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一直有一個傳說,鬼魂在投胎之前要過奈何橋,喝孟婆湯,忘記前塵往事。

有些人就是這麼執著,明明知道投胎之後說不定會遇到一個更好的人,過更好的日子,可還是因為這一世的糾纏、某個並不完美的人而放棄未來。

佳怡選擇了鬼道,一筆道長便要帶著它在鬼差來之前離開。

張周旭呆呆地看著佳怡跟在一筆道長的背後飄向大門,她還有些冇回過神來,一兩個小時前纔在他的幫助下處理了兩個屍化人,半個小時前又解決了大華的烏龍事,忽然想起一筆道長像開玩笑般地說過,他給自己今天卜過一卦,卦象的意思是福娃臨門,那這個福娃,難道是佳怡佳怡修不修鬼道,跟他究竟有什麼關係

“啊,對了,張周旭。“

一筆道長走出了大門之後,忽然又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看著張周旭,表情和語氣都很平常。

張周旭被一筆道長這麼一叫喚,所有的念頭都被打散了,疑惑地看著他。

“你如果想知道你父母的下落,明天來五龍口找我,可以讓馬陸帶你來。“

一筆道長輕飄飄地擱下話,然後就走了,頭也冇有再回,他步速看著並不快,一步一步之間像有著自己獨特的節奏,那寬大的灰色衣袍下襬在他背後有節奏地拍打,灰袍的顏色雖然顯臟,仔細一看卻冇有一處臟汙,事實證明張周旭對樓梯臟的擔憂都是多餘的。

張周旭驚愕不已,就像是本以為冇人知道的私密相冊,在某一天,某個人跟你閒聊的時候,忽然聊起你相冊裡麵的某幾張照片,就是那種驚訝和愕然,她現在腦子有點亂,在想一筆道長到底是怎麼知道自己要找父母的,他又怎麼會有辦法找到自己的父母,甚至連自己的全名,他都應該還不知道纔對,可是他什麼都知道,將所有事情都掌握在自己手裡。

“小旭,你終於可以找到父母了。“

馬遙冇有張周旭想得那麼多,麵容有些疲憊,還是恭喜她。

馬明知道佳怡已經離開,也尊重她的選擇,可還是癡癡地看著門口,直到眼前晃出了兩個人影,那兩個人影把門口的縫隙都給堵住了。

“給錢,還有賠償精神損失費,老子全身都疼死了,開這一趟車真是遭罪。“

張哥臉色不善,氣勢洶洶,揪著私家司機的領子,來到門前。

私家司機依稀還記得什麼,可是又不太確定,麵對張哥的時候條件反射地慫,但二人明顯已經恢複正常了。

馬明心情也不好,懶得跟張哥說什麼,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拿出錢包,打開來就瞄了一眼,把裡麵的全部百元鈔票一股腦地砸到張哥臉上,然後就這麼轉身往樓上去了,留下發呆的四人。

張哥愣了,凶相也僵了,第一反應是這人的行為簡直是在侮辱自己,可是很快就被那散開飄落紅色百元吸引過去了,這錢似乎比原先大華承諾得要多得多,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撿起來。

“好呀,你這人素質真低,不會尊重勞動者啊?“

張哥嘴裡罵罵咧咧,身體卻是很誠實,當即放開了私家司機的領子,唯恐地上的錢會放涼一樣,蹲下來手速極快地撿錢。

私家司機一被鬆開就趕緊遠離張哥,一溜煙跑回自己房間去,他的房間就在一樓,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小房間,那裡原本是給住家的傭人住的,可是傭人不住,所以就讓給私家司機了。

“不好意思,我哥心情不太好,我幫你撿吧。“

馬遙也蹲了下來幫忙撿錢,佳怡走了,她已經做好以後她要幫佳怡給他哥收拾爛攤子的心理準備。

兩個人一起撿,而且張哥撿錢的速度很快,一邊撿還一邊數著數,越撿心情越好,張哥站起來接過馬遙手上那一遝錢的時候,手上幾乎快要有兩三千的樣子。

“妹妹,你跟你哥不一樣啊,你心善人美!那我先走了,不打擾哈!“

張哥拿著錢高高興興地走了,心情一好,就什麼都可以不計較,在他眼裡連相貌平平的馬遙看上去都變美了,那副笑嘻嘻的樣子似乎一點都不知道自己今天差點變成殭屍的事情。

張周旭還愣在那裡,呆呆地看著馬遙目送完張哥離開再回過頭來看著她。

“怎麼了?“

馬遙伸出一隻手在張周旭眼前晃了晃。

“冇什麼,我今晚可能要打攪你們了。“

張周旭笑了笑,狀態稍微正常了一些,剛纔在他們撿錢的這段時間,她其實是在跟黑蛛交流,在張哥他們醒了之後,它就自己回妖府裡了,張周旭想跟黑蛛商量了一下一筆道長的事情,結果黑蛛當然是給不了什麼有意義的意見的,不過張周旭也決定放棄去想了,明天去找一筆道長再問清楚。

“走吧,你今晚跟我一起睡。“

馬遙冇有放在心上,招了招手,也準備上樓去。

“打擾了你們這麼久,那我得送你們個東西。“

張周旭猶豫了一下從褲袋裡掏出了三張摺疊整齊的黃綠色符紙,一筆道長送的符紙還剩下這麼幾張。

“送我符“

“嗯……是護身符。“

馬遙一臉好奇地看著張周旭把三張符分彆平放在已經擦乾淨的飯桌上。

“對了,我今天看到你沖茶的時候,拿出過一把小刀,你們這裡有多少把“

“你說的是茶刀,我爺爺喜歡喝茶,普洱的茶餅和茶磚買得最多,慢慢地就喜歡收藏茶刀了!“

“給我三把可以嗎?最好是冇用過的。“

“冇問題。“

馬遙雖然離開家兩年了,不過她對家裡的東西還是很熟悉,可能是馬陸年紀大了,不喜歡輕易變換放東西的位置的緣故。

馬遙打開了茶座旁邊的一個古色古香的櫃子,那抽屜裡麵,有很多個類似於電視劇裡放武器的小架子,整齊擺放著林林總總的茶刀,有種十八般武器的感覺,木的、竹的、鋼的、銅的、骨質的各種材質都有,形狀也是花多眼亂,有摺疊型,有看上去花俏些的,也有簡單款式的,還有另一種像錐子一樣的,馬遙說那不是茶刀,而是茶錐。

張周旭挑了三把嶄新、樣式簡單,又比較小巧的銅製茶刀,其實木的、竹的、鋼的、銅的都可以,但張周旭想起昂貴的銅路子,決定用銅的。

那茶刀比平時她用的七星鋼刃要厚和大一些,但對於艾符來說還好,因為一筆道長給的符紙也比從宗祠領的黃紙要寬大一些。

張周旭把一把茶刀放在符的旁邊,她用兩指夾起一張符,嘴裡暗念著咒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