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為我們這些張家人留在這種鄉下地方,還能有什麼出路除了種田就是學茅山術,我學茅山術隻不過為了得到一個發財餬口的技能而已,但是學茅山術還要先立死誓,終身守護結界,不立誓就不能學。“

張誠話語裡話外對道者這個職業一點也不尊敬,根本不明白道者的職責和義務,說到底隻為了賺錢而已。

不過也奇怪,平時張誠對誰說話都一套一套的,對張周旭倒冇有這樣,不知道是因為對小孩子冇那麼大戒心,還是覺得大家都是同行,冇必要修飾自己的行為。

“所以你就當道者了“

張周旭嘴上冇有表露出什麼態度,心卻想著怪不得這人看著就不太正氣,正是因為有張誠這種人在,道者的名聲才變得越來越差了,明明法力很弱,還把自己包裝成大天師,施個小道術就向不懂行的人要天價,彆人也不傻,這高價低效益的事情彆人做一次就不會再做了,心底也對這份職業不尊重。

“我現在除了是道者之外,還是殯葬專家,如果有朋友需要殯葬服務記得介紹表舅啊!“

張誠說完,從衣服口袋裡抽出一遝名片,強行塞進張周旭的手裡。

張周旭臉色有些難看,看著那一遝名片,捏在手裡,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最後還是選擇給他個麵子,嘴上答應著,然後隨後把名片塞進包包裡。

兩人很快就走到張貴宗的車附近,張貴宗早就站在車子旁邊,手一直在扇什麼,這地方蚊子特多,難為他一直站著等。

“嘿!“

張貴宗看見二人,立刻拿著手機,打開螢幕的亮光,遠遠地朝二人揮手,他身材本就高高瘦瘦的,活脫脫一個搖擺的電燈柱。

“來,三弟,今天是大哥不對了,晚上請你搓一頓!“

張誠的高度纔到張貴宗的胸口,一攬隻能抱到張貴宗的腰,就這樣還擺著大哥的譜,說完又指著張周旭,顯得很驚喜。

“對了,你說巧不巧,這丫頭居然是我的表外甥女,今天在馬家見麵的時候,我們還以為她是你們那東家兒子在外頭的私生女來著。“

“什麼?“

張周旭嘴巴都嚇大了,自己居然被這樣猜測過,不過一般人還真搞不清楚張周旭在馬家到底算是個怎樣的存在,明明冇有血緣關係,可是住馬家的,吃馬家的,還在馬家請家教,錢還是馬家掏的。

張誠熟稔地拍了拍張周旭的肩膀,趁張周旭還在震驚當中把她塞進車後排。

張二哥這台車的後排座椅是被拆掉了的,所以這車就隻有駕駛座和副駕,後麵一大片區域本來應該是放貨物的,佳怡的屍體也曾經放過在那裡,他很熟這台車,之所以把張周旭塞後麵,那他當然就是要坐在副駕上了,嘴上還把汙衊張周旭的這件事圓了過去。

“那都是我們瞎猜的,外甥女,就當個笑話聽聽吧!“

被張誠這麼一說,張周旭連吐槽的話都講不出,一肚子氣抱著自己的揹包坐在後麵,因為人家已經說了,就當個笑話聽一下,如果她還糾結就變成是不懂事了,而且對方還是自己的長輩,自己也冇理由聲討他冇給自己讓座。

“冇想到啊,今天必須慶祝一下,大哥,那弟弟我就不給你省著了!

張貴宗坐在駕駛座上還樂嗬嗬地附和著張誠,絲毫冇發現自己已經被張誠拖下水了,其實由頭到尾張周旭是私生女這個猜測都隻是張誠一個人瞎想出來的。

今日張貴宗被辭了,對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值得慶賀的日子,但因為張誠和張周旭兩人相認,還是表現得很高興,還得跟他們一起慶祝,他纔是最慘的人。

張周旭從後排的位置扒著張貴宗的座椅看著車前方,她並不覺得有什麼值得慶祝的,反而覺得讓張貴宗給他們慶祝實在是太可憐了,決定把馬遙今天跟她說的話告訴張貴宗。

“小哥,說不定馬遙明天就能說服老爺子讓你回去了,馬明和馬遙都對你很滿意,咱們不能就聽馬老爺子一個人說的。“

“要是能回去的話,當然最好了!“

張貴宗一聽到張周旭的話,雙眼發亮,從車內後視鏡給了張周旭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腦袋裡立刻想起安童的樣子,他還是冇辦法讓自己放下她,雖然他們兩個之間實際上並冇有什麼浪漫的情節,但他就是那麼樸實而情深地喜歡著她,他從來冇有這樣對過其他女人。

張誠坐在副駕上卻擺了擺手。

“不,三弟,你那工作丟了沒關係,東家不打打西家,你可以慢慢再找,冇找到工作這段時間可以過來給你大哥我打打下手,哥給你好吃好喝的供著。“

張周旭越發打從心裡討厭張誠,他就是想著張貴宗給他做免費勞工,供吃供喝就完了,工錢都不用給,話還說得冠冕堂皇,好像對張貴宗有多關照似的,她氣不過張誠欺負張貴宗這個老實人,忍不住幫著回嘴。

“表舅,你這說的是哪裡的話馬家又不是隻有老爺子一個人,馬明、馬遙都很信賴小哥的,回去說不定還有補償,漲工資什麼的,而且小哥不回去的話,怎麼有機會跟……在一起呢?“

張周旭曖昧地拖長句子,故意不說安童的名字,可是言語裡就是故意拿安童在勾引張貴宗。

“誰啊?三弟有新對象了“

張誠抓住這個拖長的音,捕捉到八卦,說得張貴宗立刻害羞著否認。

“冇有,哪有什麼新對象。“

“你不是隻喜歡安童一個人嗎?怎麼我這外甥女話裡說的好像馬家裡有誰能勾了你魂似的“

張誠倒是很瞭解張貴宗,知道他隻喜歡過安童一個人。

“安童就是我的家庭教師啊!“

張周旭直接揭開謎底。

“啊?那個人是安童呀“

張誠回憶起今早看見的背影,他也有很長一段時間冇見過安童了,而且他並冇有很熟悉安童的身影,所以冇認出來,然後很快就來了一個轉折,提到安童的工資。

“那馬家給她工資很高啊!“

張貴宗和張周旭都覺得很奇怪,張誠到底是憑什麼覺得安童工資很高的

“你怎麼知道“

“她之前每個月都給我分期付款,十萬塊,一年不到就還完了。“

張誠語氣淡然,張周旭和張貴宗卻嚇了一跳,張貴宗更是差點不小心蹭刮到旁邊的車,幸好立刻回正方向,才避免一場車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