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倆最多就到縣城走走而已吧?怎麼不到更遠的省會城市裡走走呢?城裡機會多,賺錢也比在村裡容易多了。“

張貴宗有些被張東說動了,偷偷看了安童兩眼,他想著安童現在就是在省會城市上的學,自己如果也去城裡工作的話,少說週末可以跟她一起回山村裡,平日也可以經常找機會看看她,二人會因此有更多的交集,要是自己在城裡發展得好的話,也更有信心和安童在一起,於是越想越心動,甚至今晚就想立刻到城裡找工作去。

而張誠冇有張貴宗想的那麼多,他就是覺得城裡賺錢容易,對道士需求更多,而且環境裡少了熟人,開價也可以叫高點,再加上張東這麼一遊說,立時兩眼放光,躍躍欲試,再一細想,又不禁問道。

“這樣也好,可是我們對城裡不熟悉,人生路不熟的,還要租房和生活,城裡的物價跟咱們這可不一樣。“

張東很豪爽地一拍胸脯,在二人麵前亮了亮自己的手機。

“有我呢,我都出來混幾年了,門路多,你看我那蘋果的機子都換好幾代了,要混得好,最重要的是多交朋友。“

張東其實一個人在城裡打混也挺寂寞的,不是朋友少,而是來自相同背景、能說真心說話的朋友少,那是另外的一種寂寞,好不容易跟兩個張家村裡都姓張的朋友聊上了,於是熱血湧上腦袋,提議道。

“咱們都姓張,來自張家村,又都想在城裡討生活,不如就學學古人,結拜一下,以後咱們就是兄弟,互相之間多幫襯一下,怎樣?“

“好啊!“

張貴宗笑得很開心,答應得很爽快,他本來就會很喜歡結交朋友,而且他真的很想去城裡找工作,為了自己前途著想也好,為了安童也好。

張誠略一沉吟,他的人冇有張貴宗那麼單純,對兩個剛認識的人其實還不太相信,但又轉念一想,自己也吃不了什麼虧,就還是同意了,反正自己是最大的,不過是多兩個小弟而已,說不定在什麼時候還能幫上自己的忙。

“行啊,我年紀最大,那我是大哥。“

張東見兩人都答應得比較乾脆,心下高興,他在社會上混過有一段日子了,深知人脈的重要性,多結識一個朋友就是多一條賺錢的路子,他也跟很多人當朋友,但朋友跟兄弟不一樣,兄弟是更緊密的一種關係,更加真心,他高興地一拍掌,正式給三人定了順序。

“你是大哥,我是老二,你是三弟,咱們以後就是兄弟了。“

三人的結拜很簡單,不用像古代那樣拜個關公,隻是口頭上定了個順序就結束了,他們圍在一起,一手拍著一個兄弟的肩膀,形成一個三角。

“你們在乾什麼?“

安童一邊摸著邊界,一邊在想這擋住她的究竟是什麼物質,就是想不明白,一回頭就見他們三個人圍在一起聊得火熱,不禁有些疑惑,明明都是陌生人,他們怎麼能夠那麼多話說。

張貴宗走到安童身邊,指了指張誠和張東,笑得很開心。

“這我剛認的大哥和二哥。“

安童從小就冇幾個朋友,自然不太能理解為什麼他們可以這麼快成為兄弟,她也冇什麼興趣問,隻關心怎樣可以儘快出去,她不想在這裡跟這麼多陌生人一起浪費寶貴的時間。

“哦……你們不再另外想想辦法出去了嗎?“

“大哥說隻能等這裡空間自己恢複。“

張貴宗倒是一點也不愁,心態極好,現在大哥是這方麵的專家,大有大哥說什麼就是什麼的態度。

“就在這乾等啊?“

安童皺了皺眉頭,要她乾坐著什麼都不乾,真是憋壞人,可是她饒是再聰明也不知道現在能做什麼,隻能找了塊大一點的碎石放在透明邊界旁邊當作凳子坐坐,然後手一直摸著邊界或者背靠著邊界,這樣就能第一時間知道空間什麼時候恢複。

張貴宗他們三個男人則在一邊聊得火熱,聊車、聊張家村裡麵的趣事或者村裡某個出名的人等等,越說越覺得相逢恨晚,男人就是這樣,友情可以來得很快。

安童冇興趣聽他們說這說那的,看了一下手錶,已經晚上十點了,村巴十點末班車,而且村巴隻到附近的縣城,她還需要在縣城轉車才能回到省會城裡的高中,現在是一點可能都冇有,反而讓她安心,靠在邊界那透明牆上昏昏欲睡,周圍的聲音漸漸都被模糊化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有一個瞬間,那本來堅硬無比的透明牆麵給她反饋了一種奇妙的感覺,她本來靠著邊界的肩膀好像邊界牆壁吸進裡麵一樣,她瞬間就驚醒了,趕緊把肩膀拔了出來,並不費力,然後她立刻改為用手一按那道邊界本來在的地方,那觸感就像碰著一塊果凍一樣,那阻隔似乎變得柔軟而富有彈性,還隱隱有一種吸力,彷彿要把所有壓進牆壁的東西吸進裡頭。

“你們快來,這邊界好像變了!“

安童興奮地衝那三個正聊得火熱的男人叫喚,然後拿起地麵一粒石子扔進邊界裡,就那麼看著石子順著拋物線,像減慢了幾倍速度一樣落到對麵的地上,證明這個空間的邊界已經可以通過了,隻是可能速度比較慢。

張誠聽到安童的叫喚,趕緊跑到邊界處,學著安童的樣子,用手摸了摸邊界。

“邊界正在軟化,我們準備一下,可以出去了!“

張貴宗和張東立刻分頭回到車上駕駛座,安童上小轎車,張誠上了張東的車。

四人在通過邊界的時候都能感覺到明顯得遲滯感,貌似這個空間的邊界似乎有一種粘性。

“總算出來了!“

張貴宗一離開那兩座大山的路,終於鬆了口氣。

安童卻有些擔憂。

“要不……我們還是把這條路封了吧!不然彆人誤打誤撞進來被卡裡麵,可怎麼辦?“

“也好。“

兩部車並排,車窗都開著,所以說話都能聽到,張誠也同意安童的話,覺得在裡麵擺放護欄的作用不大,還不如直接把進去的路封了。

“話說,大哥你是怎麼知道這裡的空間會有問題“

“既然我們已經是兄弟了,我也不應該瞞你們。我出生的這個張家是一個道者世家,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曾經在這個地方封印了鬼王,張家祖先們怕有人誤入這裡,於是在周圍設下了結界,我們這一分支留在這個窮鄉僻壤,就是為了守護這個結界,這個位置正好是我們結界的陣眼,前幾天有落石的情況發生,我想著空間可能會紊亂,所以過來看看,誰知道還真遇上紊亂了,還有你們幾個普通人被困在裡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