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看了看那棟小區,隱隱感知到一絲不同尋常的怪異氣息,交織著血腥的味道和鬼的怨氣,她皺緊眉頭,立刻解開自己的安全帶,好像在想什麼,然後拿出手機發了條資訊,發完資訊之後,她抬起頭就跟張貴宗交代一句。

“小哥,你在這裡等我,我自己進去就行。“

張貴宗忽然替張周旭擔心,她一個還冇成年的小姑娘進去這種地方,要是那個娥姐的老公真的在做什麼奇怪的事情,難保不會對她行凶滅口,電視劇裡都這麼演的。

“這成嗎?我怕你有危險。“

張周旭倒是一點也不擔心,她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倒是不想把張貴宗這個普通人牽扯進來。

“冇事,要是有事你也不一定能幫上忙呢!“

張貴宗也自知冇什麼辦法幫張周旭,隻好答應。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點,有事給我打個電話或者發條資訊,我在這裡等你。“

“嗯嗯。“

張周旭應了一聲就背上自己的包包下了車,跟著娥姐老公剛纔走過的路,在經過保安亭的時候,那個保安也冇在意她,所以她就順利進去了,不過這種老舊肮臟的小區,保安不過就是個擺設而已。

娥姐老公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幸好張周旭剛纔已經記住了他的氣息,彷彿有透視眼一樣,她跟著那道氣息走向一棟樓的一樓,又是那麼剛剛好,有人正好從樓上下來,給張周旭開了個門。

那個人看上去很猥瑣,人到中年,身材有些發福,肥肉鬆鬆散散的,一看就是長期缺乏鍛鍊,穿著一件白色的寬大背心,腳上踢著一雙人字拖,整個人帶著一股餿臭味,頭髮油膩邋遢,看見張周旭這樣的小姑娘,吹了聲口哨,露出一口黃黑黃黑的牙齒,不懷好意地笑了笑,一看就是個經常吃煙而且特彆好色的流氓。

張周旭冇什麼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後就進去裡麵了,心裡隱隱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但她腳步絲毫冇有慢下來,有些戒備地感知著這個人的位置,暗暗提防著這個人。

那個人還在樓下用手肘撐著樓梯大門,看著張周旭的背影,直到張周旭的影子都消失在樓道裡了,他摸了摸下巴的短鬍子,他也覺得張周旭很眼熟,特彆是眉心那一點紅痣,總覺得自己曾經在哪裡見過她。

張周旭冇有理會那個流氓,繼續往上走,娥姐的老公已經走到七樓停了下來,張周旭隻能快步往上走,眼看著已經冇辦法跟著進去了。

娥姐老公打開了自家的大門,進去之後,順手就把門關上了,一進房子就柔聲地問孩子。

“凡凡,爸爸回來了,有冇有好好吃飯飯“

屋子裡麵冇有傳來迴應,倒是有什麼東西被拍掉到地上一樣,那是個塑料的玩具鴨子,掉到地上彈了幾下,不動了。

“哎喲,生氣了來,爸爸看看是不是餓了“

娥姐的老公嘴角帶著慈父般的笑容,一點也不介意孩子鬨的脾氣,就這樣走進屋子裡一個小房間,房間很小,約莫隻有4平方,更像是一個暗間,四周冇有窗戶,要有氧氣進去隻能開著房間的門,像是自己私下找工程隊從客廳劃出來空間來加建的一個小房間。

小房間裡頭隻有一個木質的箱子,箱子倒是刻了些花紋,但是比較粗糙,那箱子的造型像是一個神壇,裡麵挖空的部分可以放東西,延伸出來的一段平木板上可以放蠟燭和祭品。

那木箱子裡頭放著一個木頭娃娃,娃娃的右手邊放著一碗鮮紅的液體,看上去已經凝固了,不知道用什麼手法保持著它的鮮紅,娃娃左手邊放著一根骨頭,像是小孩子的一根肋骨,木箱子前麵一左一右插著的兩根蠟燭,已經快燒冇了,藉著微弱的燭光可以看見兩根蠟燭之間放了一個盤子和一個杯子,盤子裡的蛋糕不知道放了多久,杯子裡的清水還是滿的。

“準是媽媽又忘記給你換新飯飯了,來,爸爸立刻給你做飯飯!“

說完,娥姐的老公就立刻撤走盤子和杯子,把東西放在客廳的飯桌上之後,轉身走進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一塊長型麪包,切下了兩片放到一個新碟子裡,然後拿新玻璃杯倒了一滿杯果汁,送到剛纔的木箱子前,就放在兩根蠟燭之間。

“凡凡,你在家要乖,爸爸和媽媽出門是為了工作,不工作就冇有錢養凡凡,很辛苦的。“

娥姐老公放完祭品之後,又走到飯桌上,開始吃掉那個蛋糕,喝掉那杯水。

張周旭站在704房子的外麵,她知道娥姐的老公就在這裡麵,她還發現704的門上被貼了一張符,就藏在門上貼著的一個大大的福字揮春背後,隻在鏤空的地方露出了黃色的符紙,張周旭輕輕撕開福字,看見底下貼的是一張辟鬼符。

小區的奇怪氣息就來自於這個704號房,裡頭住著一隻鬼,它出不來,彆的鬼也進不去。

張周旭皺了皺眉頭,她根據娥姐夫婦之前說的話和表現,再結合這房子的氣息,大概猜到娥姐夫婦是在養小鬼,這邪術流行的時期是三四十年代,現在的國內大概隻有台灣和香港地區有少部分人會做這種邪術,更多見於國外,比如泰國等東南亞地區,馬家古書裡麵冇有這相關的記載,所以連張周旭也不知道具體怎麼施術,隻是聽說過有這麼一種邪術而已。

邪術和禁術的定義不一樣,邪術是禁術的一種,但不是所以禁術都是邪術,像觀落陰,雖然是禁術,但不是邪術,因為它可以用於正途,而邪術通常是必然帶著血腥的,強迫性的和不道德的。

張周旭敲了敲門,當時娥姐的老公剛好把蛋糕和水都吃進肚子裡了,家裡本來就不大,所以他很快就走到門口,朝門外含糊地喊了一句。

“冇帶鑰匙嗎?“

很顯然娥姐的老公以為是娥姐回來了。

張周旭正想著立即編個謊話,結果屋子裡頭突然莫名其妙出現了很大的聲響,那本來裝了清水,現在已經空掉的玻璃杯忽然被狠狠砸到地上,玻璃碎屑濺了一地。

“凡凡,怎麼又發脾氣了“

娥姐老公回過頭去看,冇有打開門,而是轉身去拿掃把,把地上的玻璃碎屑先掃掉,掃掉之後,娥姐老公似乎想到了什麼,覺得有些古怪,於是抬頭看了看門那邊。

“誰在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