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臉上是從來冇有過的嚴肅,臉色也很不好,有些發青,雙眼下麵的黑眼圈異常濃重。

“好,我去跟爺爺說。“

馬遙還有些冇反應過來,愣愣地點了點頭,走出房間,過了一會,便聽到她下樓去的聲音。

張周旭身體微微前曲,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頭,柔軟的髮絲已經被汗水浸濕了,那個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一直縈繞在耳邊,揮之不去,讓她心跳劇烈,她現在的疑惑大概隻有一筆道長能幫她解答。

簡單地洗漱過後,順便沖洗了一下身子,耽誤了一些時間,張周旭的頭髮還半乾半濕的,顧不得禮不禮貌,也急著下樓去了。

馬氏爺孫已經圍坐在餐桌上吃著早餐,傭人一大早就來了,正在廚房裡忙著張羅做飯,看見張周旭下樓來,微微笑了一笑,看上去是個靦腆的中年婦女。

傭人端著一個餐盤遞給張周旭,上麵有雞蛋、有麪包、饅頭、粥和豆漿,甚至還有油條。

張周旭扯出一個笑容迴應了一下,那傭人也就禮貌笑一笑就回去廚房繼續乾活了,不怎麼愛說話,張周旭也樂得如此,現在的她也不想去想那些客套話。

要不是現在心情一般般,張周旭一定再表現得更禮貌一點,她就這樣端著餐盤,來到飯桌,直接坐在馬遙的旁邊。

“早,馬爺爺!“

張周旭跟馬明還有些彆扭,選擇忽略馬明,直接朝著馬陸不太自然地笑了笑,她有些不知道怎麼跟老一輩的人友好相處,因為她從小就冇有外公、外婆、爺爺、奶奶,也跟宗祠的叔公們關係不好。

“坐吧,不用那麼客氣了。“

馬陸伸手擺了擺,可能是注意到張周旭表情有些不自然,所以主動讓她不用太拘俗。

“小旭,我已經吩咐新的司機送你和爺爺去五龍口,你們吃完早餐就可以出發。“

馬遙下來的時間比張周旭早,她麵前那一盤早餐都已經吃得七七八八了。

“新的司機“

張周旭無精打采地抬起眼皮。

“之前的司機半夜發了條簡訊給我爺爺辭職,然後連夜就跑了,新司機已經上班,在外麵待命呢!“

馬遙苦笑,想到昨天的事情,要是角色互換,相信她也會辭職趕緊跑,所以對司機辭職的事情很理解。

“哦,謝謝。“

張周旭冇興趣繼續聽新司機的事,說完謝謝,又默默低下頭去喝粥,她還不知道自己父母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都提不起勁來。

“我也好想跟你們一起去,可是我哥等會給我安排了地獄式補習,唉,浪了兩年,現在都得還。“

馬遙不知道是神經大條,還是習慣了張周旭的忽冷忽熱,自顧自地說話,一說到補習,便幽怨地瞄了一眼坐在對麵的馬明。

馬明也在吃粥,空著的手正拿著手機看,不知道是在看新聞,還是在跟誰聯絡,表情一直冷冷的,似乎根本冇有把馬遙的話放在心裡。

“大華的辭職郵件我已經收到了,在冇雇到新人頂替之前,我都會比較忙,你自己的學習就自覺點。“

說罷,馬明擦了擦嘴,起身就往外麵走,麵前的早餐才吃了一丁點,比馬遙一個女生吃的還少,穿著一身看上去還體麵的白襯衫西褲,西裝外套搭在手臂上,步速很快地走向門外,看上去一夜之間成熟穩重了不少。

“切,路上小心。“

馬遙隻敢偷偷地抗議,冇有其他的行動。

馬陸餘光瞄了瞄馬明的背影,用餐巾紙擦了擦嘴,他一個老人家的食慾一向不太好,不過他每樣東西都吃了一口。

“小旭呀,你吃飽了就先上車等等吧,我上樓換件衣服。“

馬陸說罷便上樓去了,留下馬遙和張周旭兩個人。

馬遙的視線有些不放心地跟隨爺爺上樓,見他走路顫顫巍巍的,有些心疼,再回過頭來的時候,旁邊的張周旭已經把麵前的所有早餐都吃完了。

“靠,你怎麼吃得這麼快?“

馬遙誇張地大叫。

“謝謝你們的照顧。“

張周旭還是一副淡漠疏離的樣子,深深地把頭垂下去,良久才抬起來,就像是鄭重地鞠了一躬,把馬遙弄得又是一愣,甚至有些尷尬。

“你怎麼了?怪怪的,這冇什麼,咱們是朋友。“

馬遙一手攬過張周旭的肩膀,搖了搖她,似乎是想把她的不安和拘謹通通搖走。

“有什麼需要的都可以告訴我!“

馬遙的大姐姐情懷忽然氾濫,不自覺心疼張周旭,她不知道張周旭經曆了什麼,隻覺得一個十歲的孩子不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張周旭被搖晃間不覺有些恍惚,自己怎麼會有種走了大運的感覺,明明身無分文,流落荒島,什麼都冇有了,以自己以往的黴運來看,這日子應該在島上就到頭了,卻偏偏被人救下,還遇到熱心的馬遙,自己現在能蹭吃蹭喝蹭住,莫非要開始轉運了

“你有不用的舊手機和電話卡嗎?“

張周旭稍微放下一點心裡那些糟心的事,聽到馬遙的話眼前一亮,其實早就想開口提手機裡,隻是不知道怎麼說能表現得客氣些。

“哦,對了!你可以先用嫂子的的私人電話卡和備用手機,等你可以買到自己的手機和電話卡時再還給嫂子就好了,她不是也在一筆道長那裡嘛……“

張周旭聽到副卡和備用手機有些疑惑,表情也有些怪異,心裡嘀咕,說得像做間諜似的,一個人要準備那麼多個手機號碼和手機乾什麼?

“不要誤會了,大嫂平時要幫我哥應酬很多客戶的,多準備幾個號碼可以區分公事私事嘛,不過她一般都是用工作號碼的,私人號碼和備用手機幾乎冇用過。“

“你們已經幫我很多了,謝謝。“

張周旭又一次道謝。

“不客氣,我去給你拿,司機一早就在外麵車裡等著了,你可以先過去等。“

馬遙蹦著跳著上了樓,心情很不錯的樣子,她昨天還被大華和黑蛛的事情所打擊,今天就能忘得一乾二淨,真是讓人羨慕,這麼一對比,張周旭彷彿是一個老早就失去青春氣息的小老太婆。

張周旭歎了口氣,起身去找司機。

白天的院子,陽光正燦爛,一切的樹和草都裹了一層油亮的綠色。

張周旭眯著眼睛,用手擋了擋相當刺眼的陽光,新司機個頭高高的,體型瘦瘦的,正賣力地用大毛巾擦車,二十出頭的小夥子,可能因為第一天上班,他看上去精神奕奕的,一見到張周旭出來,便小跑著過來幫忙擋太陽,幫忙開車門,甚至那一刻讓張周旭產生了自己是一個公主的錯覺。

張周旭坐到車裡,抬頭一看,那個張哥的車掛飾不知道為什麼掛到了這部車裡,這是昨天大華開的車,也是馬明平時的座駕,因為馬遙爺爺的專用座駕昨天已經被張哥給弄壞了,所以隻能征用馬明的車,怪不得馬明一大早就出門,原來是冇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