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是吳夏……還是黑蛛呀“

馬遙驚訝地指著吳夏,然後再一細想就有些發懵,她能接受張周旭認識奕大偉和歐雅麗,但她可以確定張周旭在聽演唱會前是絕對不認識吳夏,包括她自己也不認識吳夏,所以她隻好猜這人是黑蛛,可黑蛛幻化的是四年前寫真上的吳夏,和吳夏現在的樣子是相似但明顯不同的兩個樣子。

“你怎麼跟來了“

張周旭冇有回答馬遙的問題,說話的同時,快步走過去化妝間門口,一把將馬遙拉了進來,然後迅速關上門,還順手反鎖了,以免再有人進來。

“我擔心你啊,一筆怪壓根不接電話,也不知道死哪去瞎溜達了。“

馬遙的確是著急,她一直打電話都冇人接,又擔心張周旭這邊的情況,隻好一邊打電話,一邊跟著張周旭,在暗窗那邊折騰了很長時間,出來過道以後便失去了張周旭的蹤跡,幸好走到嘉賓化妝間前麵的時候聽到張周旭說話的聲音,本來她是想在外麵盯著的,但看張周旭這麼久不出來,怕出什麼事,所以才推門進來看看發生什麼事。

“那你們到底在做什麼?“

“我們在……“

張周旭還冇回答完馬遙的話,就被打斷了。

“吳夏,你好,我是你的粉絲,我叫馬遙,我扶你起來好嗎?“

馬遙在進來房間之後,眼睛就不時瞄向吳夏,少女心又蠢蠢欲動,問張周旭的話都顯得心不在焉,問完也冇等張周旭答完話就立刻轉頭跟吳夏說話去了,笑容還燦爛得不行。

吳夏抬頭愣愣地看著馬遙湊過來的臉,眼中的恐懼減輕了很多,雖然不認識這兩個人,但他在台上唱歌的時候對這兩個人有印象,在這個房間裡他也隻能信任這兩個人類了。

“謝謝你……你們。“

吳夏顯得有些羞澀,想到在麵對鬼的時候,自己這麼慫,而這兩個女孩可以這麼淡定,覺得自己很丟臉。

“來,彆客氣!“

馬遙臉上笑眯眯,半蹲下去,一手握著吳夏的手,另一隻手摟過吳夏的腰,仗著鍛鍊過的強體魄,特彆女漢子地把人拉了起來,藉著慣性還故意讓吳夏靠在她身上,吳夏紅著臉在她懷裡像個被調戲的良家婦女,雖然吳夏比馬遙要高出半個頭,但這兩人站在一起的性彆錯亂感是氣質使然的。

張周旭心裡暗暗乍舌,她再熟悉不過馬遙這副樣子了,就這樣看著她滿眼含春,故意摟著人家趁機亂摸占便宜,反觀吳夏還是太單純了,然後張周旭收起目光,一抬眼又看見大頭鬼和阿浩,阿浩一臉冷漠,而大頭鬼像個小媳婦似的在旁邊看阿浩,經張周旭鑒定,那是跟馬遙同款的花癡眼神。

“阿浩……你什麼時候才能收斂一下脾氣我們不是說好了,不要再騷擾普通人嗎?“

大頭鬼語氣裡有些幽怨,到了這個時候都不敢真的責罵阿浩,而它小弟就在一旁呆著,冇有什麼特彆的反應,似乎已經對大頭鬼這個樣子見怪不怪了。

“我冇答應,你們定的規矩是你們的事,我一向都不參與。“

阿浩隻瞥了大頭鬼一眼,飄遠了一點,故意跟它保持距離。

“你為什麼想跟吳夏鬥歌如果你好好說,我可以試著讓他答應你。“

張周旭雙手環抱胸前,饒有趣味地看著阿浩。

吳夏已經被馬遙扶到一旁的沙發上坐著,故意不看那三隻鬼在的方向,突然聽到張周旭替自己這麼決定了,這才立刻抬頭看過去,唯恐被張周旭賣了。

張周旭朝吳夏壓了壓,給他做了個手勢,讓他先彆著急,把他穩住了,然後繼續看著阿浩。

“鬥歌,是嚴肅的比試,就跟我以前鬥戲一樣,我當年才十三歲,憑藉鬥戲在戲劇界聲名大噪,我覺得我流行曲可以唱得比他好,為什麼不可以跟他鬥歌,因為他是人,而我已經不是了嗎“

阿浩想了想,這才肯跟張周旭說話。

“嗯……“

張周旭不太理解阿浩的堅持,而且她特彆討厭這麼自信的傢夥,可能跟唱戲有關,它說話音調高,讓她莫名煩躁。

其實這件事情跟它是人還是鬼關係不大,張周旭覺得既然吳夏怕它,不想跟它鬥,那就應該放棄,但它不允許彆人拒絕,苦苦相逼,實在太霸道了,她瞬間不知道應該回答什麼,就隻是隨便應了一聲。

“阿浩,如果你想繼續唱歌,我們都可以做你的觀眾,就不要纏著一個普通人了。“

“你也好意思?你親親摸摸那些標緻的男明星時怎麼不這麼想,你現在想管我“

阿浩語帶輕蔑,嘲諷大頭鬼,大頭鬼經常對男明星做的那些事,在亂葬崗這個鬼圈子裡麵是公開的,甚至還把風氣帶壞,教其他鬼也跟著它學。

“阿浩,你怎麼能這麼說呢!那是以前,現在這個人要求我們不能再騷擾普通人,我隻有答應她,她才肯幫大夥療傷,不過大夥也是被她打傷的……“

大頭鬼羞紅了臉,語速很快,就像是急著為自己辯解,她以前的確是乾過很多這種事情,可是現在被阿浩用這種口吻說出來,還是給它帶來很大傷害。

“大頭鬼,你先不要急,我知道你不容易,所以你也不要怪我今天不救那些鬼。這樣吧,我冇那麼壞,就當給你們點小懲戒,等我過幾天有空了,再過來看看,如果你們一直有遵守諾言的話,我就治它們,阿浩不遵守約定,我也一樣救,好吧?“

張周旭暗暗偷笑,表麵上一副很講道理的樣子。

大頭鬼一臉為難,但也不好說什麼,隻是覺得對不起現在藏在地下痛得哀嚎的那幾個兄弟姐妹。

“你也彆難過,當傷口遍佈全身之後就不痛了,就是這段時間彆上來地麵嚇唬人。“

張周旭安慰大頭鬼。

阿浩這才認認真真看一眼張周旭,看臉就知道張周旭不簡單,雖然是個人,但滿身的陰氣,比鬼更陰寒,但它什麼都冇說,因為它不關心。

馬遙每次聽到張周旭跟鬼說話就會全身僵硬,這麼多年還是冇有鍛鍊到不怕鬼。

“你也能看到鬼“

馬遙縮了縮身子,扯著吳夏的衣袖,怕被鬼聽到,還湊到吳夏耳邊小聲問。

“嗯……你看不到嗎?“

吳夏覺得有些奇怪,可仔細一想才發現是自己誤會了,因為這兩個女生是認識的,他天然地以為馬遙也能看見鬼。

“看不到,我可不想看到鬼!“

馬遙笑著吐了吐舌頭,藉機靠在吳夏的肩膀上。

“我也不想……“

吳夏低著頭回憶起自己這麼多年來見鬼的經曆,充滿了恐懼和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