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凡一臉茫然,站在原地看著娥姐夫婦,在它眼裡他們像僵硬了一樣,阿康和娥姐本來是擁抱的姿勢,硬生生被黑衣大漢分開,然後各自被強行抬走,它一直在旁邊看著,包括張周旭跟那些人打架的時候,可是凡凡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麼,恢複了自己的意識以後,反而不會攻擊了,眼光追隨著娥姐夫婦被抬走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它隻想跟著他們。

所有的人,包括張周旭、娥姐夫婦和昏迷的張貴宗都被那幾個黑衣大漢一起抬上十四樓,屋子裡隻剩下李先生、肥黑還有凡凡。

眼看著凡凡準備走到門口,李先生低下頭看著凡凡,叫住了它,聲音很溫柔。

“凡凡。“

“嗯?你是誰“

凡凡突然被叫住,怯生生地回過頭,這個人的聲音讓它覺得很熟悉,可它看著李先生,隻看了一眼,然後很快就又轉移了視線,那個白色的麵具讓它覺得害怕。

“凡凡,你忘了吧?我是叔叔呀!“

凡凡一聽到叔叔兩個字,心裡忽然有一種歡喜的情緒湧上來,可是腦袋裡又瞬間像有什麼東西冇被抓住一樣,一下子溜走了,它眉頭皺了起來,它不記得叔叔長什麼樣子,還有他跟它都經曆過什麼。

“叔叔你是叔叔嗎?叔叔……“

凡凡怎麼也想不起來,記憶像是越想越模糊一樣。

“先生,它的意識封印解除了,要不要……“

肥黑走近了幾步,湊到李先生身邊,態度謙卑地詢問。

李先生還看著凡凡,輕笑了一聲,搖了搖頭,一隻手伸出向凡凡的腦袋,另一隻手伸向肥黑,手心朝上,似乎是向他索要什麼。

肥黑一下子明白李先生的用意,從褲袋中掏出一個小玻璃球,送到李先生的手心。

“凡凡還是這個樣子最可愛,算了,就由著它吧!倒是說說你,你剛剛犯的錯。“

李先生說完,摸著凡凡腦袋的手似乎用力一抓,然後凡凡雙眼失焦,整個靈體開始扭曲,然後他塞進那個玻璃球裡頭。

“李先生,對不起,肥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

肥黑想到自己帶著十個手下,還讓李先生這邊幫忙動用了傀儡術都冇能控製住張周旭,嘴唇抿了抿,知道自己承擔著不可推卸的責任,於是低下頭去,一副怎樣都認罰的樣子。

“功過相抵,我就不幫你治療了,你自己處理傷口吧!“

肥黑鬆了口氣,點了點頭,這是李先生的仁慈。

“我下次不會這樣了。“

李先生看了看門外,他知道肥黑把動靜鬨這麼大,必定會引來鄰裡的注意,所以才千叮萬囑肥黑不到必要關頭,不要動粗,對人都客氣點,誰知道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沒關係,我們趁現在走吧,不然耽擱時間長了,該有些麻煩要來了。“

李先生說完,率先走出房間,斜眼看了看對門的房子,他感知力極好,那對門的劉大媽正拿著手機走到窗戶邊上,小聲跟報警熱線的人報案,她現在冇注意到除了黑衣大漢,還有他們兩人,正好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往樓上去。

肥黑難受地摸了摸自己腰間的傷口,咬著牙齒,再次拉了拉那用來止血的背心,趕緊跟上李先生的步伐,止血和治療的事情等回到十四樓再想。

所有黑衣大漢的指紋都能打開十四樓樓梯玄關的那道門,他們一打開門,張周旭就看見裡麵有一塊像一般公司會客廳一樣的區域,約三四十平方的樣子,這裡原本應該是這一層的公共區域,因為李先生把頂層的房子都買下了,所以這層的公共區域以及更往上的樓頂天台,也算送給他了,白賺了不少麵積,經過一番講究的裝修,冇人會猜到這裡的外層,實際上是那麼破舊的住宅樓。

會客廳這裡擺放著幾張真皮沙發以及茶幾,茶幾上還放著喝茶的用具和菸灰缸,沙發隻見的空隙之處放置幾盆綠植,看上去還挺像那麼回事。

張周旭被帶到十四樓之後,看見其他黑衣大漢就近把娥姐夫婦以及張貴宗放在進門那個客廳處的沙發上。

直對著指紋鎖大門,位於會客廳中央,連接著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左右兩旁都是一間又一間的房,張周旭被他們抬著送進走廊最裡頭直對著大門的那個房間,經過左右某幾間房間的時候,裡麵傳來鼻鼾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來自那些被拐騙來的孩子。

走廊儘頭的房間可以從裝修以及佈局看得出來應該是最豪華的,彰顯著房間主人的身份,應該是李先生的房間,像一間書房或者說總經理級彆的辦公室。

張周旭被阿坤和另一個黑衣大漢粗魯地扔到一張長沙發上,不過他們還顧及到她背後插著一把水果刀,所以讓她背麵朝上,趴在沙發上讓她看上去狼狽又難看。

“你們真的像條狗一樣!“

張周旭一路上本就含著一股怨氣,唯有把所有氣都撒在這兩人身上,一邊是氣自己打不過李先生,而且還是慘敗,被人這樣抬走,真夠丟臉的,另一邊也有些氣一筆道長,他這回竟然到現在都還冇來救她。

阿坤聽得有些氣不過,忍不住反駁張周旭。

“你懂什麼?李先生給我們發工資,我們當然得聽他的話乾活,你再說我就把刀給你在插深一點。“

跟阿坤一起抬張周旭的另一個黑衣大漢扯了扯阿坤的手臂,以免阿坤真的對張周旭乾出什麼事。

“阿坤,走走走,跟她廢什麼話我看她等會就是個死人了,也就現在還嘴硬。“

張周旭嫌挑釁不夠,罵得更難聽。

“收了工資就不是條狗了嗎?收了工資就可以幫著他禍害這裡的小朋友你們的心都被狗吃了。“

“夠了,你說話真難聽,狗有那麼遭你嫌棄嗎“

一個長得像女人一樣柔美的少年出現在房間門口,聲音卻是雌雄難辨,聽上去很煞風景,他似乎對張周旭罵狗的行為憤憤不平。

阿坤和黑衣大漢回頭看見那少年,什麼話都不敢再說,趕緊點點頭,匆匆離開房間。

張周旭不禁好奇,她敏銳地察覺出他們好像有點怕這個“人“,明顯是地位不一般的,於是她把嘲諷對象瞄準這個“人“。

“你又是誰?狗妖嗎?“

張周旭感知到它身上的妖氣,很明顯不是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