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對子孫都能如此殘忍,你憑什麼覺得他不會這樣對你“

馬陸頭也冇抬,伸手摸向那杯茶,他根本不在乎剛纔說的話會不會讓書中妖聽到,進而影響祖先的計劃,他把茶杯裡的茶一飲而儘,仿似喝了一杯解愁的烈酒,嘴裡滿是苦澀,他可以不怨張周旭,但依然恨那個立下馬家規矩的老祖宗。

“很快就結束了,他隻是著眼於大局。如果我是他,我也說不準我會不會這麼做……“

馬陸冇有理會一筆道長,拿起旁邊的柺杖,艱難而倔強地站了起來,轉身離開,隻是在出門口前輕飄飄地扔下這句話。

“走了。“

一筆道長抬起頭看著那個顫巍巍的背影,彷彿又回到好多年前那個夏天。

馬陸當時還是個五歲的小孩,掛著一坨長長的鼻涕,嘴巴微微張大,站在房子外麵呆呆地看著一筆道長,良久才指了指道長的臉,有些害羞地問。

“伯伯,那支筆可以借給我玩嗎?“

一筆道長聽完一愣,隨即哈哈一笑,蹲了下來,仔細地看著眼前的小孩。

馬陸眨巴著眼睛,抽了抽鼻涕,伸出稚嫩的小手,小心地捏了捏他的眉毛。

“假的,伯伯騙人!“

馬陸臉色一變,臉上的肉皺得像個包子,指著一筆道長的鼻子就說他騙人。

那是馬陸的父親第一次帶他來這裡,因為他患了當時無法治癒的病,現代醫學稱為癌症,已經是淋巴癌中晚期,他自知時日無多,等不及馬陸懂事長大,自己壓著身體的疼痛,也隻能翻過五龍山帶他來與一筆道長見一麵。

馬陸的父親愣愣地看著自己兒子的行為,半響才反應過來,心下驚恐,一下子冇控製住情緒,大手著急一拍,打向馬陸的後腦勺,下手不覺有些重了,馬陸的眼淚水頃刻之間漫上來,那好不容易抽回鼻子裡的鼻涕又探了下來,他們馬家的人從來不敢這樣跟一筆道長說話。

“冇禮貌,不許這樣跟一筆道長說話!“

馬陸的父親瞪大眼睛怒罵完馬陸,又立刻笑著給一筆道長鞠躬賠罪,那臉色差得跟個死人一樣,還要扯出一副笑臉。

“小孩子不懂事,道長請恕罪!“

一筆道長看著馬陸可憐兮兮的樣子,竟然有些心疼,忽然反思自己是不是一直以來太過嚴肅了。

“這小孩麵相不好……“

一筆道長也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想開個玩笑緩解氣氛,隨口開了個頭,因為很少這樣做,語氣還帶著猶豫,看上去倒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似的。

“啊?“

馬陸的父親臉色大變,雙眼圓睜,身子本就虛弱,差點被嚇得要暈倒,他就一個兒子,誰能接受彆人說自己兒子麵相不好。

“是活不過一百歲的人。“

一筆道長想了想,摸摸鼻子,自覺不太擅長開玩笑,但很想講一個跟壽命有關的玩笑,因為覺得兒子長壽應該是馬陸父親現在最大的安慰。

“一百歲“

馬陸眼淚水收住了,呆呆地看著一筆道長,而馬陸的父親也是一頭霧水,不知道一筆道長想表達什麼。

“也就能活個九十來歲吧!“

“……“

馬陸的父親臉色變了又變,被一筆道長的話噎得不知道該回答什麼。

“哈哈,第一次這樣說話,從今開始要多練練。“

一筆道長哈哈大笑,忽然發現看著彆人一驚一乍的還真有趣,可是他冇發現隻有他一個人覺得氣氛緩和了,實際上氣氛是被他的話變得奇怪了……

轉眼當年的五歲小孩,如今已長成一個白髮蒼蒼的佝僂老人,還有三到五年左右的壽命,他也要下地府投胎去了,自己雖然已經孤獨地活了很多年,或許還是會覺得寂寞……

張周旭醒了又睡,睡了又醒過來,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雙眼睜開到底是一片漆黑,直到不知道什麼時候,臻的樣子才模模糊糊地顯現出來,好像身體的一切已經恢複如常。

臻見張周旭醒了過來,終於停下了手上的動作,對張周旭行動的禁錮也自然地消失了。

張周旭迷迷糊糊中一直都感應得到臻的存在,它在張周旭五感未恢複的這段期間,一直不間斷地跟張周旭交換能量,冇有停下來休息過。

佳怡原先那一身厲鬼紅衣已經換掉了,血跡也消失得乾乾淨淨,穿上了一身素白的輕紗,獠牙也不見了,臉色還是如白紙一般,冇有一絲血色,整個人從頭到腳都白得不像話,隻有頭髮和眼珠子變成了深灰色。

張周旭隻有睜眼看見了佳怡的變化,這才實實在在地接受佳怡已經變成了臻的事實。

張周旭趕緊仔細看看自己身體的各個部分,摸了來來回回幾次才鬆了口氣,冇有發脹,還是那麼纖細勻稱,甚至有種全身都延長了的感覺,手和腳都長了一些,手指甲和腳趾甲長了很多,原本的短髮不知道何時已經長到屁股,她忽然想起自己一直想問的問題。

“臻,你一直在跟我交換什麼?“

“你身上的黑暗能量大都來自鬼王對你們張家下的詛咒,那詛咒相當於磁石,一個貪婪地吸收黑暗能量的磁石,這樣任其發展下去會讓你身體裡麵的黑暗能量越來越多的,遲早會讓你承受不住。黑暗能量對你來說是催命符,但對修鬼道的我來說卻是大補,我吸收你的黑暗能量的這段時間,我已經快要觸摸到鬼修入門的門檻了。“

臻的模樣和聲音變化不算很大,但說話的語氣變得很淡漠,表情也是冷冰冰的,不知道跟修煉鬼道有冇有關係。

“一筆道長不是說入門至少要四十九年嗎?“

“本來是的,但因為你的存在,我可以縮短到十年。“

臻說話一直淡淡的,但一說到十年的時候,眼眸中光芒像被點亮了一樣。

“十年你不會讓我在這陪你十年吧?“

張周旭一著急,趕緊挪開了一點,與臻拉開距離。

臻為了可以早日出去見馬明,當然有這種恒心,而且它已經是鬼,時間對它來說根本冇有什麼變化,但張周旭不一樣,她是人,一生隻有那麼短短幾十年,誰願意耗個十年在這黑漆漆的空間裡麵,況且她爸媽還在荒穀裡麵等著她去救呢!

“不對,黑暗能量我可以給你,可你把什麼給我了“

張周旭有點緊張,恨死了這種不瞭解什麼情況的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