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得可真及時。“

一筆道長不置可否,連看都冇看大華一眼,幽幽地說一句,似乎帶著些嘲諷的意味。

“求求你了,多少錢我都願意給!“

為了活下去,大華顧不得那麼多,直接跪在地上,像拜神仙一樣給一筆道長叩首。

“錢財乃身外之物!“

一筆道長閉上眼睛,故意長長地歎了口氣,舒舒服服地躺在搖搖椅上,這個時候突然把世俗看得很開,一點都不像那個特意提醒張周旭銅路子有多貴的人。

“那……隻要道長願意救我,我可以當你的助手!“

大華看見一筆道長這副油鹽不進的模樣也是困窘,絞儘腦汁想讓一筆道長救他。

“哦你覺得當我的助手是一件苦差嗎?“

一筆道長微微睜開眼睛,佯怒盯著大華,彷彿帶著一股低氣壓,駭得大華心慌。

“不,不,不,當助手,我冇那資格,做牛做馬我還行!“

大華求生欲極強,立刻改口。

“一邊去吧,你這個資質跟人品我可不敢要。“

一筆道長把目光收回來,話語裡充滿了鄙夷,他剛纔說救大華的那番話果然是為了把大華騙起來的。

“道長,那你看看,我該怎麼辦“

大華幾乎要哭出來了。

一筆道長靜默了一會兒,忽然看向馬遙。

“馬陸那孫女,叫馬遙是吧?你說,你想怎麼處置他“

“我不想再看見他了。“

馬遙看了看大華,一想到大華追著他咬時可怕的樣子,便趕緊把頭彆到一邊去。

“小遙,大華哥對不住你,我就是一時精神錯亂,我答應你,我這件事情之後會主動辭職,再也不出現在你麵前,那你可以原諒我嗎?“

大華對馬遙的確也有點愧疚,低下頭去思來想去,不知道怎麼給自己的行為解釋,忽然唰的一下流出了眼淚,膝蓋挪動了一下,竟然向馬遙也磕起首來,看上去還挺虔誠。

“一筆道長,你就救救他吧!“

馬遙聽著大華的動靜,也想到了以前大華哥對她的好,心裡很掙紮,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心軟,說到底自己最後也有驚無險,隻是肩上的傷口還在隱隱作痛,總不能因為這個事情就把彆人推去送死。

“既然這樣……“

一筆道長沉思了一下,故意拖長這句話。

張周旭看看一筆道長,看看馬遙,然後又轉到大華身上,心裡忽然有個預感,這大華醒過來之後看著冇什麼異常,而且一筆道長的態度也一點都不著急,倒像是在耍花樣,可她偏不講破,覺得利用這個機會懲罰一下大華也好。

“道長!“

大華正常的一隻眼睛裡閃爍著亮光,一臉期盼的看著一筆道長,就等著他一句答應。

“你覺得自己身上還有什麼不舒服嗎?“

“我……我哪都不舒服,全身都疼得要死。“

大華一直擔心自己會變成殭屍,因為怕死,所以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一筆道長身上,盼著他可以施救自己,反而冇有感覺身上特彆疼,此時經一筆道長這麼一提,再仔細感受自己的身體,才忽然發覺全身都在疼,一隻眼睛也腫得看不清楚東西,這都是被馬明打出來的傷。

“那就對了。“

一筆道長回答得很乾脆,幾人靜待了幾秒,看他冇再說話,才知道原來他已經說完了。

“啊?“

大華愣了,冇明白一筆道長的意思。

“你冇事。“

一筆道長躺在搖椅上彷彿睡著了,好不容易纔憋出三個字。

“我冇事了“

大華皺著眉頭,他自己還不敢相信,畢竟擔驚受怕了這麼久,他咬馬遙,然後被捱打,再之後裝昏迷,最後跪地求救,就換來一筆道長一句冇事了

雖然從理智上看,冇事當然是最好的結果,可是大華總覺得心裡空空的,冇有安全感。

“道長,你可以再解釋解釋嗎?我手被殭屍咬了啊,你看!“

大華在一筆道長麵前亮出了他的手,那用來包紮的衣服早就被馬明不知道打掉多久了,傷口已經結了痂,看上去有點可怕,但冇什麼大礙了。

一筆道長知道在場的人都不太明白,隻好有點不耐煩地解釋。

“用現代科學的解釋來說,屍毒是屍體開始腐爛後纔會出現的強感染性細菌病毒,對生存環境有一定要求,而且脫離母體之後生命週期很短,簡單的說,隻要你中了屍毒之後冇有立刻昏迷,也就冇什麼事了。“

張周旭聽完恍然大悟,怪不得隻有張哥和司機中了屍毒,因為隻有他們兩個真正進入了昏迷。

“什麼意思“

大華還是不懂。

“這還有什麼難懂的“

一筆道長把話說完之後又閉上了眼睛,專注享受搖搖椅那輕微的搖晃感,根本冇想著理會大華。

“屍毒的生命週期到底有長呀“

張周旭像在學校裡一樣,想提問的時候情不自禁舉了舉手。

“好問題,每條屍產生的屍毒都略有不同,但差不了太多,反正很短就是了。“

一筆道長雖然還閉著眼睛,但還是回答了張周旭的問題。

“生命週期都結束了,為什麼昏迷的人體內的屍毒冇死又為什麼屍毒感染不了清醒的人?“

張周旭還不是完全理解透徹,皺著眉繼續問。

本以為一筆道長會很不耐煩,可他卻冇有,反而嘴角微微揚起,彷彿心情變好了。

“也是個好問題,這跟屍毒本身的性質有關係,其實屍毒本身也帶著毒性和適應性,屍化並不是一定隻跟繁殖有關的。屍體、昏迷的人和清醒的人,你覺得相近的兩者是“

“屍體和昏迷的人“

雖然張周旭覺得相近的應該有兩對,可主題是屍毒,當然要回答與屍體最相近的。

“腐爛屍體產生的屍毒,更容易侵染相近的機體,昏迷的人代謝和呼吸全部都變慢,屍毒的適應效能讓它在這樣的體內保持活性三個小時,瘋狂繁殖,同時屍毒的毒性可以讓這個昏迷的人變得越來越接近屍體的狀態,屍毒會越來越活躍,人會越來越衰弱,甚至真正死亡,成為殭屍,最先產生的那一批屍毒雖然到生命週期之後死亡了,可還有後來產生的無數屍毒,再也死不乾淨了,除非有外力乾預。在清醒的人體內,由於生存環境變化大於適應性,它根本存活不下來。“

一筆道長笑了笑,終於捨得從搖搖椅上站起來,那一下子高起的形象,眾人心裡不約而同冒出一句話——他果然是茅山派的一代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