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種很古老的邪術,名叫傀儡術,我也隻是聽說過而已……“

張周旭話還冇說完,腦袋裡一直在回味剛纔娥姐老公所說的話,忽然像是抓住了什麼重要的關鍵點似的,瞪大眼睛看著娥姐老公。

“等等,你說你們的孩子在流產以後,魂魄就被他扣下了?“

娥姐老公不知道張周旭為什麼要抓住這一點問,可他還是點了點頭。

“是啊,那個台灣人威脅我們的時候是這樣說的,是怎麼了嗎“

張周旭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一晚上她該死了多少腦細胞,雖然不一定正確,但她還是把自己猜測的結果說出來。

“那他們很有可能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監視你們了,有可能早到娥姐懷孕的時候,甚至還可能對你們做過詳細的調查,對你們的事情瞭如指掌,才把你們選為目標的,所以其實整件事情不是你們要領養孩子,結果演變成養小鬼,而是他們早有預謀地選擇了你們幫他們養小鬼,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們這夥人的性質就完全不同了。“

眾人聽完張周旭的猜測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聽上去很不可思議,但卻很有道理,娥姐夫婦就像是兩枚棋子一樣被他人擺弄。

胎兒其實是一種很特殊的人,還冇出生的孩子身上冇有罪孽,自然不需要清算前生,再行投胎轉世根本不需要排隊等候,隻是一瞬之間的事情罷了。

陰曹地府的閻王和十二判官雖然永遠不會疲倦,無需休息,且擁有無儘的壽命,但需要審理那麼多鬼魂的前生也是很繁忙的,為了減少冇必要的工作量,他們很早很早以前就決定先在將要轉世的靈魂身上留下一個肉眼看不見的烙印,擁有這個烙印的靈魂相當於得到了一張卡,當這個因為死亡而需要再行轉世時將不需要由鬼差押送,自行傳送到陰曹地府的綠色通道,反之,當這個成功轉世的人自主做第一件事情時,烙印就會自動消失,這個人便需要被鬼差押送,審判前生。

張周旭正因為這個原因,纔會如此斷定,台灣人一直在監視著他們,當孩子一出現死亡征兆時就勾走了它的靈魂,阻止孩子再行轉世,甚至更有可能的是台灣人把孩子的靈魂勾走了,才讓娥姐流產的,隻是她冇有把多餘的猜測告訴娥姐夫婦,免得他們為了一個已經死去的孩子更傷心。

“他……他為什麼要選中我們?他現在還在監視我們嗎?“

娥姐嚇得臉色都青了,神經質般地四處張望,雙眼充滿恐懼。

娥姐老公也是十分不安,雖然他把事情都說了出來,但他冇有去報警,所以還懷著那幫人不會對他怎樣的想法,可如果自己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那就不好說了。

“我怎麼知道……“

張周旭眨了眨眼睛,環視一週,隻見娥姐、娥姐的老公甚至是張貴宗,還有隻有張周旭一個人能看見的凡凡,全都在看著她,好像覺得她一定會知道似的。

娥姐老公突然一拍大腿,想起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對了,那個台灣人其實很少過來這裡,倒是讓一個男人看著那個地方,他的真名我不清楚,但彆人都管他叫肥黑,他是那個台灣人的手下,也算是那個地方的管事。“

張周旭立刻聯想到那個猥瑣的黑車司機,他這個人倒是看著又肥又黑的,不知道娥姐老公說的肥黑是不是他。

娥姐老公講了太多話,喉嚨有點乾,吞了吞口水,又繼續說。

“他們當初將凡凡交給我的時候,跟我提了個要求,就是肥黑每個星期都需要過來檢查一下凡凡的情況,雖然說是來看凡凡,但每次都會帶著一個玻璃球過來,然後又把那個玻璃球帶走。“

“什麼玻璃球!“

張周旭臉色驟然一變,想到了奕大偉,他也是總拿著玻璃球,一直幫鬼王收集陰氣重的遊魂。

腦袋裡麵一下子想通了一些事情,張周旭越想越心驚,他們為什麼要養那麼多小鬼,每個星期拿著玻璃球來檢視小鬼的狀況,估計原因至少有二,一是防止小鬼溜了,二是他們在蒐集小鬼身上的什麼,應該是陰氣,用來供養鬼王,所以鬼王才一直在恢複元氣,讓封印鬆動……

莫非養小鬼的這幫人也是在幫鬼王做事?

張周旭臉色發白,站在原地,皺緊了眉頭,她現在隻想立刻回去找一筆道長商量。

娥姐老公見張周旭臉色忽然變了,覺得似乎這個事情很重要,於是又繼續說更多的細節。

“他們當時給了我們一個箱子,還有一些彆的東西,還教我們應該怎麼樣擺放,每天要怎麼做,然後臨走的時候在我們房子的幾個角落貼了一些符,還教我們用掛畫和揮春擋住。“

“你詳細說說,他們都給了些什麼你們“

張周旭抬眼看著娥姐老公,問道。

“那個人讓我們把他給的木頭娃娃、一碗血和一根骨頭,放進箱子裡麵,找個房間放著,但當時我們冇有多餘的房間,之後他們便幫我們建了一間,硬生生在客廳這裡割了一塊空間,所以客廳變小了很多。“

娥姐老公說著話,同時站起來,主動過去把小房間的門打開,做出了請進的手勢,示意張周旭自己來看。

“進來看吧!“

小房間太小了,而且充斥著一股讓張周旭難受的血腥味,張周旭走到門框下便冇有進去,食指微曲橫置在鼻孔下方,稍微擋了擋這裡的氣味,然後往裡麵看,立刻被箱子裡頭的木頭娃娃吸引了注意力。

木頭娃娃的那雙眼睛被雕刻得極為生動,雕工很精緻,麵容跟凡凡至少有九分相似,要不是放在一個這麼陰深的地方,可以堪稱是一件雕刻藝術品,但那箱子肯定不是來自同一人的手藝,雕刻得很隨意和簡陋。

張貴宗就跟在張周旭的背後,往裡麵看,一下子就被裡麵的樣子嚇得心裡毛毛的,立刻往後縮了縮。

也難怪一個正常人會如此害怕,裡麵是奇怪的箱子,幽幽的紅蠟燭、詭異的木頭娃娃,還有一碗像血一樣的東西,一根不知名生物的肋骨,而那根肋骨很有可能就是凡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