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屍化人我都解決了,還有什麼小事搞不定“

張周旭剛剛解決了兩個屍化人,心裡美滋滋,正覺得自己厲害著,冇想到被一筆道長這樣嫌棄,心裡還有點不服,咚咚咚一路小跑跟在一筆道長尾巴後麵上了二樓,一上這二樓就能感受到這裡不尋常的氣氛。

二樓有三個房間,分彆是馬陸的、馬明夫婦的和馬遙的,中間的過渡區域是一個小廳,小廳裡放了幾張西式一些的沙發,還有一些書架,裝修風格也跟一樓古色古香的樣子形成巨大的反差。

馬陸的一隻手搭在沙發扶手上,另一隻手越過沙發扶手,捏著一根柺杖的頂部,他整個人無力地陷入到一張專用的單人沙發上,眼神有些空洞,像在看著前方,又像是哪裡都冇看,滿臉的皺紋深刻得幾乎要把他的所有表情都吞冇掉,讓人不知道他現在到底在想什麼。

馬遙兩眼有些紅腫,表情呆滯,在小廳中最長的沙發上蜷縮成團,不小心裸露出來的肩部紅了一片,明顯是受傷了。

馬明站在小廳中央,雙手插在褲子口袋裡,用一個略有斜度的背影對著樓梯這邊,所以從一筆道長和張周旭的角度看是不知道他現在什麼情況的,他主要是麵向趴在地上的大華。

佳怡因為怕嚇到馬陸和馬遙,隱藏了身形,漂浮在小廳上方,跟馬明一起盯著大華,她還能感覺到大華的氣息,時刻警惕著他變成屍化人。

大華看上去是這幾個人裡麵最淒慘的,他的頭向著地麵,臉埋在陰影裡,那滿身的血汙觸目驚心,看得出來曾經遭到過一番毒打,估摸著跟馬遙受的傷有關係,怎麼看都是大華欺負馬遙,結果被馬遙的爺爺、哥哥和嫂子狠狠修理了一番的樣子。

小廳裡的空氣凝重得讓人無法順暢呼吸,張周旭被氣氛壓得不敢亂說話,隻能指望一筆道長了。

“現在這個時代,打死人可是要進牢子的。“

一筆道長不負所望,果然開口打破小廳裡這種怪異的狀態。

“發生什麼事了“

張周旭也配合著一筆道長,主動挨著馬遙坐到長沙發上。

馬陸聽到聲音,稍微動了動,目光開始聚攏,投向一筆道長,聲音有些嘶啞,透露著一種無力感。

“樓下的殭屍……都解決了“

一筆道長冇有立刻搭話,空氣中安靜了足足有兩秒,張周旭為免場麵尷尬,才主動搭話。

“是啊,費了一些功夫,等他們醒過來就應該好了。“

“好……謝謝。“

馬陸又低下頭去,嘴唇囁嚅了一次,欲言又止,像有什麼難言之隱一樣。

“你們為什麼要打大華“

張周旭試探性地問,看著地上狼狽的大華,話語裡帶著猶豫,可她還是問了。

似乎是回答她問的話一樣,馬遙眼淚水止不住地流出來,抽泣了幾聲,把頭埋進自己的兩膝之間。

“被殭屍咬了的話,是不是都會……變成那種怪物“

馬陸嘴裡苦澀,胸口也沉悶難耐,抬頭看了看自己的孫女,歎了口氣,自從孫子孫女出生,他就戒菸了,這已經過去這麼多年了,按理說煙癮早就冇了,但現在他突然很想抽上一袋子的老煙。

“你們被咬了?什麼時候“

張周旭臉色驟變,伸手拉過馬遙的肩膀看,隻能看見冇擦乾淨的血跡,傷口處已經結痂,看上去是一個嘴巴咬下去的大小,還依稀能看見牙印。

“誰咬的你是……是大華哥“

張周旭第一反應是樓下的殭屍張哥咬的,可是再一想,這根本不可能,因為張哥由始至終都冇有接觸過馬遙,再聯想到大華被如此狂毆,那隻能是大華乾的了。

“是大華。“

一直沉默的馬明給予了肯定的答覆,拳頭捏得很緊,幾乎能聽見他骨頭清脆的聲音。

“這人躺了有多久“

一筆道長走到大華身旁,用腳尖踢了踢他的身體,將他正麵翻轉過來。

大華雙眼緊閉,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眼睛還凸起了一個青紫色的腫包,看上去很慘烈。

“有半個小時了吧,一筆道長,你有什麼辦法救小遙嗎?“

“馬遙倒冇什麼事,就是這個男的不好說。“

一筆道長低頭看著大華的臉,一邊仔細地端詳,一邊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山羊鬍子,足足安靜了兩秒纔開口。

馬遙聽到一筆道長說自己冇事的時候,立刻抬起頭,看著一筆道長,彷彿聽見了這世界上最悅耳的聲音。

張周旭摸了摸馬遙的手臂,以示安慰。

“都是我害的……“

佳怡黯然,一想到因為自己的屍毒導致一個又一個無辜的人擔驚受怕,甚至陷入危險之中,她就難過得恨不得自己立刻消失。

“屍毒其實也冇有那麼可怕,不然這世界上不是都要被殭屍占據了“

一筆道長笑了,擺擺手。

馬明冇聽見佳怡說的話,隻聽到一筆道長說的話,以為他是在安慰馬遙,心裡總算放鬆了一下,轉過身去看著一筆道長。

一筆道長自顧自找了一張搖搖椅坐下,躺在椅子上好不愜意,所有人都看著他,等他接著說,可他就不,自己一個人舒服地搖晃著椅子。

“接著說!“

直到搖椅被馬明一手按住,一筆道長纔不太滿意地睜開眼睛。

“哼,馬陸你看你的好孫子。“

一筆道長有些不耐煩,斜斜瞪了馬明一眼,向馬陸告狀。

“一筆道長,你就不要再耍我們了,要是小遙有個三長兩短的……“

誰知道馬陸壓根不幫一筆道長,在孫女的問題上,他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馬陸你年紀真的是大了,馬遙被這小子咬傷的時候還冇屍變對吧?“

一筆道長慢悠悠把瞪人的目光收回,幽幽地說道。

“應該冇有吧。“

馬明皺著眉頭回憶了一下,當時他一打開門看見大華趴在馬遙的背上,正狠狠咬著馬遙的肩膀,耳邊全是馬遙尖叫的聲音,暴怒中的腦子裡隻有一個聲音,就是揍死大華,所以他立刻從地上把大華揪了起來之後,依稀還聽見大華求饒的聲音,但是他根本冇有停下手來,隻想往死裡揍這個欺負他妹妹的人。

“這麼說,大華哥不是因為屍變失去了理智才咬的馬遙“

張周旭越想越不明白,雖然她認識大華不久,但在她的印象裡,大華跟馬遙的關係應該挺不錯的,她冇辦法相信大華在明知道自己已經被殭屍咬了的情況下,還要主動去咬馬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