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的夜視能力在自然界還是可以的,即使在夜裡,冇有燈光照明,它也能準確的看見黑夜中的情況。

張周旭在繞著院子狂奔,而張哥在後麵追趕,這畫麵詭異又可笑。

黑蛛停在原處冇動,跟一筆道長一起,就這麼觀看著張周旭狼狽的樣子,心裡還有些偷樂。

“還看什麼,趕緊來幫我抓住他!“

張周旭繞了一圈,瞥見黑蛛一動不動,便直直跑過來黑蛛和一筆道長的這邊。

黑蛛精神稍微聚攏,從坑裡一跳便跳了出來,直接跳到張哥的背後,快速轉過身來,兩隻前爪向上一舉,往前一扣,把張哥的身體攔住,同時腹部噴出大量粘稠的蛛絲把張哥的下半身封堵住。

張哥力氣大了不少,不過蛛絲的粘稠度也很高,特彆是剛剛噴出來的時候,他雖然拚命掙紮,但一時半會還出不來,暫時為張周旭爭取了一些時間。

張周旭趕緊從褲袋裡抽出一張新的艾符,迅速重新虛描了一張辟邪符。

“艾旗招百福,蒲劍斬千邪!“

符紙無火**,張周旭動作麻利把燃燒的符紙扔進一筆道長手裡的那碗糯米裡。

生糯米被符燻黑,張周旭抓了一把焦黑的糯米朝著張哥長大的嘴巴撒了過去。

張哥嘴裡開始冒出滾滾黑煙,還有焦臭的味道,但好歹他的動作是停下來了。

嗶嗶嗶——

不陌生的車聲從外麵響起,車頭燈照亮了院子門口的一片區域。

那人剛下車就看見大門處有個小女孩目光灼灼地看著自己,正準備關車門的手頓了一頓。

“屍油和骨灰都好了是吧?“

張周旭早就等不及了,不等工作人員開口問,她就衝過來拿了。

殯儀館的工作人員點了點頭,回過頭從車上拿了一瓶小玻璃瓶裝的油狀物交到張周旭手上,然後又繼續抱了一個很大的白瓷骨灰盒出來。

“小妹妹,這骨灰盒太重了,我幫你拿進去吧!“

張周旭看見骨灰盒這麼大,第一反應是有人幫她搬實在太好了,忽然又想到院子裡的亂象,剛想拒絕,結果工作人員已經貼心地抱著東西走進院子裡,一眼就看見碩大的黑蛛和張哥,腳步當場停住了。

張周旭本以為那個小哥會問什麼,可是他下一秒就鎮定地繼續走了。

張周旭話到嘴邊想編的理由都不用說出口,心想殯儀館的工作人員心理素質果然強大,隻好臨時改口。

“那麻煩哥哥你把骨灰盒放到鞋櫃上就好了。“

工作人員目不斜視地走進屋子裡,當真是放下骨灰盒就往外走,臨走的時候還特意瞄了一眼黑蛛和張哥,嚇得黑蛛動都不敢動。

“這屋子主人品位真獨特,竟然喜歡這種雕像。“

“啊?“

張周旭一時之間不知道回答什麼,就這麼目送著工作人員從容地出了院子。

張哥被糯米治住,一動不動,除了嘴裡冒的黑煙,還真像個後現代恐怖風格的雕像,而黑蛛一動不動,身上的黑毛硬得跟一根根鋼鐵似的,果然也像個怪物雕像。

“謝謝,慢走呀!“

張周旭站在院子門口的地方,衝工作人員揮揮手,看著他的車子開遠了,趕緊看看手上的屍油。

佳怡生前就不是什麼胖的人,屍油都是**的脂肪,所有佳怡的屍油自然也不多,合著隻有很小很小的一瓶子。

“道長,這屍油要滴多少“

“他們兩個七三分了吧,要趕緊了,那司機也快屍化了。“

想來司機也已經受到感染兩個多小時了,張周旭一看,司機的臉上果然開始浮現出淡淡的青紫色,殭屍牙微微突出唇部,眼看就要醒了。

張周旭立刻奔到一筆道長那裡接過那碗糯米,手速極快地打開屍油瓶子,一股腦地把屍油全部倒進去,然後又想起什麼似的伸進口袋裡。

“不要忘了銅路子,兩顆就好。“

一筆道長生怕張周旭浪費了他昂貴的銅路子,及時提醒一句。

張周旭從褲袋裡掏出白瓷瓶子,小心地抖出兩顆最大的銅路子碎塊,扔進那碗混合物裡頭。

“艾旗招百福,蒲劍斬千邪!“

連符咒也無火**扔進碗裡頭,看著橙紅色的火焰在與碗裡的油發生作用之後,火焰的顏色迅速變成了一種嚇人的幽綠色。

油麪咕嚕咕嚕地冒著氣泡,底下的生糯米迅速燒焦,整一碗東西很快就在一筆道長和張周旭的眼皮子底下變成粘稠又黑乎乎的液體,發出一種既香又臭的奇異味道,具體來說就是這一瞬間覺得它的味道是香的,下一瞬間又覺得是臭的,跟榴蓮可能有些相似。

張周旭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乾嘔了一下,故意不去看那碗東西。

“去,喂他們喝下去吧!“

一筆道長用袍袖掩住了自己的鼻子,一臉嫌棄地挪開了幾步。

張周旭拿著碗走到張哥麵前,看著碗裡的剩餘,把碗裡大半碗都灌進他嘴裡,可能張哥已經冇有味覺和痛覺了,而且他現在被糯米鎮住,根本冇有反抗,很順利就完成了。

另一邊的司機還冇有醒過來,張周旭用手捏開了他的嘴巴,把碗裡所有的東西都灌進去了。

“這就好了吧?“

張周旭站起身子,鬆了口氣,用手臂橫向擦了擦自己滿額頭的汗。

“嚴格來說,還有些後續的小事冇解決。“

一筆道長雖然是點了頭,可這話聽著就冇法讓張周旭放鬆下來。

“還有什麼事呀“

張周旭苦著一張臉,她已經不想折騰了,隻想坐下來好好吃一頓飽飯。

“就是樓上發生的那點小事。“

一筆道長臉上冇有表露出什麼資訊,就那麼輕描淡寫地說出來。

“可是道長你也冇上去過,你怎麼知道上麵發生什麼事“

張周旭很疑惑,還是發散自己的感應力去覆蓋整間屋子,她能夠感應到馬氏爺孫和佳怡,還有大華現在都在二樓,貌似他們的氣息都冇什麼奇怪的地方,聯想不到發生過什麼事情。

“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不過這事不大,解釋清楚就好。“

一筆道長說完,當先一步走進屋子裡,直直走上樓梯。

“道長你終於打算出手了嗎?“

張周旭見一筆道長這麼積極,趕緊跟了上去,早就對二樓發生的事情好奇得很。

“我也懶得理,這不是怕你搞不定嘛……“

一筆道長走到樓梯的一半,還停下來,認真地歎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