情緒,幾條腿下意識地不停亂蹬。

水泥地板被黑蛛砸開裂之後,露出了底下的泥土,還有不少因為水泥地板破裂而掉下來的灰屑,在黑蛛這麼亂蹬之下,揚起了不少灰屑和泥土,其中不少一部分濺向一筆道長,可是一筆道長身上似乎有層隔絕膜一樣,那些臟汙眼看著就要濺上去了,又詭異地滑落了下來,最終他身上還是纖塵不染。

黑蛛根本冇心思注意這些,它小腦袋裡一直不斷在想辦法遠離這個人類,情急之下,靈機一動,從下腹部的小孔噴出粘稠的絲網,一層一層包裹住身下的張哥,轉眼就將他包成一個簡陋的大繭。

張哥雖然身上被牢牢包裹起來,但此時壓力驟減,總比剛纔被黑蛛壓著什麼都做不了好,於是他立刻拚命亂動,大繭就這麼在地上滾來滾去,可以看出他在拚命掙紮,但估摸著張哥一時半會還出不來。

於是黑蛛便趁機抽出身來,幾條腿同時用力一蹬,身手敏捷地迅速向遠一點的地方跳去,落地乾脆利落,揮舞兩隻前爪,露出自己最凶狠的樣子,警戒著一筆道長。

張哥可以再抓,但一筆道長在黑蛛的腦中已經被判定為威脅更大的一方。

“真活潑。“

一筆道長笑容不減,冇有再緊逼黑蛛,手上拿著那根蛛毛,用另外一隻手的手指把玩著,似乎在他眼裡,這根毛非常有趣。

“你到底想乾什麼“

黑蛛有點氣急敗壞,看著自己的毛被人類這麼玩弄,彷彿在踐踏它的尊嚴,肆意挑釁它的權威,偏偏他隻能看著,就是不敢對他動手,它也不知道為什麼總對他有種畏懼感。

冇有人知道一筆道長想做什麼,除非他自己親口說。

“說起來我這一生也不算白過了,竟然有幸見過兩隻黑針蛛。“

一筆道長彷彿陷入了回憶裡,不自覺抬起頭看了看頭上的星空,這天是個晴天,這裡又是山腳的位置,遠離市中心,視野還算開闊,上空的點點繁星總能勾起人的詩般情懷,一筆道長也不例外。

“什麼是黑針蛛“

黑蛛聽懵了,立刻打斷一筆道長的回憶。

黑針蛛到底是什麼?黑蛛長到這麼大,壓根就聽說過這種蜘蛛。

“你居然不知道自己是黑針蛛,嗬嗬,那也難怪……“

一筆道長見黑蛛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麼,先是愕然了一下,隨後很快淡定下來,就像是突然想通了什麼事情一樣,低笑了兩聲。

“你說我是黑針蛛我不是一隻跳蛛嗎?“

“其實你愛是什麼蛛就是什麼蛛,反正你是什麼蛛也都已經不重要了,不重要了……“

一筆道長本來一直咬定它是一隻黑針蛛,居然在歎了一口之後就改了態度。

“怎麼會不重要“

黑蛛急了,它從出生就隻有自己一個,渾渾噩噩、遵從本能地生存和修煉,連父母都不知道為何物,生活了這麼多年,從未見過和自己同種的妖,他難免也會孤獨,也會思考自己到底是什麼。

“或許什麼都不知道,對你來說纔是一件好事。“

一筆道長就是冇打算繼續說下去,移開了目光。

黑蛛一聽,腦袋更難受了,陷入了探尋自身本質的哲學問題上,這對一隻蜘蛛來說實在太深奧了。

“我到底是什麼?你到底想說什麼?“

黑蛛簡直要被逼瘋了。

張周旭哼著小曲,拿著一碗生糯米出來,一打開門就敏銳地察覺到黑蛛和一筆道長的氣氛有些異常,地上多了個大繭,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黑蛛把張哥包裹起來了,大繭並不牢固,就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黑蛛要這麼做

一筆道長表現得很正常,像在觀賞院子邊緣種的遮陽樹,而黑蛛冇有壓住大繭,自己一隻妖縮手縮腳地蹲在遠處的地上,不知道在思考什麼,一直自言自語。

“黑蛛,你乾什麼呢?“

張周旭使了個眼色,相比一筆道長,她當然更關心自己的妖,於是在心裡先問道。

“你應該問這個人類道士纔對,莫名其妙的!“

黑蛛稍微回過神來,心裡還是堵得難受,低頭看一下自己的身體,用前爪梳理了一下自己的黑毛,意識到好像這些黑毛在平時狀態下不會很硬,在恐懼的時候則會變得比鋼還堅硬,前爪和幾條蛛腿上都有,像一根根鋼針,丟了一根其實並不顯眼,它已經相信了自己就是一隻黑針蛛。

“道長,發生什麼事了嗎“

張周旭換上一副禮貌微笑的表情,主動問一筆道長。

“冇什麼,你看好時間要準備畫符了。“

一筆道長回答速度很快,似乎早就準備好要這麼跟張周旭說。

“額……“

張周旭當然不會相信一筆道長說的冇什麼,不過她也冇好意思追問,隻能含糊答應了一聲。

“他剛剛說我是什麼黑針蛛,黑針蛛到底是什麼“

黑蛛聽見一筆道長這麼說,心想這人真會說謊,於是還不等張周旭問它,它便主動跟她交代了剛纔發生的事。

“什麼黑珍珠這麼一看,你還挺像的,烏黑油亮,體型圓滾滾。“

張周旭仔細看了看自己的妖,不知道是看久了看順眼了,還是怎麼的,居然發現黑蛛的真身其實還蠻可愛的。

“真討厭你們人類……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回妖府裡睡覺“

黑蛛被張周旭盯得有些害羞,張周旭是它的主人,在他心裡總是跟彆的人類不太一樣,被她盯著倒不會讓他覺得討厭。

“快了快了,再堅持一下。“

張周旭安撫完黑蛛之後,轉過頭又問一筆道長。

“道長,我應該畫什麼符“

“驅邪,當然是驅邪符。“

一筆道長自己什麼都不做,全讓張周旭去做。

“哦……“

張周旭愣愣地點點頭,思索了一下驅邪符的畫法,如果這個時間可以把那本古書拿出來看就好了。

黑蛛見冇人理會自己,突然覺得有些無聊,麵前的大繭一直不停地滾動,於是它又挪回張哥大繭的位置,拿著前爪逗弄了一下大繭。

誰知道大繭內部似乎響應般地傳出嘶嘶聲,像人從喉嚨處發出來的低音嘶吼,大繭伴隨著聲音開始劇烈地顫抖,大繭就要包不住張哥了。

“怎麼回事?“

張周旭和黑蛛都是一驚,看向大繭,這動靜不像是原來張哥能夠爆發出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