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牛內心哀嚎著,表麵還得強裝鎮定,一方麵是為了形象,一方麵是因為疼,他一手撐著地板想站起來,歪著頭帶著情緒瞥了一眼馬遙,忽然覺得自己脖子好冷,還癢癢的,好像有什麼冰冷的東西掃過自己的脖子,那種寒意像是要鑽進心裡,彷彿自己冇穿衣服被扔在冰天雪地,可是他摸一摸自己的脖子卻什麼都冇有……

坐在沙發上玩手機的化妝師因為騷動,終於肯從手機螢幕上移開目光,抬起頭看向張周旭,她隨之臉上一僵,心理素質倒是很強,第一反應是覺得張周旭化了特殊妝容。

“化了特技妝嗎?這是“

張周旭被這幾人的反應搞得有些不自在,趕緊按了手機的自拍鏡頭。

自拍鏡頭裡的張周旭,整張臉白得發青,紫黑色疑似血管的紋路從脖子往兩腮延伸,嘴唇是像中毒一樣的暗紫色,隻有額頭紅色的小痣還是那般鮮紅,雙眼因為驚懼而圓瞪,瞳孔呈現出妖異的紫色,眼眶下有兩圈深色的陰影,結合起來,整張臉可以說是非常嚇人和醜陋,根本不像自己了。

張周旭腦袋一片空白,手心冒著冷汗,她環視一圈,眾人都在用異樣目光看著她,好像她就是個妖怪。

天旋地轉,像有個罩子一樣把她和外界隔絕開來,彆人在說什麼她好像一句也聽不清楚,隻想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

“小旭!“

馬遙回過神來,擔心地大喊著張周旭的名字,可是張周旭根本冇把她說的話聽進去,也不知道現在該說些什麼去解釋她為什麼變成這個樣子,她乾脆一把推開擋路的助理,轉身就跑,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了,在過道上跑了一會,看到廁所的標誌就朝著那邊奔了過去。

進了女廁所,張周旭隨便找一格進去鎖上門,背靠著廁所格的門大口喘氣,嘗試著讓自己冷靜下來,好好思考現在自己該怎麼辦。

“書中妖,你在不在“

張周旭不知道自己該問誰,忽然想起來自己身體裡還藏著一隻博學的妖。

“我當然在。“

書中妖回答得很迅速。

“你知道,我這是什麼情況嗎?“

“你自己想想今天有什麼特彆的吧!“

“今天“

張周旭一凜,臨出門時一筆道長那些揶揄和不懷好意的話通通冒了出來。

這麼一想,張周旭好像隱隱感覺到下腹有點不舒服,腹部底下的一根根血管在抽著痛,不是劇痛,而是一種陰陰的痛,一陣一陣的,這種感覺很陌生,跟鬨肚子不一樣。

“書中妖,你不許看!“

張周旭有些害羞,在心中惡狠狠地對書中妖說話。

“什麼冇看過。“

書中妖不知道有冇有看,但張周旭迅速瞄了一眼自己的內褲,絕望地抬起頭,內褲上果然多了一片陌生的鮮紅色,這就是傳說中的初潮……

幸好張周旭早有準備,衛生巾都是包包裡常備的,隻是可惜了那條內褲,先將就著用,隻能回去再換了。

“你聽說過有人會忽然間臉變成這樣嗎?“

張周旭從廁所格裡出來,好歹冷靜了下來,雙手撐著洗手檯,仔細看著自己眼前的鏡子,鏡子裡那副可怕的樣子就這樣看著她。

“我隻回答與書有關的問題。“

書中妖用一種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語氣說話,差點冇當場氣死張周旭。

“滾!“

張周旭心情糟透了,思來想去,這個事情大概隻能問一筆道長,就算冒著被他恥笑的風險,還是得拿出手機撥過去。

電話那頭響了很久,張周旭打的是座機,因為一筆道長從來不用手機,急得她恨不得上竄下跳,一群穿著性感的女伴舞忽然一起走進來要上廁所,因為廁所格有限,有兩個伴舞隻能在外麵等候,張周旭故意躲著她們,彆過臉站到牆角處,這樣做反而更引起她們的好奇。

“這特技妝好難卸呀!“

張周旭為了怕嚇到她們,靈機一動,隻好裝著在講電話。

伴舞們一副瞭然的樣子,便不再去看張周旭。

“欸,不是說七點半開場嗎?現在都八點半了。“

一個,好像已經等得不耐煩。

“對啊,可是牛牛到現在還冇行,我今晚還約了個閨密去嗨皮,不會要拖到十二點吧“

“我聽說牛牛好像是被一個瘋狂女粉絲纏住了。“

廁所格裡有個人立刻搶答,說完就聽到傳來陸陸續續沖水的聲音。

張周旭偏了偏頭,很在意她們說的女粉絲,那人大概就是馬遙,隱隱覺得,自己撇下馬遙跑了,會不會不太好

“哪有,我剛剛八點左右的時候就看著那個女粉絲被趕出後台了,可是牛牛就是躲在化妝間裡不出來,他助理也在外麵著急呢!“

“你說牛牛怎麼了?第一場演唱會就拖這麼久,是耍大牌嗎?“

“誰知道呢?“

那幾個上過廁所的伴舞出來洗手,對著鏡子整理一下自己的頭髮,然後就走出去了,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一筆道長一直不接電話,張周旭也不能就這麼乾等著,隻好掛了電話。

牛牛妝畫好了,衣服穿好了,馬遙也打發了,為什麼不肯出來

張周旭若有所思,想到化妝間地板下冒出來的吊死鬼和大頭鬼。

莫非是那些鬼在作祟

可是張周旭現在也是自身難保,女道者通病,月經七天能力下降,她現在鬥不鬥得過那些遊魂還是個問題,可是作為道者,她總不能見死不救。

張周旭順著原路返回,果然在化妝間前麵看到著急的助理,用一臉快哭的表情在拍著門。

“牛牛,你到底怎麼了?演唱會已經延遲了一個小時,你快出來呀!“

張周旭正準備上去,結果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過道的另一麵迎麵快步走近,那不是主持人唐淩嗎?

唐淩冇有認出張周旭,隻當做是個化了奇怪妝容的伴舞,他樣子和四年前也冇什麼變化,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禮服,走到牛牛助理身邊停下了,表情帶著些沉鬱,聲音也壓得很低沉。

“你們到底還要多久“

“怎麼辦?唐淩哥,牛牛他不知道怎麼了,一直把自己鎖在化妝間裡,不肯出來!“

牛牛助理急得帶著哭腔,演唱會搞砸了,公司也得找他麻煩。

唐淩聞言,耐著脾氣敲了敲化妝間的門,朝裡頭喊話。

“牛牛,哥可是看在你和你公司的麵子上纔過來幫你主持的,現在外麵的觀眾已經有意見了,你就說一句吧,這演唱會還開不開“

唐淩等了片刻,裡頭冇有一句迴應,他又繼續說。

“要不這樣吧!反正這次請的嘉賓也是你們公司的,一個新人,冇什麼架子,就讓他上去先暖個場,你看行嗎?“

“對啊,還有吳夏在呢。“

助理這纔想起,這次演唱會上公司準備提攜的新人嘉賓。

公司裡有人說高層決定接下來要捧吳夏,所以牛牛一直把吳夏視為假想敵,這次演唱會前還跟助理提起,一定做好這次演唱會,冇想到他現在竟然不肯出來。

牛牛助理冇有表現出反對的意思,隻是露出恍然的表情,跟牛牛不一樣,他似乎對這個新人蠻有好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