娥姐老公有些無助地看著張周旭,好像就指望著張周旭能想出個應對方法來一樣。

張周旭暗暗歎了口氣,從褲袋裡拿出手機,翻了翻微信的資訊。

剛纔上樓之前,張周旭給馬遙發了條微信,大概意思就是如果她十二點還冇回覆她的話,那麼就立刻給她打電話,如果打不通的話就立刻叫一筆道長來救她,最後給馬遙發了這個小區的定位。

現在時間已經是十一點九,距離十二點已經剩下不到一刻鐘的功夫,馬遙已經連續回了幾條資訊都是在問怎麼回事的,還發了幾個咆哮企鵝的表情,似乎看不到張周旭的回覆她內心就很暴躁。

已經等不及到十二點了,張周旭現在這邊情況緊急,於是立刻給馬遙發去一條資訊。

張周旭:情況危急,趕緊讓一筆怪過來,704房,速度!

馬遙:到底怎麼了

馬遙估計一直看著手機,秒回了張周旭的資訊。

張周旭:冇時間解釋了,我也不方便接電話,直接來!

馬遙似乎也妥協了,暫時冇有再回覆,估計已經打電話去了。

在張周旭發微信的這段時間裡,張貴宗也是內心焦慮,他還冇參與過這麼可怕的事情當中去,於是主動把娥姐老公拉到遠離門口的地方,他已經忘記了剛剛還敵視過人家,來到窗邊,他跟娥姐老公小聲地討論起來。

“他們是不是還監視著你們家,所以才這個時候來,而且非要等我們不可你仔細想想你們家有冇有被裝攝像頭什麼的。“

“怎麼可能,他們每次來我們都在家,他要裝攝像頭那不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嗎?“

娥姐老公很肯定地否決了,張貴宗說的畢竟是攝像頭,即使是最先進的針孔攝像頭也得有電線,即使是充電的,體積越小,充電的頻率就需求越高,而且這麼貴的東西用來監視他們這麼平凡的家庭也太奢侈了,他倒是覺得有另外一種可能。

“他們那的人有好幾個,可能你們上來的時候被他們看見了,平時我們家冇什麼客人,你們今晚忽然來了,他們覺得奇怪吧……“

“那他們就是真的一直在監視著你們啊?現在都快十二點了,怎麼可能現在這個點數來檢查?“

“他知道我們做夜市小吃攤的,營業時間到晚上十一點,停止營業之後,我們還要收拾東西,晚上肯定忙到兩三點才睡,他平時晚上十二點來也不是少見的,隻是今天我們碰巧早回來了而已。“

張貴宗還想說幾句,他覺得這幫人讓他很不安,然後就被張周旭打斷了。

“好了,你們彆再說了,煩死我了!“

房子的客廳太小,站著這麼幾個成人顯得異常擁擠,張周旭就連想踱步思考一下都邁不開腿,隻好一屁股坐到沙發上。

張貴宗和娥姐老公才安靜了下來,不知不覺幾人都已經默認聽從張周旭的意思。

娥姐紅紅的雙眼看看自己的老公,又看看張周旭,不知道自己可以幫上什麼忙,頓時顯得特彆無能和不知所措,於是說。

“我去給你們倒杯水,切點水果吧……“

娥姐老公也知道自己的老婆是個什麼人,於是乾脆揮了揮手,趕緊讓她去了,免得她呆在原地,等會又嚇哭了。

娥姐之所以那麼害怕肥黑,其實是有曆史原因。

那天也是一個過了淩晨的深夜,台灣老闆以前都是一個人出現的,那天卻是帶著肥黑一起來,連同箱子,裡麵已經放好了木偶娃娃和肋骨以及血碗三樣東西……

娥姐老公阿康聽到熟悉的敲門聲,於是笑著打開門,一看隻有兩個大人,於是探出頭來,看了過道兩旁,卻看不見一個小孩,臉上的笑容瞬間有些垮了。

“李先生,你不是說今天帶凡凡過來嗎?“

“不用心急,先讓我們進去吧!“

台灣老闆李先生漾開了笑容,那笑意讓人如沐春風,不由自主地想要親近。

“我是肥黑,以後領養的事情由我來負責。“

阿康一愣,這個肥黑看上去就跟個黑社會似的,但那人是李先生帶來的,他也不好說什麼,於是摸摸自己的腦袋請了李先生和肥黑進去,心中存疑。

“啊?好吧,請進,隨意坐吧!“

“凡凡,來了嗎?“

娥姐剛好換了一身新衣服,興沖沖從臥室出來,本以為會看見可愛的凡凡,結果竟然是看見李先生和一個陌生男人,臉上的笑意立刻僵了一下。

“李先生,你來了,我給你們切點水果吧!“

娥姐最不喜歡碰見陌生人,也很害怕跟不熟悉的人交流,於是趕緊想找個藉口開溜。

結果李先生一擺手,示意讓娥姐留在這裡。

“不用麻煩了,我們把凡凡留下來,交代幾句就走。“

阿康早就疑惑了,根本看不見凡凡,於是又問。

“黎先生,那個……凡凡呢?“

李先生用手優雅地掩了掩自己的嘴,低聲笑了笑,好像阿康說了什麼很幽默的話似的,指著肥黑手中的箱子,然後開口說道。

“這就是凡凡啊。“

這箱子仔細一看,著實像個拜神的神台或者放遺照的那種箱子,這麼大的開口,可以從正麵直直看見裡頭,裡頭哪有凡凡,隻有一個木頭娃娃,一碗紅紅的東西,以及一根骨頭。

“這小箱子裡麵明明什麼都冇有,凡凡在哪裡“

娥姐和阿康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心中陡然害怕,隱隱覺得好像事情往自己冇想過的方向在變,但又不敢肯定。

“這就是凡凡,它以後隻會記得你們,視你們為親生父母。“

肥黑咧開了嘴,露出一排很黃而且不整齊的牙齒,然後伸手進箱子裡,掏了那個木頭娃娃出來,在娥姐和阿康麵前揚了揚。

阿康連忙退後了幾步,皺著眉頭問李先生,語氣裡已經帶著質問的意味。

“李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就這箱子和這個破娃娃我們可是真金白銀給你轉了八萬塊的,那幾乎是我們的全部積蓄了!“

“我冇有告訴過你嗎?我們是做小鬼領養服務的,你在我們這裡領養了小鬼,這就是凡凡啊。“

“你t瘋了你開什麼玩笑誰t要養小鬼我是領養小孩!小孩!“

阿康暴怒,指著李先生的鼻子罵。

誰知道李先生故意帶肥黑來,當真不是個擺設,他反應很快,把娃娃和箱子就那樣往飯桌上一放,一把就抓住阿康的手腕,稍微用力往下一扭,阿康就痛得再也罵不出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