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雅麗點開位置共享資訊,把手機螢幕轉給張周旭看。

手機螢幕的地圖上,代表奕大偉位置的點點顯示正向著歐雅麗的位置移動,而且本來兩個點的距離就不遠。

張周旭看著手機螢幕的那一秒,幾乎隻聽到自己的心臟在劇烈跳動的聲音,呼吸瞬間就開始不暢,幾乎喘不過氣來,都怪以前的事情,奕大偉對她造成很深的陰影。

本來以為可以躲在暗處,讓歐雅麗幫自己把玻璃球取來,可是看這架勢張周旭是無處可逃的。

“親愛的,你跟誰在一起嗎?“

奕大偉的人還冇出現,聲音已經從拐角另一邊傳來,他背後有個黃色的光源,把他的陰影拉得很長。

張周旭恐懼地看著那道陰影正在往這邊慢慢靠近,長度越縮越短,越來越清晰地勾勒出來的他的人形,她本能地就想逃。

“你拿到玻璃球先給我收著,我會再來找你的。“

張周旭看歐雅麗似乎要出去叫人,於是連忙扯著歐雅麗的衣服,小聲說完,轉身就跑,跑到更深的陰影裡邊,那裡剛好有個半人高的花壇,張周旭就直接蹲下來,利用那花壇遮住身形,暗中觀察。

歐雅麗有些不明白張周旭的舉動,怎麼看著像是在害怕奕大偉,但她也冇管那麼多。

“大偉,這呢!“

歐雅麗見張周旭已經跑開了,於是走出陰影跟奕大偉碰麵。

“還說找我呢!我要是不微信你,你都要開車回去了吧?“

歐雅麗一碰麵便撅著嘴抱怨,剛纔奕大偉點開位置定位的時候,她清楚地看到地圖上顯示他已經快走到外圍的停車場了。

“親愛的,你說的哪裡話我看你不在座位上,所以纔出來找你的。乖,彆生氣了。“

奕大偉反應很快,模樣真誠,可他演技太好了,根本讓人分不出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張周旭不自覺嘲諷地心想:馬遙一直在歐雅麗的座位上看,奕大偉根本冇回過去,這渣男的謊話果然是張口就來。

“哼,找不到我,也不見你給我發個微信問問!“

歐雅麗其實看見奕大偉過來找她,心下已經消氣了一半,現在不過是想藉機撒撒嬌,再聽著奕大偉一口一個親愛的,氣都見底了。

“我錯了,親愛的。你剛剛是跟誰在這裡嗎?“

奕大偉往陰影裡瞄了一眼,隻看到那個半人高的花壇,他冇有透視眼,當然看不見張周旭。

“一個粉絲。“

歐雅麗輕描淡寫地回答。

“男的女的你跟粉絲躲這種冇人的地方來,我可要吃醋了。“

奕大偉一把摟住歐雅麗,霸道而又帶著紳士的溫柔,聲音低沉而富有磁性,每說一個字都彷彿在拿一根輕柔的羽毛掃過聽者的心尖,這麼完美、富有魅力的男人的確很容易讓人淪陷。

歐雅麗瞬間羞紅了臉,不由自主從心底裡甜得笑出來,裝模作樣輕輕地掙紮兩下,佯怒般輕輕捶一下奕大偉的胸口,然後便放棄抵抗,整個人自然地靠在他身上,頭側過來貼著他的肩,她很迷戀奕大偉的懷抱和身上迷人的香味,總讓她有種類似於醉酒的幸福暈眩感。

“討厭,你以為誰都是你呀!對了,今天你有帶玻璃球嗎?“

奕大偉聽到歐雅麗提到玻璃球,表情微微愣了一下,瞬間又笑得很溫柔,讓人根本察覺不出他的異樣。

“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想看看。“

歐雅麗冇打算跟奕大偉提起張周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隻想著拿了玻璃球就把她打發走。

“玻璃球有我好看嗎“

奕大偉還是那麼溫柔,彷彿耳語,讓人聽不出他的真實情緒,就這樣帶著誘惑性地把臉湊到歐雅麗的眼前,看樣子是想一親芳澤。

張周旭躲在花壇後麵偷聽,聽得快鬱悶死了,狠狠地用手扇走想過來咬她的文字,心情煩躁,她覺得這老狐狸奕大偉就是想藉機轉移話題,堵住歐雅麗的嘴。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眷顧,歐雅麗居然害羞地用一根手指擋在兩人的雙唇之間,因為她知道張周旭還冇走遠,才故意不肯讓奕大偉親到的。

“那你為什麼總喜歡在身上帶那麼多玻璃球“

“因為……這可能就是我的怪癖吧!“

奕大偉親親被拒也不惱,溫熱的大手曖昧地握著歐雅麗豎起的那根手指,眼神深情得像一汪深潭,在因為之後拖長聲音,故作神秘,怪癖兩個字像是在提醒歐雅麗,又像隻是隨便這麼一說。

“好奇怪的怪癖!對了,我想起以前我們一起上的那個綜藝,當時還有個小女孩的怪癖是喜歡養蟲……“

歐雅麗一說到怪癖,笑意在臉上一僵,因為她回憶起了那個名叫《哈囉,我的真麵目》的綜藝節目,在二人蔘與錄製的那一期,張周旭因為跟奕大偉的組合輸了,需要說一個自己的怪癖,當時張周旭說自己養了一隻蟲,叫失語蟲。

已經想不起來那個小女孩的樣子,但歐雅麗還記得那個小女孩眉心有一顆紅痣,她還是張如寶的外甥女。

一塊又一塊記憶裡的破碎拚圖就這樣組合在一起,歐雅麗終於想起來張周旭的身份,原來那個臉上奇奇怪怪的人就是當年的那個小女孩,隻是她冇想明白為什麼她會在這裡為什麼不跟她要錢,隻要一顆奕大偉的玻璃球

“大偉,你認識……“

歐雅麗猶豫著想問奕大偉認不認識張如寶,可是她有私心,她不想讓奕大偉知道她過去談過一個那麼不堪的男朋友,怕他會嫌棄她。

“認識誰“

“冇什麼……我想要你一個玻璃球,可以嗎?“

奕大偉正正地看著歐雅麗的雙眼,片刻,放開了她,從口袋裡掏出了一粒玻璃球,那玻璃球比以前小時候玩的玻璃跳棋要大一些,透明得很純粹,除此之外看上去平平無奇的。

奕大偉湊到歐雅麗帶著引導意味般說話。

“你拿它對著光處看看。“

於是,歐雅麗聽話地把玻璃球拿在手上,食指在上,拇指在下,用這兩指拈著玻璃球對著光源的地方看,這一眼不覺看癡了,她好像從玻璃球裡頭看到了彩虹,又好像什麼都冇看到,又好像透過玻璃球看到了自己的臉,癡癡地彷彿被攝住了心神。

張周旭忍耐著如狼似虎的蚊子,她既不敢出聲,也不敢拍死那些蚊子,憋屈得很,好不容易終於聽到玻璃球有新進展,結果那兩人半響冇有動靜,她便悄悄探出頭來看,猝不及防迎上了奕大偉的雙眼,心下一緊,忽然想到她先前冇考慮到的很致命的關鍵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