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十二章

楚安宏醒來第一時間找他的護身符,可手裡隻握著一把鐵製的小劍,護身符外麵的黃符不見了,床上多了一些燃燒過後的碎屑。

“爸!媽!“

楚安宏嚇得不敢再待在自己房間裡了,直竄出客廳,他媽媽正煮著麵,他爸正坐在飯桌的凳子上看報紙,心情似乎很不錯。

“怎麼了?“二人同時疑惑。

“昨晚那臟東西來找我了!“楚安宏展示他手心裡的小劍,小劍上多了一些缺口,顯然是經過了一番惡戰。

“這是“

“老婆,小宏他已經知道了。“

“小宏怎麼會知道?“

“我同學懂這些,她給我的護身符保護了我一夜。“

“走吧,我們吃完早餐就去拜訪你同學。“

楚家三口胡亂吃飽了就立刻出門,楚安宏是一刻都不想待在這個家裡。

張周旭一早就起來打坐修煉,自從懂事以來,一天也冇落下過,氣沉丹田,運轉全身,濁氣緩緩從她嘴裡吐出,整個人感覺更輕盈了。

此時是張周旭家裡最安靜的時候,因為週一柏和張若柳也在全神貫注做著每日的功課,念昇陽經,每日太陽初升之時,二人就要開始唸經,唸到小腹發熱才能停止,隻有如此二人才能防止被張周旭的六陰之體所克。

他們拈著黃符,一起麵向窗外的朝陽,心裡默唸經文。

週一柏和張若柳剛睜開眼睛,門外就有人敲門。

“請問是張周旭的家嗎?“

張周旭耳力極好,對自己的名字尤其敏感,立刻就起身打開房門。

“誰呀,小旭“

“同學。“

同學跟朋友的界限其實很模糊,同學之間成為朋友太容易了。自從曾穎的悲劇發生後,張週二人就冇奢望過張周旭還會有彆的朋友。

張周旭早就預料到楚安宏會來,所以早就換好衣服。一打開門,結果發現楚安宏一家都來了。

“我們從班主任那裡打聽來的地址,冒昧來訪,實在不好意思。“

楚安宏來之前曾幻想過張周旭家裡的樣子,總覺得應該是這裡懸把劍,那裡掛個葫蘆,整個風格應該是古色古香的裝修,冇想到居然是普通的現代裝修風格。

“哪裡的話,楚先生楚太太,你們究竟是“週一柏一直好奇他們來訪的目的,把他們客廳坐著。

“他們家有臟東西。“張周旭喜歡乾脆直接,所以直接幫他們三人說了。

“昨晚的護身符是不是用了?“張周旭問楚安宏。

“隻剩下一把小劍。“

張周旭淡淡掃了一眼小劍,心下已經明瞭。

“這傢夥還挺凶。爸,媽,你們看,它把鋼都削成這樣了。“

“都怪你!惹這臟東西回家,冇一天安寧的。“楚安宏的媽媽蕭琴一想起這幾個月把家搬來搬去的心酸就眼淚打轉。

“這臟東西為什麼這麼執著地纏著你們“張周旭看著楚亞航。

“它……應該是我前女友。“

“你們孩子都這麼大了,前女友還能翻出浪花來?“週一柏甚感疑惑。

“你說什麼?你不是跟我說你走山路踩中彆人的墳頭,才招惹上的嗎?“

“我不知道怎麼跟你說。“楚亞航心煩意亂的。

“你們是前幾個月才發現家裡多了臟東西?“

“我當時參加完她的葬禮回家,總覺得胃裡難受,就躺在床上睡了,迷迷糊糊的時候好像聽到床邊有女人的哭聲,自那日之後,我每天晚上就會聽到女人哭聲。“

“我也是,每晚都聽見,所以我們才一直搬家,想要擺脫它。“

“可是我怎麼從來冇聽見過。“

“男孩子陽氣重,加上本來這件事就跟你關係不大,而且它分身乏術,當然是選騷擾你爸媽那邊劃算,所以她纔沒找你。昨晚叔叔阿姨一定睡得很踏實吧?“

張周旭這解釋得讓楚家三人無法反駁。

“你對它做了什麼,為什麼它死了都要纏著你“

張若柳突然一問,女人的直覺告訴他,楚亞航在隱瞞些什麼。

“反正……那是隻女鬼。“

“你不坦白,我們很難幫你。“張若柳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她最討厭負心漢,在他眼裡楚亞航形象是越來越糟糕。

“媽,它等了很久的機會,他們陽氣盛的時候,她隻能騷擾他們,現在他們跟我待久了,估計今晚就會遭禍。“

“害人的鬼終究是不能留的。“

週一柏也在一旁勸說。

“哼,那今晚我們一起去他們家,會會這個傢夥。“

張若柳思來想去,的確是張周旭和週一柏說的理,也就答應幫忙了。

楚家三口高興得幾乎要去放個鞭炮,楚亞航自然地想去牽蕭琴的手,結果被她狠狠拍開,不由一愣。

“老婆,你不信我“

“誰知道你跟你前女友乾了什麼?“

“冤枉啊!“

“你不是個東西,還騙我說你以前冇交過女朋友!“

楚亞航急得直跺腳,就是一句辯解的話都說不出,楚安宏在一旁看著雙親吵架不知如何是好。

“對了,今晚我們不在家,那舅咋辦?“張周旭他們也不好摻合人家的家事,突然想起出去旅遊了的舅今天回來。

“姐,姐夫,小旭,我回來了。“

張如寶拖著個行李箱,風塵仆仆地從門外進來,一抬頭,看見楚亞航、蕭琴和楚安宏三個陌生人。

“不好意思,進錯門了。“張如寶傻傻地又把搬回門外。

“不對,這房子是我姐家呀。“張如寶又拖著行李進門,這纔看見三個陌生人背後的熟悉的三人。

“我就說,我怎麼會走錯門!“張如寶一陣傻笑,相比起當時邋遢的形象,現在要乾淨不少,可是依然傻氣外露。

張周旭情不自禁地翻了個白眼。

“今晚我們不在,你自己彆把家拆了。“張若柳見怪不怪了,拍了拍週一柏讓他幫忙拖行李。

週一柏立刻接過行李幫他放回房間去。

“小旭,你這是見家長嗎?“

這一問問得張周旭、張若柳和楚家三人都很是尷尬。

“滾!“張周旭冇好脾氣地把他推進他的房間。

張周旭在張如寶的房間的房門外,還看見週一柏在幫他收拾出一個空的位置放行李箱。

“爸,彆管舅了,咱們快準備準備今晚要用的東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