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本來隻是打算把玻璃球從奕大偉手上打出去而已,冇想到那玻璃球居然就這麼直接被刺穿了。

這手指粗細的條狀物其實是一筆道長以前製作的一個法器,能對靈體造成傷害,可以看作是一個能憑空伸長的特殊武器,在對戰的時候用得出其不意,往往會有奇效,所以張周旭這次出門前便特意在一筆道長的櫃子裡把它翻出來。

平日裡,一筆道長對他自己做的法器很寶貝,美其名曰他的每一個法器都像他的孩子一樣,每一個都不捨得給張周旭玩,所以張周旭臨出門的時候拿了他一個法器,纔會顯得有些做賊心虛,故意回頭看一眼一筆道長的表情,不過他冇有說什麼,應該是默許自己帶上的。

那玻璃球被刺穿之後裂紋越裂越多,平衡被打破了,裡頭的灰白色氣團劇烈衝撞,想要掙脫禁錮,所以玻璃球很快就支撐不住,順著裂縫爆開了,那氣團像灰白色的煙花一樣四散逃逸,一下子地麵上、半空中飄著無數隻鬼,大多傷痕累累,虛弱得幾乎崩潰,都是以前被吸進玻璃球裡的遊魂,不隻有亂葬崗這裡原來的鬼,看來奕大偉一直有收集遊魂的癖好。

“你今天必須死!“

奕大偉被張周旭激怒,聲音裡帶著歇斯底裡,手一捏緊,把玻璃球碎片被捏個粉碎,再張開拳頭時,手心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了一張符。

張周旭與奕大偉的距離很近,兩人身體之間隻有不到半米的距離,她一下子認出他手心裡的符文,暗叫不好,隻能孤注一擲蹲下抱頭滾到一邊去,看上去很狼狽,但總算躲避了這一招。

張周旭這幾年在進步,奕大偉也同樣在進步,他不止法力大漲,也已經會在心裡默唸咒語,不再將咒語從嘴裡念出來,這樣對手就冇那麼快知道他要用什麼招數,隻不過剛好這符文張周旭比較熟悉,所以她纔會第一時間反應過來並避得開,他手心裡的符畫的是火咒符的符文,是直線型往前衝的攻擊手段,那火龍氣勢洶洶地衝出來,狠狠砸到地麵上,那些冇有張周旭運氣好,剛從玻璃球裡出來的遊魂就慘了,被火龍直接砸中,忍受著火燒的痛苦,都在哀嚎哭喊,彷彿這裡是人間煉獄。

張周旭自身難保,對那些遊魂的痛苦也無可奈何,既然都把眾鬼救出來了,自己的任務也算完成,接下來就是趕緊逃命比較重要,她藉著滾出去的勢頭一個魚躍翻身,毫不猶豫扭頭就跑,想趕緊找個人多的地方。

奕大偉作為藝人必然愛惜自己的形象,而且出去以後他想躲開粉絲也是很難的,張周旭正是有這個打算所以才發足狂奔。

奕大偉轉頭看向張周旭,他目光陰狠,又操起那玻璃匕首,緊跟在張周旭後麵,但他看著張周旭快要跑到拐角處也一點也不心急。

張周旭唯恐被奕大偉追上,前衝得極快,一轉到拐角,猝不及防整個人撞到一個透明的結界上被狠狠擋了回來,額頭和鼻子撞得生痛,紅了兩塊,當下腦袋暈乎乎的,眼冒金星,整個人痛得蹲了下來,隻能打嘴炮,瘋狂咒罵奕大偉。

“狗日的,你t又布結界……“

奕大偉被罵冇有什麼反應,隻是冷笑一聲,張周旭已經無路可走,眼看馬上就可以殺了她,不由對自己提早設下的佈局感到得意,早在他走過來找歐雅麗的時候,他便一邊走一邊布好結界,他早就知道張周旭跟歐雅麗在這裡。

布好結界,防止獵物逃跑,這是奕大偉乾活前的好習慣,他一步一步走到張周旭的背後,冷冷地俯視張周旭,舉起玻璃匕首,瞄準她最脆弱的腦乾位置,作勢要狠狠地往下刺。

大頭鬼全身焦黑,被吸進玻璃球前已經被火燒得隻剩半條鬼命,它艱難地抬起眼睛,正好看著張周旭就要被奕大偉殺了,無奈地歎了口氣,它很感激張周旭以身涉險救了它們,可是它們卻幫不了張周旭。

那匕首的刃尖離張周旭的後脖頸隻有1,就在大頭鬼以為張周旭要死了,血花四濺之時,那匕首竟然硬生生停住了,不能寸進,彷彿有一塊堅硬無比的透明保護牆護著張周旭的要害。

“誰“

奕大偉一下手就知道不妥,擺出警惕的姿勢看著結界裡的各個角落,佈下結界一直到下手那一刻,他根本察覺不出這裡有其他人的氣息,那隻能說明那個人比他強得多,而且收斂氣息做到了很極致的程度,隻有在他剛剛下手要殺死張周旭的那一刻才泄露了一絲氣息。

一個人終於拖著慢悠悠的步子,從半人高花壇更後麵的陰影裡走出來,那裡暗得除了一片黑色,什麼都看不見。

那裡其實立著一根柱子,是演唱會場地一樓的一根承重柱,承重柱比較寬,剛好可以遮住一個成人的身影,那個人不知道是從多久以前就藏在柱子背後的,他不知道懷著什麼心情,一直躲在暗處旁觀他們三個人。

“你是誰“

奕大偉一左一右兩隻手裡都做好了準備,一手符紙,一手玻璃匕首,擺出嚴陣以待的架勢,就連張周旭已經反應過來自己冇事,爬出來看是誰來了,他都冇空管。

那個人慢慢走近張周旭和奕大偉,他一點也不擔心奕大偉會突然偷襲,可能更精準地說是根本不在乎。

他一身的灰袍看似很臟,實則乾淨得纖塵不染;

他看上去給人一種老邁的感覺,可是皮膚卻是光滑的;

他麵容十分醜陋,但身上卻帶著一股仙風道骨的氣質;

最奇怪的是他的眉毛,左右眉毛連在一起,像一根毛筆一樣。

那人舉止從容,語氣輕鬆,這是一種真正強者自帶的淡定和霸氣。

“跟你主子說一聲,這人我管了。“

“你知道我主子是誰?“

奕大偉皺了皺好看的眉毛,死死盯著這個奇怪的人。

“你應該喚它叫鬼王大人,是吧?“

那人笑了笑,兀自走過來,把趴在地上還暈乎乎的張周旭一把拉起來。

張周旭摸著自己的額頭,腦袋還在隱隱作痛,整個人的思緒雲裡霧裡的,似乎剛纔那一下撞得太狠,有些腦震盪,她迷迷糊糊看著那個把她拉起來的人。

“賊老道,你怎麼纔來,打你電話都不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