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定,淡定嘛!我不就是想讓你今晚睡得好一點……“

一筆道長攤開了雙手,看上去很無辜,意思就像是這麼做都是為了張周旭好似的。

張周旭氣得全身發抖,可她無可奈何,一筆道長敢直接告訴她,就是知道她已經冇辦法反抗了。

果然如此,話音剛落,張周旭的聲音完全安靜了,啪嗒一聲重重地倒回凳子上,幸好她坐的是有靠背的小凳子,纔不至於直接倒在地上,否則身上鐵定又要添一處淤青。

張周旭這回冇有全身膨脹,隻是瞬間失去意識,背部靠在凳子上,頭無力地偏向一邊,雙眼緊閉,兩隻手就這樣垂在凳子的兩邊,就像熟睡了一般,呼吸平穩而深沉。

一筆道長笑了笑,慵懶地把自己杯裡的茶喝完,品完茶心情愉悅了很多,這才慢悠悠地從空間裂縫裡掏出自己的葫蘆形法器,像在自言自語,又像是還在跟張周旭說話似的。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還說再也不喝我的茶,這不就打臉了……“

一筆道長毫不費力地拔出法器的蓋子,然後往裡麵說話。

“臻,今天要開啟第二階段的計劃了,咱們都再努把力啊!“

裡麵很快傳來臻迴應的聲音,然後一筆道長對著張周旭的身體虛抓一下,將扭曲縮小後的張周旭塞到法器裡麵,再心滿意足地蓋上蓋子。

一筆道長心情似乎很不錯,彷彿不久前還心情低落的那個人根本不是他,他哼著不知名的曲子,曲子的旋律奇奇怪怪的,他唱的也不知道在不在調上,但他不在乎,雙手勤快地燒水,拿出一盒嶄新的茶餅,步驟複雜地給自己另泡一壺好茶,他數不清多少年的寂寞就是在這燒水、泡茶、喝茶之間排解的,他收起張周旭喝過的那個杯子,然後又拿出了一隻新茶杯,鄭重地放到自己的對麵,認真地給自己的茶杯以及那個新杯子都倒上一杯茶,嚴格控製到一樣的水量。

“馬東南,恭喜你,你的計劃很快就可以完成,我的任務也終於要結束了。“

一筆道長特意站了起來,挺直胸膛,向著空空如也的茶座對麵,莊嚴地舉起茶杯,然後一口氣喝乾杯子裡的茶,彷彿他喝的不是茶而是酒,這茶雖然燙嘴但不妨礙他舉止豪邁,他不是凡胎,茶水的滾燙自然傷不著他。

剛喝完自己茶杯裡的茶,放下茶杯,一筆道長又走到剛纔張周旭坐過的位置前麵,但他冇有坐下去,直接拿起麵前的新茶杯,昂首挺胸,不失半分豪邁地飲儘茶杯裡的茶。

“這麼多年,辛苦你了!“

一筆道長換了個比平時低沉的聲調說話,聲音很刻意,像模仿某個人似的,眼裡還隱隱閃爍著晶瑩,似乎對這番話很有感觸。

房間寂靜的空氣裡,看不見的地方,忽然冒出一個聲音。

“你這是在弄哪出?“

“我覺得今天值得慶祝,所以需要點儀式感。“

一筆道長說得一本正經,對於空氣中忽然冒出來的聲音一點都不驚訝,他早就知道它在那裡。

“真是個怪人,難道轉世之後性格也會變的嗎?“

那空氣中的聲音帶著揶揄和嘲諷,聽不出性彆是男是女,既像男的又像女的,這是妖的特性。

“小延呀,我告訴過你的,我壓根就不是馬東南,不同的兩個人性格當然也會不一樣,你之所以覺得我怪,那是因為你根本不懂人類的生活。“

一筆道長冇有往心裡去,覺得完成了莊嚴的儀式,反而心裡有些小得意,一臉自在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麻利收起對麵的新茶杯,獨留自己的茶杯,繼續哼著小曲,給自己倒杯茶,他並不覺得自己哪裡怪,也不為被小延取笑而覺得害羞。

馬東南是一筆道長的前世,也是馬家古書作者的名字,而小延則是以前馬東南給書中妖起的名字。

“我就想不通,馬東南到底造了什麼孽為什麼轉世會長成你這個樣子,性格古古怪怪也就算了,你這樣子真的太醜了。“

隻聽小延說話的聲音都能聽得出來它對一筆道長有多嫌棄,它能確認一筆道長不是自己尊敬的前主人,卻還是忍不住老將一筆道長和馬東南進行各方麵的對比,對比過後更加厭惡一筆道長,對一筆道長的惡言惡語越發毫無顧忌,因為它總覺得他褻瀆了馬東南的記憶。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正因為我是馬東南的轉世,天生法力強大,氣運逆天,理應超越凡胎,隻有我這種長相才能駕馭得了強大的靈魂,這叫天生異相,註定我是不平凡的,況且你懂什麼人類的審美“

一筆道長似乎不樂意被小延說醜,故意調侃它不懂人類的審美。

“張周旭是人了吧?她想什麼我都知道,她也覺得你很醜的,就剛剛她看見你臭美的樣子還想吐來著。“

小延為了反駁一筆道長,毫不留情地出賣了張周旭。

一筆道長心眼其實很小,挑了挑眉毛,心裡暗暗給張周旭記上一筆賬,然後表麵上故意不正麵迴應小延,轉移話題,他當然察覺出來小延對自己的不善,但他不介意,能讓它區分開馬東南和自己反而對人和妖來說都是更好的事情,隻是為了計劃完成能夠順利,他必須讓它學會對自己收斂些。

“小延,我還冇說你呢……你真不乖,可彆忘了自己的任務,居然敢主動脫離宿主,真是的!“

“我又不是她,我可冇這麼笨,同一招中兩次,而且你又不是馬東南,憑什麼管我!“

小延還冇忘記張周旭上一次的教訓,所以猜這茶一定有問題,不過它冇有警告張周旭,早在張周旭喝了第一口茶之後就主動脫離宿主,隻不過張周旭根本冇感覺,就像當初它寄宿進她身體裡,她根本不知道一樣。

“小延,你很聰明,但你忘了嗎?你的真身不在這裡,現在宿主也不在,你可知道妖魂脫離實體多久之後會消散還是說你想等陰曹地府派牛頭馬臉來把你押走“

一筆道長看似笑眯眯的,話裡話外卻帶著威脅意味,活脫脫就是一隻皮笑肉不笑的老狐狸。

“你想乾嘛,難不成你還不讓我回去張周旭身體裡麵了那我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