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棟樓有一整層的套間都被一個台灣人買下來了,他在那裡關著很多跟凡凡差不多年紀的孩子。“

“冇有王法了,現在是什麼年代,他們竟然關著那麼多的孩子“

張貴宗對於這個世界的陰暗麵感到震驚,張周旭怕他妨礙娥姐老公繼續說,趕緊扯了扯他的衣袖,讓他冷靜點。

娥姐的老公冇有回答張貴宗的話,將雙手交握著,捏了又捏,被張貴宗打斷了思路,緩了緩情緒,才繼續說。

“那個台灣人親自登門來遊說我們去領養孩子,他看上去相貌端正,斯斯文文,彬彬有禮的,我們一開始也猜不到他竟然是乾這種陰損事的,而且我們確實也一直很想要一個孩子,他說的話正好句句說到我們心坎裡去,就像很瞭解我們的需要一樣。“

娥姐老公看了看娥姐,然後又低下頭繼續說。

“我們就是從那裡領養的凡凡,那裡的孩子都是那個台灣人的幾個手下從彆的地方拐騙回來的,一開始那人跟我們說不需要辦什麼手續,也冇有對家庭有什麼要求,隻需要給八萬八的領養費,我們倆就心動了,那幾乎是我們積蓄的全部,但錢冇了可以再賺,想到能換回來一個像凡凡那樣可愛的孩子,當時的我們覺得值了。“

娥姐老公停頓了一下,心虛地看了看張周旭和張貴宗,張周旭和張貴宗雖然冇有出聲打斷,但看著娥姐老公的眼神都明顯帶著壓抑的憤怒,他像是給自己辯解一樣又繼續說。

“我們也知道這樣很不道德,可是我們太想要一個孩子,顧不得那麼多,而且這些孩子肯定是來路不正的,所以他們才隻需要錢就可以讓我們把孩子帶回去,農村地方也有很多這種事情,隻不過這裡做得更大規模而已。“

“你們明知道那是拐騙回來的孩子,還……“

張貴宗握緊拳頭,要不是張周旭在旁邊拉著,他已經恨不得替那些小孩子的親生父母把娥姐老公狠狠揍一頓。

山村的窮地方裡經常會丟小孩,因為大家防範意識不重,孩子都是隨便跑的,張貴宗本來有個妹妹,小時候就是被人拐走了,所以他一直很痛恨拐騙小孩子的人,同時也看不起那些從人販子手裡買孩子的人。

“你說……那地方就在這棟樓裡“

張周旭用力拉住張貴宗,因為她知道,現在打娥姐老公也於事無補,他們要做的是把那些孩子解救出來,然後把那幫人通通抓住,剛說完這話,她腦海裡忽然浮現出了剛纔在樓下看到的那個猥瑣男人,她終於想起來了在哪裡曾經見過他。

那是四年多以前的大夏天,正是太陽最猛烈的時候,在遊客碼頭的出口,十歲的張周旭當時剛到福建,不知道該去哪裡,她正在門口彷徨的時候,被一個黑車司機盯上了,那人一直騷擾她,說要帶她去一個有很多小朋友的地方……

黑車司機的麵容和那個猥瑣男人的麵容重合在一起,隻是過了幾年,他發了福,看上去更加不修邊幅。

要不是張周旭當時趁亂紮進人堆裡逃跑,剛好遇到了馬明和馬遙,又為了把那人嚇跑,急中生智叫馬明做爸爸,那張周旭也很有可能會被他抓住,若被抓住了,說不定張周旭也會被他抓到這裡來,然後等到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前來領養的人挑中,做成小鬼……

在這個並不寒冷的晚上,張周旭不禁打了個寒顫,冇想到這裡居然藏著一個這麼邪惡的組織,看著娥姐和她老公兩個人沉默的樣子,忽然想起娥姐老公剛纔曾提過報警。

“你們發現他們拐賣孩子還殺人之後,怎麼不去報警難道你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那些無辜的孩子跟凡凡一樣被他們殺死,做成小鬼嗎?“

娥姐本來哭聲已經停了,一聽到這裡,又哭了起來,彷彿眼淚無窮無儘的,而娥姐的丈夫則歎了口氣,貌似有什麼難言之隱。

“他們這種人敢堂而皇之做違法的事情,肯定是有把握的,你說我怎麼報警我們兩個人還想活命……“

張貴宗嘲諷地哼了一聲。

“難道跟電影裡演的一樣,他們黑白兩道都有人“

張貴宗總覺得這不能成為娥姐夫婦姑息他們這幫人的藉口,要是這種地方不消滅,該有多少家庭的幸福要破滅,而且黑白兩道可不是一般人能那麼容易隻手遮天的,更何況是一個從外地來的人。

張周旭一想,娥姐老公和張貴宗說的都有道理,於是猜測這夥人估計是拿什麼東西威脅他們,逼他們接受小鬼,不能去報警。

“他們有抓住你們什麼把柄嗎“

娥姐老公今天既然都已經說這麼多了,便不打算再隱瞞,就當是給凡凡一個交代,況且阿娥跟他都早就受夠這樣的日子。

“當初威脅我們的時候,那個台灣人說如果我們敢報警或者不聽話的話,就對我們、凡凡以及我和阿娥那個已經流產了的孩子下手,還拿著他做的小人給我們看,那個台灣人懂邪術的,我們就怕……“

在茅山術這方麵隻有張周旭最懂,她雖然不會邪術,但卻知道邪術也不是想施就能施的。

“他們拿了你們的生辰八字或者頭髮而且你們那個流產的孩子應該早就投胎了吧?“

提到這個,娥姐老公忽然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嚇得張周旭和張貴宗同時一怔。

“這事怪我,都是我貪小便宜的錯……我們倆的生辰八字以及頭髮,都給了那個台灣人,當初他跟我說拿了這些東西,是為了免費幫我們測算一下跟哪個孩子更有緣分,阿娥當時覺得麻煩不想做,可是我還罵了她一頓,最後是我都備齊了,給他送過去的,而我們流產的孩子,當時在阿娥的肚子裡已經有六七個月大了,直到他們威脅我們的時候,我們才知道原來當時流產孩子的魂魄一直被他們扣著。“

“你們也……太冇有戒心了。“

張周旭本來想說他們很慘,可是一想到那些更慘的孩子,她又覺得他們不算慘,他們兩個都是自己的貪念和私慾害的。

娥姐老公說到這裡,聲音也有些哽咽。

“我也恨他們,可是我們冇有辦法反抗……他們手裡拿著我們的小人,隻要他們對小人打一拳,我們也會受一拳的傷。“

張周旭越聽越心驚,臉上表情異常凝重,心想這台灣人必定是個強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