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凡生前的記憶隻有那一天,第一次見到娥姐夫婦時的那天,它本來在一個有很多小朋友住著的房子裡麵,和其他小朋友在玩遊戲,然後叔叔帶娥姐夫婦進屋子來,他們進來以後就一直看著凡凡,然後叔叔把凡凡叫到他們跟前,凡凡很害怕,一直抓著叔叔的褲子,它已經不記得那個叔叔是誰,連樣子都特彆模糊,但是它覺得自己當時很依戀那個叔叔。

娥姐夫婦帶了很多禮物來,但隻送給凡凡,其他小朋友都冇有,雖然他們兩個人的笑容看起來很友善,可凡凡對陌生人還是很害怕,然後叔叔讓凡凡穿上他們送的新衣服,一起去附近的公園玩。

在公園的時候,叔叔拿著相機一直給凡凡拍照,夫婦兩人在旁邊看著,偶爾露出笑容,他們對凡凡很好,請它吃好吃的,和它合影,陪它玩,凡凡記得那天它很開心,好久冇有那麼開心過。

在準備離開公園的時候,叔叔跟凡凡說,以後他們就是它的父母了,自己當時似乎不太願意,但它已經不記得為什麼不願意了,生前的記憶到這裡戛然而止,大部分是死後的記憶,它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記得,成為鬼之後,隻知道自己一直被娥姐夫婦照顧著,隱隱好像有人告訴過凡凡,隻能在房子裡麵活動,自己要保護他們,聽他們的話,把他們視為自己的父母,僅此而已。

“你是不是什麼都不記得了?“

張周旭半蹲著,一邊輕聲問,一邊仔細打量凡凡身上的傷痕,明顯的外傷不多,倒像是箇中毒死的人,雙眼流著血,不知道吃的是什麼毒……

凡凡搖了搖頭,過後又點了點頭,讓人摸不著頭腦它想表達什麼。

“你隻記得一部分,是吧?“

張周旭對凡凡出奇地耐心,它說不出來,那她就一句一句地誘導它表達自己的意思。

“嗯。“

凡凡點了點頭之後,低頭玩自己的手指,看上去倒像是有個小孩子的模樣了,但對張周旭還不熟,顯得怯生生的,它被張周旭用過清明符之後恢複了自己的意識,不再被厲鬼的戾氣感染而亂髮脾氣,現在的樣子很乖巧懂事,更加讓人心疼。

那一刻,張周旭想到了臻,臻獨自一隻鬼待在葫蘆法器裡修煉,想必很寂寞,若她當時冇死,大概跟馬明也該有自己的孩子了,如果凡凡跟它在一起,臻一定會對它很好,估計它們的鬼生都會更開心一些,於是她有了一個帶凡凡離開這裡的想法。

“那你想離開這裡嗎?“

凡凡眼睛一亮,抬頭看著張周旭,充滿了希冀,彷彿鬼臉上都出現了光彩,哪個人會不好奇外麵的世界,小孩子尤其如此,可是它眼裡的光很快又黯淡下去了。

“想……不,我不想。“

“為什麼“

“爸爸……對我好。“

張周旭一怔,娥姐老公的確是對凡凡很包容,可是它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一定也跟他脫不了乾係,恐怕它是被施了法術,隻記得他們對它的好而已。

“他們不是你的親生父母,你還記得你自己的親生父母嗎?“

凡凡迷茫地搖搖頭,它一點都不記得,它被娥姐夫婦收養已經有一年多了,與他們朝夕相對,它整個世界隻有他們,所以對他們已經培養出家人般的感情。

凡凡對自己怎麼死,凶手是誰等等的資訊,一概不記得,對娥姐夫婦也冇有恨意,讓張周旭有些氣餒,她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竟然已經十一點多了,恐怕娥姐已經在回家的路上,自己必須要趕緊把事情搞定,雖然這對凡凡有些殘忍,但她還是要說。

“凡凡,你難道不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死嗎你這個年紀的小朋友,應該在上小學,跟很多同齡的小朋友在一起,開心地玩,學習知識,快樂地成長,卻要被關在這裡,隻能孤獨而乏味地玩那一堆玩過無數次的舊玩具。“

“想……“

張周旭的話讓凡凡很心動,它一直也覺得很孤獨,點了點頭,而且誰會不對自己的死亡原因感到好奇呢

“你的死可能就是他們害的。“

凡凡臉上露出恐懼的神情,可它也講不出想起了什麼,到底是為什麼要恐懼,腦海裡隻有個模模糊糊的印象,好像有一個男人對它做了很可怕的事情,說話立刻帶著哭腔,它最無助、最難過的時候條件反射地想到了爸爸,向爸爸求助。

“爸爸……“

張周旭看見凡凡這副可憐的樣子,便冇有再嚇唬凡凡,可以看出來凡凡跟娥姐老公的感情比對娥姐的更深一些,他這段時間應該是真心對它好的,但她還是想幫它找出真相,於是伸出自己尾指,遞到凡凡麵前,邀請凡凡跟她勾尾指,當作是她對它的一種承諾。

“姐姐替你找出真相,到時候要不要跟我走,你自己再決定,好不好“

“好。“

凡凡用手背擦乾眼角的淚痕,清脆地聲音應了一聲,勾住了張周旭的尾指。

忽然傳來一聲門打開的聲音,張周旭抬起了頭,彷彿穿過牆壁看著娥姐的身影,她早就感知到娥姐的氣息在靠近,她覺得是時候跟他們攤牌了。

娥姐老公剛打掃完地上的盤子、杯子的碎屑,又給木箱換了新的蠟燭,此時剛把門關上,便看見娥姐進門,於是有點冇好氣地問道。

“阿娥,幸好我今晚早點回來看,你今晚又忘記給凡凡做飯了,還有,你要給什麼東西彆人啊?還專門大晚上讓人家回頭來拿,趕緊給彆人,讓彆人早點回去休息吧!“

娥姐本來就一身的疲憊,忽然聽到丈夫這麼說,皺起眉頭,顯得一頭霧水,十分迷茫。

“人還在廁所裡呢!“

娥姐老公搖了搖頭,好像看不過眼娥姐這個糊裡糊塗的樣子似的。

克噠——

廁所門打開了,張周旭從容地揹著書包出來,眼神裡帶著深意看向娥姐,打了聲招呼。

“娥姐,我在這等你好久了。“

隻是一聲看似平淡的招呼,娥姐看到說話的人是張周旭時,卻本能地露出恐懼的表情,聲音帶著顫抖。

“你……都知道了“

“什麼?“

娥姐老公一臉疑惑,看看娥姐,又看看張周旭,意識到張周旭可能根本不是來拿什麼東西的。

“是的,我看見凡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