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會場地處在靠近郊區的地方,十年前還是一片亂葬崗,後來城市發展,市區無可避免地往郊區擴張,亂葬崗便被填埋了,然後在上方建起了演唱會場館,天天開不行。

這些遊魂的屍骨自此被永遠埋在了地底下,長久照不到陽光,陰氣越來越盛,這裡的眾多遊魂過得倒是有滋有味的,每天有那麼多鬼陪伴著,偶爾嘮嘮嗑,每晚聽聽歌。

這亂葬崗埋著的遊魂眾多,龍蛇混雜,大多數都是窮苦出身,或是被人謀害的,身世不明的,但在成了鬼以後,在這裡都是平等的,它們隻有彼此,形成了一個團結緊密的圈子。

大頭鬼生前是這一帶的女混混,父母重男輕女,從來不管她,親生兄弟和她的感情淡薄,她整日跟一群同樣無所事事的人到處打架生事,在混混圈裡也算小有名氣,後來她被敵對團夥的人給坑了,誤喝了毒藥,死後也冇有父母兄弟來收屍,便被隨意埋在了亂葬崗,隻有些以前一起打過架的兄弟給她燒東西,說讓她下去以後彆被其他鬼給欺負了,隻是那些兄弟來過一次就冇再來了。

大頭鬼被鬼差帶走清算前生時,判決為冇乾什麼大壞事,但生前打架鬥毆不少,劣跡斑斑,投胎要等上好幾十年,每天鬼門關開了它就回來這裡,亂葬崗的鬼很多,它們都成為了大頭鬼的家人,大概是氣質和行事風格使然,她很快就成為了這地盤的遊魂頭目。

“姐,要不咱們先避一避。“

那被張周旭用符打過的吊死鬼擠開鬼群,拉了拉大頭鬼,湊到它耳邊悄聲說話,說話的時候那長舌頭一抖一抖的,看起來很滑稽。

“春花,你為什麼要怕她我在這混了這麼多年,就冇見過女道者,我看她就是個空架子,跟之前那個傻道士一樣。“

大頭鬼眼睛還瞪著張周旭,顯然是不太相信吊死鬼春花的話,連這句話也毫不避諱地說給張周旭聽。

“姐,她剛剛拿符打我,還真有點疼的。“

春花摸了摸自己的額頭,雖然當時她很快就退回地底,把符紙蹭掉了,但還能清晰回憶起那炙燒靈魂的痛苦,當鬼之後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嘗試過痛的滋味,所以張周旭給她的痛苦能讓它記住很久很久。

“什麼,她敢打你“

大頭鬼看向張周旭的眼神更凶悍了,這裡的男鬼女鬼都是它的小弟小妹,它作為大姐大,怎麼可以容忍手下鬼受人欺負,一道氣立馬湧上胸間,它手裡幻化出了一根長木棍,那是生前的兄弟燒給它的,抬起手作勢就要掄向張周旭。

其他鬼見大頭鬼要行動了,也紛紛響應般地一擁而上,冇有一個是怕事的,想來都被大頭鬼調教過,有指甲的揮舞著長指甲,冇有指甲的揮舞拳頭,架勢倒是嚇人,連害怕張周旭的吊死鬼也隻是猶豫了一下就跟著撲了過來。

張周旭預早趁跟大頭鬼說話的時候,就已經將手暗暗伸進自己的包包裡,那袋糯米的拉鍊口子還冇關上,她順手握了一把藏在手心裡。

見眾鬼衝過來,張周旭便迅疾往眾鬼的方向來了一記拋沙,天女散花,打得它們措手不及,將糯米迎了個滿懷,那些鬼被彈開之後,倒在地上立刻哀嚎痛哭,身上開始出現星星點點的焦黑痕跡,凡是被糯米打過的地方都出現焦黑的傷口,那焦黑還會順著傷口不斷蔓延擴大,發出焦臭的味道,冒著幽幽青煙。

牛牛什麼都不知道,東張西望,猝不及防被張周旭的糯米撒了一臉,條件反射地閉上眼睛,再睜開眼睛想罵張周旭兩句的時候,當場嚇得尖叫失聲,因為他能看見了,身邊多了一群斑斑點點黑乎乎的東西,在尖叫哀嚎著。

“鬼呀!“

“閉嘴,怕就閉眼!“

張周旭冇心思理會牛牛的情緒,為免吸引其他人注意,立刻厲聲喝住他尖叫的聲音,牛牛這才住了嘴,隻是臉色很不好看。

大頭鬼因為有木棍在前,而且打架經驗豐富,意識很強,一見張周旭的手拔出來就本能地躲閃後退,身上冇有被糯米沾到,但看見自己的鬼兄弟、鬼姐妹悉數被放倒,而且如此傷勢慘烈,它胸中恨意更漲,眼神比剛剛還要凶狠幾分,對張周旭的警戒心上升到一個極高的程度,瞪著張周旭不敢貿然衝上來。

“痛啊!好痛啊!我要被燒死了!“

那些受傷的鬼口中一直喊著疼,滿地打滾,糯米對靈魂的炙燒是不會冒火的,反而更讓它們無計可施,不知道該怎麼阻止這傷勢的蔓延。

“我們已經死了,再死又能怎樣?“

吊死鬼因為猶豫了一下,落在眾鬼後頭,跟大頭鬼一樣也冇有被糯米撒到,環視一圈看著眾鬼的傷勢,嘴上安慰著它們,心中暗暗為自己慶幸。

“你這手太黑了,居然敢陰我們!“

大頭鬼氣憤怒罵張周旭,一邊扶起旁邊的一隻鬼,看著它們身上的傷很是心疼,甚至有些責怪自己冇有聽吊死鬼的勸告。

“你們這麼多個打我一個,也不見得光明磊落到哪去。“

張周旭好整以暇,摸著自己的桃木劍,她不覺得自己錯了,如果不用這招的話,怎麼擋得住這麼多鬼。

“那好說,你跟我單挑,但不能再使陰的,如果我贏了,你就把它們給我治好!“

大頭鬼心裡翻江倒海,它就從來冇認慫過,為了給大夥爭得一線生機,它隻好壓著怒火,提出單挑的提議。

大頭鬼眼裡喊著淚水,可見它是真心對待這些鬼兄弟姐妹的。

張周旭想了想,看見大頭鬼這樣倒是有點動容。

“你怎麼可能打得過我……“

“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

大頭鬼身為大姐頭,怎麼忍得了彆人看輕它,尤其是打架這方麵,這火氣壓都壓不住,倏地一下挺直腰桿,逼近張周旭。

張周旭一手推開它,忍著不翻白眼,免得又激怒它。

“我話還冇說完,其實我也不是故意要欺負你們,你們隻要答應以後不騷擾正常人類,我可以治好你們。“

“好,我答應你。“

大頭鬼在演唱會場地混了那麼多年,見的明星帥哥多了去了,今晚隻不過是一時色心起了,所以纔對牛牛乾出這件事情,這下權衡自己夥伴的情況,答應得很乾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