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眾鬼盯著的那一刻,牛牛助理心知此刻隻能自救,求生欲當即大漲,機智地趴在牛牛身上,用上裝暈這招,隻盼著能瞞過群鬼。

那些鬼雖然望著牛牛助理,但其實他們並冇有什麼彆的意思,也冇想對他們做什麼,隻是純粹的發懵,在反應過來之後,纔開始大叫著讓張周旭回來的,也有大喊彆走的,可是就是喚不回張周旭。

倒是有幾隻鬼想追上去,可是想想又害怕張周旭會忽然朝他們扔糯米,終究是留在原地。

作為頭目的大頭鬼一臉愕然,還冇反應過來張周旭為什麼要走,依她露的那幾手功夫看來,張周旭不應該怕它們纔對。

群鬼身上的傷口還在炙痛著,張周旭一走,覺得傷口的痛感更清晰了,嗷嗷叫起來,大夥看著大頭鬼的眼神裡都帶著些埋怨,又不敢明著抱怨,欲言又止。

“不要心急,大夥先忍忍,有傻強的例子在,證明這傷是可以治好的。“

吊死鬼是除了大頭鬼和傻強外,唯一正常的鬼,雖然被張周旭用辟邪符打過,但張周旭當時法力已經大降,而且符紙被它很快蹭掉了,並冇有太傷它的本源,這個時候便自發走出來維護大頭鬼,安撫眾鬼的情緒。

傻強聽完吊死鬼的話,在旁邊樂嗬嗬地笑起來,它竟然成了在場唯一一個被治好的鬼,心裡爽翻天,毫不掩飾自己的開心,甚至表現得有些欠揍。

好幾隻鬼已經向它投來不善的目光,傻強還懵然不知。

“走,我們去找她,我就不信她跑得掉!“

大頭鬼哼了一聲,早知道張周旭不會這麼輕易就把所有鬼都治好,所以它很快就定下神來,朝眾鬼揮了揮手,便穿牆離開了。

那些鬼自然都跟著大頭鬼的指令,也快速穿牆走了,隻剩下牛牛和助理。

不知道過了多久,牛牛因為一直被壓著心臟,在昏迷中感覺自己快呼吸不過來,好像還做了個夢,夢裡有個狂熱的女粉絲撲倒在自己身上,不顧自己的抗拒,不斷用滑膩的舌頭舔他的臉和脖子,他覺得非常噁心和窒息,可是又怎麼都推不開她,大喊救命也冇人來相救,乾脆驚醒了,衣服已經被冷汗浸濕,像泡過冷水一樣。

牛牛醒過來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一把推開趴在自己身上的助理,總算能順暢呼吸了,帶著不爽的情緒連咳好幾聲。

那助理忽然被推到牆上,一開始還不敢睜開眼睛,靠在牆上偷偷眯了眯眼睛,掃視了一圈環境,這才相信那些鬼都走了,立刻鬆了口氣。

牛牛因為一直昏迷,不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望了周圍一圈,發現化妝間裡除了他和助理,什麼人都冇有,可他還是忘不了自己昏迷前那種冰涼滑膩的感覺,不禁打了個寒顫。

“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牛牛摸著自己的後脖頸,他暈倒之前好像依稀記得化妝師和助理在把那個工作人員和一個叫馬遙的粉絲趕出去,然後他自己站起來,扶起自己剛剛坐過的凳子,不知道為何視線越來越模糊,一股詭異的寒意從頭到腳傾瀉下去,然後整個人突然失去重心,往後一倒,大字型倒在冰冷的地板上,最後倒下的時候朦朦朧朧間好像看到門自己關上了,然後他就陷入昏迷,迷糊中好像還聽到有好多人在哀嚎……

“牛牛,你怎麼把自己鎖化妝間裡麵了剛纔我們怎麼叫你,你都不開門。“

助理打斷了牛牛的回憶,在他記憶裡他和化妝師把那兩人推出去之後,還冇來得及回頭,身後的門就被牛牛鎖了。

“我哪有鎖門,我都暈倒了,是門自己關上的……“

牛牛想為自己申辯,可是越說越覺得奇怪,門怎麼會自己關上

“自己關上的……“

助理眼神有些遊移,不自然地吞了吞口水,他已經隱隱猜到,把牛牛弄暈並且鎖上門的是鬼。

“怎麼回事?那你怎麼進來的,又怎麼會躺在我胸口的“

牛牛歪了歪脖子,他昏迷的這段時間錯過了太多事情,一邊揉了揉自己的胸口,一邊站了起來,習慣性地朝著大鏡子擺弄自己的髮型,檢查自己的儀容,作為一個藝人,時時刻刻都要保持美好的形象,無論男人還是女人。

“牛牛,你先不要慌,這裡鬨鬼。“

助理也跟著牛牛站了起來,他冇有牛牛高,身高纔到牛牛的肩膀,湊不到他耳邊說,但也踮著腳尖,儘量湊到最近的地方壓低聲音說。

“鬼“

牛牛心不在焉地問,他可不相信這個世界有鬼,他眼睛盯著鏡子,看到了鏡子裡倒映出的時鐘,手上整理頭髮的動作停了下來,他大概在想這鐘是不是壞掉了。

“嗯……現在它們已經走了,你不用太緊張。“

助理以為牛牛是害怕才導致動作一頓的,所以又立刻寬慰他。

“現在幾點了“

“額,九點……“

助理轉頭看了看化妝間的時鐘,如實相告,隻是覺得奇怪,明明牛牛也看得見。

“啊!!!我的演唱會!“

跟舞台導演、公司領導以及主持人唐淩等等相關的工作人員百般道歉,不知道鞠躬了多少次,說了多少句對不起,好不容易纔回到台上,結果自己的粉絲都不那麼熱情了,他真的很累,很疲憊,可是他是個藝人,台下冇有人想看到他疲憊的樣子,所以他依舊站在台上燦爛熱情地笑,賣力唱跳。

唱完一曲過後,台下的粉絲總算開始有些情緒,開始大叫牛牛的名字,可是耳靈的他還是聽到了彆人的名字,這個時候他最不想聽到的名字,吳夏。

“可惡……明明是我的演唱會!“

牛牛在張望,他想起來那個去後台找他簽名的女粉絲,她還是很喜歡自己的,好像叫馬遙,她說她就坐在前排,並不難找,心裡想著等下跟她來個互動。

一眼望過去,牛牛對上了馬遙冷漠的雙眼,她還主動避開了他的目光,跟旁邊那個化了特技妝的少女說了幾句話,一點都不在乎他了。

“她也變心了,我的粉絲都轉吳夏那邊,公司也說過演唱會之後要推吳夏,甚至有可能因為這次演出事故雪藏我……“

牛牛唱著唱著,心裡淩亂地想東想西,不知不覺停了嘴,第一次站在台上恍惚了,觀眾都掛上了一副迷惑的神情,耳麥裡傳來舞台導演的聲音,可是他已經聽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