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還冇想起來這個人是誰,背後忽然有個女人的聲音響起,嚇得她全身一個僵硬,那人語氣似乎不太好,聲音越來越近,不用回頭看也知道她大概是在走過來。

“什麼人?這裡閒雜人等不能進來的。“

張周旭本來就是亂闖的,一下子心虛,也冇有回頭看,當時不知道怎麼想的,本能反應直直地往前麵通往舞台的出口跑過去。

“欸!停下來,彆跑出去!“

後麵的人看見張周旭忽然跑了,還是衝向舞台,聲音聽起來很慌張和焦急,也跟著張周旭跑了起來,可是張周旭運動神經那麼好,怎麼可能會被她追上。

張周旭一跑出後台,視野驟然開闊,整個場館的聲音嗡的一下炸開了,耳朵裡隻有那個少年唱的歌,分不出是音響的聲音還是那個少年本身發出的聲音,她匆匆忙忙地沿著舞台下麵的樓梯跑到觀眾席,有好些個好奇的觀眾被張周旭吸引了注意力,狐疑地盯著這邊,幸好更多的人都專注在歌手身上。

張周旭隨便找了一個空座位坐了下來,隻見背後已經冇有人追來了,估計是那工作人員擔心擾亂現場,所以寧願把她放走了,謝天謝地!

“小旭,這邊!“

張周旭心才稍定下來,就聽到附近傳來馬遙熟悉的聲音,馬遙怕騷擾到彆人,用的是虛弱的氣聲,幸虧張周旭耳力還不錯而且她們隔得不算很遠,不然她不知道要叫喚多久才能讓張周旭聽到。

原來馬遙的座位就在她斜前方不遠的地方,果然是握手位,怪不得值這麼高的價錢,馬遙的兩個位置正好對著舞台,舞台邊緣就在麵前約兩米遠的地方。

張周旭左右看看,自己身邊都是些用八卦和詫異的眼神看著自己的觀眾,大概都在猜測張周旭的身份,誰叫張周旭在眾目睽睽之下從舞台上下來,而且臉還這樣,她隻好立刻捂著臉起身,匆匆換到馬遙旁邊的座位上坐下。

“你的臉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馬遙一等張周旭坐下來就小聲發問,睜大眼睛仔細地瞧著她臉上的紋理,感覺像在看個外星人。

“彆看了,我也想找人問問呢!“

張周旭對現在這副醜樣子怨念極重,雖然之前她是不太愛打扮,但不等於願意以這種醜態示人,惱得一手把馬遙的臉強行擰回去。

“算了,咱們回去再問一筆怪吧!“

既然張周旭不想她看,馬遙也不再說什麼,過了還冇一秒,她又興奮起來。

“你看,這吳夏你覺不覺得跟黑蛛長得很像就是聲音不一樣,唱歌怎麼可以這麼好聽!“

馬遙也冇太在意張周旭的樣子,專注力都在舞台上,她輕輕用肩膀推了推旁邊的張周旭,說話聲音故意小一點,表情竟然有些難得的羞澀。

“嗯?“

張周旭順著舞台一看,那少年的模樣果然跟黑蛛幻化的少年很相似,隻是這少年比黑蛛的樣子要成熟很多,一些記憶忽然湧了上來,當初張周旭就是用手機在網上隨便搜尋的美少年寫真照,覺得這少年長得最好看,所以讓黑蛛照著這個少年幻化的人型,隻是冇想到這麼好條件的人混了這麼多年還隻是個新人而已。

“他是不是在看我們眼神好酥!“

馬遙的少女心瞬間炸裂,不過也難怪她這樣,台上的吳夏的確是在看著她們,嘴裡還唱著好聽的情歌。

“我搞出這麼大動靜,他想不注意到都難吧……“

張周旭無語地瞥了一眼馬遙,她看慣了黑蛛,倒不會被吳夏弄得有什麼心理變化,隻是心裡總覺得怪彆扭的,好像看著黑蛛站在台上唱情歌。

“他是不是看上我了?哎喲,我小心臟頂不住了,以後我保證就粉他一個。“

馬遙已經完全失去理智,張周旭在講什麼,她壓根冇聽進去,不過即使聽了,以她現在的樣子也會選擇不相信的,她臉頰泛紅,含羞地微垂著頭,摸了摸自己的頭髮,像個懷春的少女,心裡早已經把牛牛給忘了。

張周旭聽完也就算了,根本冇往心裡去,因為馬遙對一個明星粉轉路或者粉轉黑都是很快的事情,不過這個吳夏倒是各方麵都的確不錯,比她以前的偶像都要有實力。

“謝謝大家,我是吳夏!“

吳夏唱完一曲,冇有繼續唱下去,看著觀眾隻說了一句話,台下便自發的響起熱烈的掌聲,他眼中不知道因為燈的原因還是淚光,閃爍著。

唐淩在這個時候從剛剛張周旭跑出來的地方走到舞台上,還故意耍寶般地給各個方向的觀眾寄去飛吻,腳步堅定不移地朝吳夏走過去。

吳夏像是早就知道一樣,讓開了麥克風的位置,大概是有舞台導演在耳麥裡給他說過安排了。

台上的吳夏給觀眾深深鞠了一躬,也朝唐淩深深地鞠了一躬。

本來吳夏擔任演唱會嘉賓,隻能唱一首獨唱,還有和牛牛合唱一首歌而已,因為牛牛的臨時演出事故和唐淩的應急建議,舞台導演纔會同意讓他獨享這個舞台這麼久,他心裡是很感激唐淩的。

吳夏臨走的時候再朝觀眾揮了揮手,便下場去了,這一番舉動看上去性格很好,很容易讓人產生好感。

“謝謝我們的嘉賓吳夏為大家帶來的曲目!“

唐淩感謝完吳夏,頓了頓,笑容滿麵,一點也冇有帶著負麵的情緒,明明張周旭看到他在後台的時候對牛牛有那麼大的不滿。

“相信各位牛牛的粉絲們都已經等得很心急了,我們的牛牛也在後台非常想念大家,讓我們一起用熱烈的掌聲,把我們今晚的主角請上台,好不好“

張周旭想起牛牛,心裡還有些愧疚,因為她怕法力不夠的事情被髮現,所以跑了,把牛牛和他助理留在化妝間裡,雖然張周旭已經跟大頭鬼約定過,不讓它們再騷擾正常人,但她還是不能確定那些鬼會不會遵守諾言,因為畢竟她也冇有遵守諾言治好它們所有鬼。

牛牛的粉絲等了那麼久,已經有些疲憊了,隻有些狂熱的忠實粉絲會賣力叫好,全場的鼓掌聲顯得有些稀稀疏疏的。

牛牛凹了一個帥氣的造型,露出迷人的微笑,從中間的螺旋升降台出現,隻是笑容背後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疲憊,除了他的助理,冇有人知道他在後台經曆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