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串東西怎麼會掛在這裡“

司機擦車也擦得差不多了,在張周旭坐進車子裡之後,也坐進駕駛座上,順手就把安全帶扣上,再三檢查車內的各種鏡,一看就是個很乖的司機,看上去笑容很好,所以張周旭也就把這個疑惑問出口了。

“哦,這個呀,是我大哥送的。“

司機開心地咧開嘴巴,整齊白皙的牙齒看上去令人很有好感,笑得很憨厚,眉目間也冇藏什麼心機,依張周旭的初步判斷,他應該是個傻傻的好人。

“大哥你那大哥姓張啊?“

張周旭隨口一問。

“欸,你怎麼知道的?我大哥、二哥和我都是張家村的人,出來城市工作不容易,所以咱們就兄弟相稱,平時也會互相關照。我二哥昨晚回去請我喝了頓酒,跟我說這家人挺大方的,出手闊綽,所以今天一早看到招聘,我就來了,我住那裡離這邊也近,聽說這裡還包吃包住,真好!“

張小哥把那個真好說出口的時候,一臉的滿足,似乎對這裡充滿了憧憬。

“哦……“

張周旭心想,這人一會說大哥,一會說二哥的,可能二哥纔是那個張哥,張哥昨天還在這裡差點變成殭屍,就因為被馬明甩了一臉錢,竟然還上趕著讓自己小弟來這裡應聘司機,要是真發生什麼事,憑這串車掛飾裡麵弱小得可以忽略不計的法力,可以說是什麼忙都幫不上的。

張小哥可能從車內後視鏡注意到張周旭盯車掛飾有好幾次,又覺得入職了好人家,心情很好,於是侃侃而談。

“彆小看這車掛飾,這可是辟邪驅鬼的,很靈,由我大哥親手製作還有開光,你想要的話,我可以叫我大哥做一個,便宜賣你呀!“

“自豪“兩個字就差鑿在張小哥的額頭上了。

“給我看看可以嗎“

張周旭冇有表現出什麼,這一請求提得正是時候,在張小哥看來,張周旭就像是聽了他的話之後,對他大哥起了崇拜之心,於是這張小哥不嫌麻煩地把那串車掛飾摘了下來,遞給張周旭。

“我二哥說他昨天撞鬼了,幸好有大哥送的車掛飾保佑,他才能逃過一劫,在車上睡一覺起床之後,還走大運,賺了一大筆外快。“

張小哥聲情並茂,手舞足蹈,表情生動,似乎他昨天親眼所見。

張周旭眉頭不著痕跡地跳動了一下,頭故意低下去,免得被張小哥看到她的表情。

原來在張哥的眼裡,昨天的事情是這樣的,姑且算是傻人有傻福吧……

“你大哥是道者“

張周旭故意不搭腔張小哥的幻想故事,掂量著手裡的車掛飾,這串跟張哥的那一串看著相似,又不儘相同,這一串的流蘇看上去臟一些,這應該是掛過有一段時間的,而張哥那串一直放在櫃子裡,壓根冇拿出來用過,看上去跟新的一樣,顏色也鮮豔,可是這其中內藏的法力感覺是一樣的,可以判斷是同一個人製作的。

每個人的法力裡都帶著自己的一些特征,張周旭隻要觀察力足夠細膩,就可以分辨出來。

張周旭把車掛飾還給張小哥,他眼睛不大,皮膚黑黑的,笑得一點心機都冇有,活脫脫一個傻大個。

“我大哥家,那可是源遠流長的道者家族,我跟二哥不是,咱們村裡就冇幾個像大哥這麼厲害的。“

張周旭心裡一動,自己也是張家的人呢,莫非自己的“張“跟他張大哥的“張“也有什麼聯絡

“欸,小哥哥,不瞞你說,我也姓張,你再跟我說說唄!“

“好巧呀!你也姓張啊,那我再跟你多說兩句,一般人我可不會說那麼多,就是怕彆人覺得我們農村人太封建迷信。“

“你們張家村在哪裡啊?“

“就是一個小地方,不過離這裡還不算太遠,開車二三十公裡,我們哥三個輪流開,很快就到了。“

“啊……這麼遠啊。“

張周旭嘀咕,心裡在思考著這個張家村值不值得去一趟,忽然旁邊的車窗被人輕輕敲了幾下。

原來是馬遙和馬陸來了。

馬遙攙扶著馬陸,馬陸又換上了一身喜慶的唐裝衫,看上去應該是新做的,金絲看上去繡得很巧妙,顏色很鮮亮。

馬陸坐到了前麵的副駕上,把柺杖斜放到腳下,柺杖的上部靠在座椅的一側。

“小旭,來拿著吧!“

馬遙果然拿著一台國產安卓手機,遞給了張周旭,這手機品牌在國內口碑很不錯,她自己的手機也是這個牌子的,隻是型號冇有這個新。

“謝謝你!“

張周旭不知道除了謝謝,還應該說什麼。

“不用客氣,手機卡已經放裡麵,常用的a裡麵已經都下好,裡麵餘額管夠,不夠你再自己充,微信我已經給你轉了錢,就是之前在船上的時候我哥跟你約好的。“

馬遙得意地眨眨眼睛,似乎想讓張周旭誇誇她。

張周旭不但要誇馬遙,也要誇自己,竟然如此有前瞻性,提前坑馬明一筆,自己這個時候最需要的就是錢。

“馬遙,你是我見過最聰明最漂亮最善良的福建少女!“

張周旭深吸一口氣,無比真誠地握著馬遙的雙手,特彆做作地說出這句話。

其實張周旭這話誠不欺她,她也就隻認識馬遙這麼一個福建少女。

馬遙小臉一紅,竟然被張周旭說害羞了,嘿嘿一笑逃開,調皮地朝車這邊揮揮手告彆,就回去房子裡麵了。

馬陸和張小哥善意地笑了笑。

張周旭還冇見過馬陸這麼笑,她總覺得馬陸對自己好像有種難以言說牴觸,可是她冇有證據。

“時間耽誤不少了,現在就開車吧!“

馬陸笑了一會就收斂了,吩咐司機開車。

張小哥不敢再露出笑容,腰桿挺得筆直,一臉認真嚴肅,透露著緊張的職業化操作,彷彿在考駕照,副駕上坐的是科目三路考的考官,他們之間就差一個打分的表格了。

“馬爺爺,從這裡到五龍口遠嗎?“

其實張周旭知道不遠,因為佳怡曾經提到過,五龍口就在後山的一個什麼地方,想必開車不會很久,她這麼問隻不過是為了緩和車內的尷尬。

“不遠。“

馬陸說完就沉默了,車內瞬間又安靜下來,氣氛反而更尷尬。

“哦,這樣啊……“

張周旭覺得馬陸這樣的回答很難搭上話,可是自己又不能不搭,於是憋出了這麼四個字,之後是漫長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