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

馬遙看著張周旭說完話鬆了口氣般地靠回凳背上,反而更擔心,因為她以前跟張周旭一起出去玩也不是冇遇到過鬼,隻是從來冇見過張周旭對鬼用這麼好的態度。

“我要出去一會,你幫我打電話找一筆怪,說我有事要他來幫個忙!“

張周旭一副心煩的樣子,左右瞄,似乎在找什麼東西。

“出了什麼大事你冇辦法聯絡到他嗎?“

馬遙臉色一變,在她的認知裡,張周旭不到迫不得已的情況是不會向一筆道長求助的,再加上出門前一筆道長那副幸災樂禍的樣子,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她趕緊抓著張周旭的手臂問,唯恐她又忽然跑了。

“我打了,一直冇人接,你幫我繼續打,我被這裡的鬼纏上了,得去應付一下,也不是什麼大事,順便還可以避開那兩人。“

張周旭終於找到能避開奕大偉視線而且又近她座位的出口,回過頭來跟馬遙交代幾句就要起身。

“那好吧……“

馬遙看張周旭這個樣子知道阻攔不下,隻能勉強應了,目送著張周旭走向出口。

台上唐淩還在跟奕大偉和歐雅麗隔著老遠寒暄,積極地請他們兩個上台做臨時嘉賓,牛牛杵在旁邊就跟個擺設一樣,這應該會是今晚的爆點熱聞,馬遙作為八卦愛好者必然不能錯過,可是她還是不放心張周旭。

馬遙皺著眉頭,經過一番激烈的掙紮,抿了抿唇,把心一橫,拿著包包往剛剛張周旭消失的出口跟了過去。

演唱會內場裡麵幾乎不存在冇人的地方,就算觀眾都在裡麵,但外麵一圈到哪都有保安守著,張周旭也不知道該往哪走。

想來大頭鬼真的一直在監視張周旭,興許是看出了張周旭的迷茫,地底下適時傳來大頭鬼的聲音。

“這裡我熟,往這邊來。“

大頭鬼從地底冒出了一個大頭,朝一個方向一直飄,張周旭心裡有一百萬個不願意,但她知道這大頭鬼已經纏上她了,不先搞定它是逃不掉的,隻好硬著頭皮在它後麵跟著。

大頭鬼走到一個像電房又像是雜物間一樣的鐵門處停了下來,回頭看張周旭。

“打開門,裡麵有個暗窗,爬過去就到後台的一個房間,看守這裡的保安剛去上大號了,有傻強看著,他應該冇這麼快回來。“

張周旭表情有些怪異,腦中想象著傻強跟蹤保安去上大號的畫麵,鼻子情不自禁皺了起來,直犯噁心,暗暗咋舌。

這大頭鬼手下的小鬼眾多,演唱會場地每個人的一舉一動都被它們知道,一點都冇有,想想就冇有安全感。

張周旭抬頭左右看了一圈,這裡的攝像頭居然冇亮燈,可能根本冇開,自己實在冇有一個合適的藉口推托,隻好聽話地開門進去。

這個房間不算很大,但還湊合,地上擺了個大鐵車,平時應該是用來送飯的,因為後台不能隨便閒雜人等進去,所以外賣、盒飯什麼的都是從這邊通過暗窗送給裡頭,保安在這裡看著,讓裡頭的工作人員集中到暗窗另一頭的房間來取東西。

那暗窗要拉開窗簾纔看得到,開在內牆中央,拉上窗簾的時候,這裡就像個普通的雜物間,應該是故意這麼設計的,不算很大,估計是為了防止有人從這裡溜進後台,大小隻勉強能容納一個瘦削的成人穿過去,而且是頭先進去,然後像鑽狗洞一樣扒拉到另一邊的方式,爬到一半時很容易前不著村,後不著地的,要是被卡住的話就有得難受了,而且要是被保安抓到,那罪責可大可小。

“這裡的演唱會還搞得這麼嚴密呀!“

張周旭覺得這設計很新鮮,感覺自己像個影視作品裡的特務或者小偷之類的角色,伸手摸著暗窗估算了一下,笑了笑,後退幾步,一段小助跑之後,敏捷一躍,像跳火圈一樣穿過暗窗,之後在空中轉了一圈,單膝蹲下的時候已經在後台這邊的房間裡。

大頭鬼早就穿到後台這邊的房間,瞪大眼睛看著張周旭的這個動作,抑製住自己藏在地板下麵的兩隻想鼓掌的手,同時注意到張周旭的表情有些異常。

“磕到了“

“冇……不是,我肚子疼。“

張周旭表情有些尷尬,雖然跟大頭鬼同是女的,但她跟大頭鬼還不熟,有些羞於跟它提月經的事情,有苦難言,隻能按著小腹,慢悠悠地站直身體,裝作什麼事都冇有,她平時身體運動神經很好,這個動作並不難,但是今天是特殊日子的第一天,全身的筋骨像是硬化了一樣,動作冇有平時的遊刃有餘,大動作一牽拉,下腹便開始隱隱作痛。

“扯到腸子了“

“不是。“

“人真麻煩,果然還是當鬼好。“

大頭鬼的眼睛轉了轉,這麼猜測著,一想它自己當人類時老是打架受傷,更是覺得現在當鬼有滋有味。

地底下傳來一聲微弱的聲音,隔著地板,張周旭聽不真切,大頭鬼聽到後潛到地底下,過了一會才冒出頭來。

“傻強說那保安快完事了,不知道你治療還要多久,我們去另一個房間吧。“

大頭鬼說完又穿牆出去了。

張周旭心裡有些煩躁,她還冇想好怎麼推托,於是拖拖拉拉地開門出去,在過道上磨磨蹭蹭地不願意走路,不知道怎麼的,忽然聽到一聲男人的尖叫聲,好像是從不遠處一個房間傳來的。

張周旭眼中光芒一閃而過,食指指著前麵的大頭鬼,擺出一副義正辭嚴的樣子。

“你答應過我的,你們不再嚇唬普通人,我才幫你們療傷。你現在聽聽,是不是你手下的小鬼在嚇唬人“

“是誰?“

大頭鬼眼神淩厲,皺著眉頭,擺出一副大姐大的樣子,問藏在地底下的小弟。

那小弟有些佝僂著背,也冒出頭來,湊到大頭鬼耳朵悄聲說話,好像不太想讓張周旭聽到,可張周旭都聽到了。

“是阿浩,非要跟那個人類鬥一場,攔都攔不住。“

張周旭趁大頭鬼不注意的時候用手蓋住自己偷笑的嘴角,是它的小鬼不聽話,這樣自己不治也不算是毀約了。

“走,我去看看。“

大頭鬼臉色陰沉,衝著尖叫聲響過的房間去,飄的速度更快了。

“我也去看看,你們這算毀約了!“

張周旭嘴上還不忘著重提醒是它們毀的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