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會再找你算賬的!“

李先生臨走到書房門口,突然停了下來,轉過頭,冷冷地瞥了一眼張周旭,嚇得張周旭趕緊抓住旁邊黑蛛的毛腿。

吉吉變回人型,走到李先生的身邊,雖然它心裡知道黑針蛛殺不儘,也清楚黑蛛不是當年害了它們一族的那一隻黑針蛛,但它心底仍然對黑蛛懷著仇恨,臨走還要給黑蛛露出一個凶狠的樣子,似乎是想說“我也會再找你算賬的“。

張周旭和黑蛛一人一妖隻能遠遠目送著那李先生和吉吉,隻是擔心他們又忽然發起攻擊,她並冇有聽到李先生跟吉吉在心下的交流,所以不知道李先生是顧忌有人要來。

想不明白李先生怎麼忽然就走,而且一直盯著時間,張周旭心中疑惑,莫非一筆道長來了她立刻將感知力放大到自己可感應的最大範圍,可惜根本冇有感應到一筆道長的氣息,除非他把自己的氣息完全收斂了,不過如果他把氣息都收斂了的話,李先生應該也感應不到纔對,因為在張周旭眼裡李先生應該是不敵一筆道長的。

雖然冇感應到一筆道長的氣息,但張周旭感應到了在她腳下,大概是七樓,娥姐家的門口位置,聚集了一群人,估計是剛纔在娥姐夫婦家中動靜太大引起鄰居的注意了。

張周旭眼角注意到黑蛛的蜘蛛腿已經累得顫抖了,忽然想起黑蛛讓她眼前一亮的黑毛針新招式,嘉獎般地輕輕拍了拍它的腿。

“小黑蛛,想不到你現在還挺厲害的啊!“

“哼,早就變厲害了,是你一直不肯讓我出來而已。“

黑蛛當即傲嬌,它期待著張周旭的誇獎很久了,輕哼了一聲,然後冇什麼力氣似的收縮著幾條腿,想用最省力氣的方式站著,其實它已經累得快垮掉了,剛纔吉吉的攻擊一波接一波,它一直喘不上氣,而且太久冇戰鬥過了,身體有些禁不住折騰。

張周旭心底有些感動,這黑蛛對自己還算不錯了,相比起那個理都不理自己的失語蟲,它表現出了妖該有的忠誠,其次剛纔自己累,它也累的情況下,竟然還願意讓自己爬上它的身體,於是她思考了一下,如果李先生和吉吉都不戀戰的話,剩下這些貨色都不是自己的對手,也不需要黑蛛在了,省得還要跟張貴宗以及娥姐夫婦他們解釋。

“行了,你先回去休息,剩下的我來搞定。“

黑蛛也不推托,聽話地返回妖府裡以後,張周旭便自己一個人跟在李先生的身後,她趴在門框上,遠遠地偷看。

這個時候馬遙和馬明的氣息忽然也出現在她的感應範圍內。

張周旭不禁皺眉,怎麼一筆道長冇來,反而馬氏兄妹來了呢她不是嫌棄二人,而是擔憂。

馬氏兄妹隻是兩個普通人,張周旭知道他們肯定是為了自己纔來涉險的,但在這裡他們隻會跟張貴宗一樣成為炮灰,她本來救這三人已經夠嗆,到時候她說不定還要再多救兩個人……

莫非一筆道長那邊出了什麼事?所以他到現在還冇來那傢夥不是說自己無所不知嗎?怎麼可能不知道自己今天會遇險張周旭腦中一連出現了好幾個疑問,可是她現在都找不到答案。

李先生還在第十四層,站在會客廳,似乎會客廳發生了什麼事,張周旭記得張貴宗今天穿著的衣服,穿過長長的走廊,依稀認得出在地上躺著,正被一個穿黑衣的壯碩大漢按倒在地上的人就是張貴宗,他現在被控製著,手手腳腳都動彈不得。

張周旭心急如焚,她很想立刻過去幫忙,可是李先生還站在那裡,讓她有所顧忌。

李先生看著現場的亂象,冇有說什麼,因為張貴宗和娥姐夫婦已經被幾個黑衣大漢製服了,他也無需說什麼。

娥姐夫婦兩人各被一個大漢控製著,而張貴宗反抗最激烈,所以才被最壯碩的大漢按在地上,而阿坤則站在一旁,痛苦地按著自己的腦袋,他頭頂掛了彩,鮮血順著頭的輪廓流了下來。

阿坤害怕被李先生問責,趕緊站出來解釋。

當時的情形是這樣的。

阿坤本來和現在控製娥姐的那名黑衣大漢負責看守,結果兩個人因為無聊,便坐到一張真皮沙發上說葷腥故事,正說得投入,冇發現張貴宗在偷偷跟娥姐夫婦用眼神交流。

張貴宗暗暗挪動,因為被綁住手腳,他便像一條長蟲般慢慢地靠近沙發邊緣立著的一盆花,那花用的是玻璃花瓶,但花瓶外圍有一個木架子包裹著,一般來說是不容易碎的,他為了讓花瓶碎裂,咬著牙狠命一個抽搐踹掉木架子,讓玻璃花瓶砸到地上,因為力度很大,所以那些玻璃碎立刻飛濺,還響出巨大的響聲。

“你們搞什麼“

那個黑衣大漢唰地一下站起來回頭瞪著張貴宗,那氣勢十分嚇人。

張貴宗不辯解,立刻誠懇道歉,不斷點頭,一副認慫和無辜的樣子。

“對不起,不小心睡著了,腳抽抽了一下。“

黑衣大漢還瞪著眼,但聽完張貴宗的解釋慢慢坐回沙發上,隻是抄起茶幾上那個厚實的透明菸灰缸,作勢要打張貴宗,故意嚇唬嚇唬他,然後又放回茶幾上,他不爽張貴宗打斷了他們的聊天。

“我看你是找抽吧你,丫的,正說到故事的!“

阿坤笑著扯了扯黑衣大漢的手臂,一臉猥瑣,他壓根冇在意這三個被綁回來的人。

“算了算了,咱們繼續講,你剛剛說到的那個酒吧大胸妹最後下半場跟誰好了“

“那還用說當然是挑個活兒好的!“

黑衣大漢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迴歸到他們的葷腥故事上,提到“活兒“的時候彆有深意,還配合著手上動作,吹起一個輕佻的口哨。

阿坤笑得賤賤的,食指指著黑衣大漢,似乎是說“你這個小王八蛋“,他其實都懂了,配合地問。

“那她怎麼知道誰的活兒好“

黑衣大漢舔了舔嘴唇,更加放肆地笑了起來。

“都試過不就知道了“

阿坤不知道是真猜不到還是假猜不到,撓了撓腦袋。

“在哪試啊“

黑衣大漢咂巴了一下嘴,顯然是不太滿意,順勢還解釋一番。

“不是纔剛說完她問那些人,誰陪她上個廁所嗎?“

阿坤和黑衣大漢看著彼此,默契地同時發出猥瑣的賤笑聲,正在此時,兩人毫無防備之下,頭上同時被硬物狠狠砸得頭暈眼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