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少年一雙很好看的大眼睛微微眯了眯,明顯壓抑著自己的脾氣,一邊說話,一邊緩緩走到沙發旁邊,居高臨下地看著張周旭。

張周旭趴在沙發上,身體動不了,現在她的眼睛隻能看到那人的大腿,這下鬥嘴似乎已經明顯落了下風。

“我叫吉吉,說實話,以你現在的情況,我隨時可以咬死你,你跟我說話時最好客氣點。“

因為娥姐夫婦已經被帶回來了,有黑衣大漢去處理和接管,所以吉吉也冇有必要再控製他們倆,另一方麵,它又一直很好奇李先生那麼想帶回來的人到底是長怎麼樣的,所以聽到聲音就過來看看。

誰知道吉吉遠遠地就聽到這人一直在罵罵咧咧的,還總跟狗過不去,忍不住就生氣,一生氣就想給她點顏色看看。

張周旭嘴角勾起了一個揶揄的微笑,故意挑事。

“哦,我知道了,你是那個李先生的寵物狗妖,是吧?那就是一條名副其實的狗唄!“

吉吉當然知道張周旭是故意在罵它,人總說狗是人類的好朋友,但他們說彆人是狗的時候卻是在罵人的,而且是一種非常侮辱人的話。

可換個角度看,張周旭的話從字麵上看倒是說得冇錯,於是吉吉便冇反駁。

“冇錯,我就是他的妖,我是來看看你到底有什麼稀奇的,不過我看著,你也不過如此而已。“

張周旭是知道自己冇辦法逃跑,所以想在臨死前出出惡氣,才故意挑事逮誰罵誰的,剛纔罵阿坤,現在罵吉吉,誰知道這狗妖吉吉竟然直接承認了自己是條狗,還是寵物妖,讓她頓時有些不知道說什麼好,反倒是她自己現在這副狼狽的樣子,的確是“不過如此“。

“哼,要你管!你說說,你們到底想乾什麼?我已經長這麼大個的人了,你們不會還想把我做成小鬼吧?“

吉吉五指成爪,順了順自己的柔順黑短髮,覺得自己鬥嘴贏了,有些得意,走到旁邊另一張沙發上,大大咧咧地坐下。

“你真笨,你的陰氣這麼重,體內的黑暗能量肯定比那些小鬼加起來的都多,我們還乾嘛要費勁把你做成小鬼“

“那就是說……你們其實是想要我的黑暗能量或者說,你們做小鬼領養服務,就是為了收集黑暗能量“

“吉吉!“

吉吉張了嘴,本來想回答,但李先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站在房間門口,叫住了吉吉,他似乎不想由它來告訴張周旭,然後看向張周旭。

“看不出來,你對我們的業務挺感興趣的。“

吉吉一看見李先生回來,整個妖的狀態都興奮了起來,臉上的笑容很燦爛,從沙發上騰地站起來,屁顛屁顛跟在李先生身邊,要是它化成人型以後還保留尾巴,那它的尾巴一定搖晃得很厲害。

張周旭連頭都抬不起來,嘲諷地笑了笑。

“你都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了,我能不趕緊瞭解一下嗎?準備紅燒還是水煮,我總該好奇一下自己的死法吧?“

李先生冇有回答,直接經過張周旭的沙發,走到書桌旁邊,伸手摘下了自己的麵具,放到桌子上,輕輕撥出來一口氣,戴上麵具總不如不戴麵具來得舒服,他坐到書桌後麵的凳子上,靠著柔軟舒適的靠背,不知道在想什麼,安靜了好一會,才忽然說話。

“領養服務,讓像老康和娥姐這樣的家庭收養小鬼,實際上是為了收集小鬼的黑暗能量,那靠領養收回來的錢不過是點零頭,用來維持日常開銷的。“

“你們要收集黑暗能量為什麼不去找遊魂,而要害這麼多好端端的小孩子還逼迫那些想收養孩子的正常家庭!“

張周旭想起奕大偉就是靠抓遊魂收集的黑暗能量。

“很簡單,因為小孩好騙,小鬼好養,收集黑暗能量的週期短,與其去費力收集遊魂,我不如做這個領養服務。我就是個商人,將黑暗能量販賣給那些想購買的人、妖和鬼。你滿足了我對黑暗能量的需求,而且隻要有你在,那些小孩子我可以放棄,讓他們都回家,成本還能因此降得更低。“

張周旭心裡不覺有氣,忍不住嘲諷一番,這些小孩子她也想救,但如果用自己的命和自由去交換,卻不是她想要的結局,有幾人能做到這麼無私?這些小孩子要救,她還想保證自己的安全和自由,因為她還有自己的父母要去救。

“嗬,那我真是做了件大善事,用我來交換那麼多小孩子,真是值了。“

可是轉念一想,張周旭又覺得或許自己可以跟他談談條件,然後又問道。

“既然你那麼想跟我合作,那你們得好好伺候我,要是我不樂意呢?“

“我們這是一樁交易,要是能雙贏當然好,要是你不願意,那我隻好……對你不客氣了。“

李先生把“不客氣“三個字特彆重點地說出來,讓張周旭回憶起剛纔他隻用一招就讓張周旭失去反抗能力,到現在心裡還有些害怕。

“我發現你身體裡的黑暗能量無需修煉也可以一直在快速累積,你就像是……“

李先生感知得到張周旭身體散發出來的陰氣以及體內一直在增長黑暗能量,他對她很好奇,似乎很想給張周旭找到一個恰當的形容。

張周旭知道李先生是想要把話修飾得更好聽,所以纔沒說出口的,於是她乾脆直接幫他把話說出來了。

“就像一棵搖錢樹,一隻會生金蛋的母雞“

“嗯,有這意思,看來你也知道自己的價值所在。“

李先生這種商人的看法惹得張周旭心裡一片燥熱,乾脆破罐子破摔了,把胸口裡的悶氣全撒出來。

“你冇聽說過什麼是六陰之體嗎?而且你不是很會發明設備嗎?連探測陰氣的設備都能做出來,你要不研究研究我,也做出來一個黑暗能量搖錢樹來“

“聽說倒是有聽說過,我大概猜到了,隻是冇想到我能這麼幸運,活捉到一個六陰之體。“

張周旭已經被氣得不想說話了,可那李先生說話的口吻還是不緊不慢的,還像打開了話匣子一樣,見張周旭冇說話,他還繼續說。

“嗬嗬,吃這口飯的,當然需要專業一些,那些設備都是小意思,不然我們也不會從三界中賺取到我們想要的利益。“

張周旭被勾起了好奇心,她還真想不出來這人到底是怎麼發明那種設備的。

“那探測陰氣的設備究竟是什麼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