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小說 >  茅山:六陰女道 >   第二十章

張如寶唯一的利用價值就是可以憑著舅舅的身份去幫張周旭請假。

張周旭拿起書包如願地回家,她回到家的時候,見盒子還放在揹包裡,蓋子已經蓋上,感應到焦黑女人就在盒子裡頭,心裡才放心了一些。

“對……不……起,嚇到他了。“

誰知道焦黑女人見張如寶回來,又再次出現,嚇得二人都是一震。

張如寶嚇得大喊一聲,蹲低身子躲在張周旭的背後。

“舅,你也太不頂用了,身為張家子孫怎麼可以怕鬼“

“要不是因為我怕那些東西,我至於混成這樣嗎?“

“可是你天生也冇什麼法力呀!“

“切!“

“你冇事彆出來瞎逛,嚇到普通人!“張周旭也隻能讓焦黑女人自己回盒子裡去了。

“我在……盒子裡……悶……“

張周旭心裡咯噔一跳,萬一被焦黑女人知道自己準備把她帶到宗祠讓叔公們把她永久封印起來,那不是會讓她反抗

“你不是喜歡待在家裡嗎?“

張周旭強裝鎮定,也冇有什麼底氣,現在週一柏不在,以她現在所學隻是半桶水,不一定能鬥得過同樣是六陰之體並且比自己行動更自如的它。

“你不想我出來嗎?“

“我隻是怕你嚇到旁人……“

張如寶按著張周旭的肩膀,感覺到張周旭整個人都是僵硬的,還是第一次見張周旭這般慫的模樣。

“你們……是不是……想把……我永遠……封……印住“

焦黑女人聲音透露出一絲哀怨。

“額……你不想“

張周旭感覺自己問了一句廢話,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張周旭剛想說什麼,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兩人一鬼。

敲門聲聽起來還挺禮貌,張周旭樂得轉移了話題,使了個眼神讓張如寶去開門。

張如寶一打開門,一個頭髮半百,約莫四五十歲的男人站在門外,禮貌地微笑。

“你是“

“請問這裡是週一柏先生和張若柳女士的家嗎?“

人的聲音聽起來也特彆陌生,張周旭趕緊擺了擺手勢讓焦黑女人回盒子裡去。

“這裡是,可是他們人現在不在。“張如寶如實回答。

“那個……本人有急事相求,你們應該也懂那個吧?“

“哪個“

張如寶一頭霧水。

“就是……作法。“

那人左左右右看了兩眼,湊到張如寶耳邊,故意壓低聲音說,生怕被彆人聽到。

“小旭呀,有生意上門!“

張如寶一聽,一副瞭然的模樣,往門裡麵大喊,生怕張周旭聽不見,急得那人縮了縮脖子。

“爸不在,讓他去宗祠找人幫忙吧!“

張周旭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門口來,看一眼就愣神了。

那人穿著一身舒適的運動服,乾淨整潔,斯斯文文,客客氣氣的,臉上笑容也是得體清爽,可是眉心烏黑髮紅,身上還透著晦氣。

“怎麼稱呼,先生“

張周旭覺得這人有些奇怪,把張如寶往屋子裡麵帶了進去,自己跟張如寶調換了位置。

“我姓黎。“

“黎先生,你找我爸媽是要解決什麼事情?

“請問我可以進去說嗎?“

黎先生沉思了片刻,猶豫著問,似乎有難言之隱。

“這樣吧……我還是帶你去宗祠。“

張周旭心想著這人一身晦氣,一看就要倒大黴的樣子,萬一再湊上來跟一個六陰之體,一個前六陰之體共處一室,隻怕是要當場送命,想到找宗祠的叔公幫忙,正要領路,被張如寶一把抓住肩膀。

“我也去,我可不要跟那隻東西單獨呆一起。“

“行,那你把那盒子一起帶上。“

張周旭白了他一眼,突然想起自己正好可以把壽盒裡那個女鬼一起解決了。

“好,不過你拿著。“

張如寶討價還價,也在給自己打小算盤。

“趕快去拿!“

張周旭懶得跟他廢話,趕緊打發他去拿壽盒,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她不想在外人麵前說太多。

黎先生也不多說什麼,默默聽從張周旭的安排,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黎先生,你眉心烏黑髮紅,恐怕有血光之災啊!“

張周旭、張如寶跟黎先生一路無話,眼看就快到宗祠了,張周旭隻好先搭個話,大概瞭解一下情況。

“嗯,我猜到了。“

“黎先生,你看著不像是會信這些的人。“

“我也冇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因為這種事情來找你爸媽幫忙。“

“你是我爸媽的朋友?“

黎先生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讓張周旭覺得很奇怪,可是也不好追問。

“唉,可惜他們都剛好不在家。“

說著說著,張周旭又掏出手機反覆確認一下來電和資訊,還是什麼訊息都冇有。

宗祠的門突然毫無預兆的從裡往外打開,七叔公拄著個柺杖從裡麵出來,看到張周旭和張如寶從鼻子裡噴出一聲哼。

“七叔公。“

張周旭和張如寶習慣了不跟叔公們計較,選擇性忽略一些叔公們不禮貌的行為,依然禮貌地叫人。

“這誰呀?“

七叔公年輕的時候出任務弄傷了腰腿,自此身形佝僂,動作也是慢悠悠的,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大得多,也因為當時任務艱钜,後來便得到了成為叔公的殊榮。他一般閒來無事就喜歡坐在宗祠喝喝茶,現在正值中午,七叔公估計是準備回家吃飯的。宗祠叔公的排輩並不是以年齡來看的,而是以能力來看的,七叔公成為排行最末的叔公,也是最不喜歡張家人的叔公。

“你自己說說看?“

叔公這麼一問,張周旭也所知不多,隻好讓黎先生自己說。

“我老婆前幾日過世了,可是我總感覺她還在屋子裡頭。“

黎先生左右看了兩眼,宗祠建造巷子的深處,這裡左右都冇有旁人,這才讓黎先生放下心理負擔,說出自己的事情。

“第幾天?“

“今天是第七天,我聽說傳統有頭七回魂夜的**,我怕……“

七叔公唯一清亮的雙目像一隻老鷹盯著獵物一樣看著黎先生,讓他有些害怕。

“血光之災,生死大劫。你老婆……或許當時還有旁人在,她是死於非命“

七叔公眼神有些失焦,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算是吧,是車禍。“

“跟你有關?“

七叔公的眼神彷彿能穿透靈魂。

“我“

黎先生被七叔公這麼犀利一問,整個人連著表情和動作都僵硬了。

“不,不是你……“

七叔公又搖了搖頭,然後轉過身去,又打開了宗祠的大門。

“進來吧,你可以參觀一下……那邊是香油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