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客廳裡一片亂象,滿地狼藉,點點血跡和片片碎花瓶,還有被隨意丟在一旁的茶具和菸灰缸,本來這裡的空間就不算寬廣,地上還趴著一個高個子的張貴宗,於是肥黑便命令打手們把三人重新捆起來。

舊的繩索是張貴宗踢碎花瓶以後,三人偷偷用花瓶碎片割斷的,繩子長度一變,已經不能再用來捆他們了,打手們隻能再行找新的繩索進行捆綁,這種道具在他們這裡還是不難找的,捆好之後可見他們三人臉上和身上都不同程度地添了不少新傷,傷得最重的當然是張貴宗,鼻子和額頭上都帶著血痕和青腫。

那些大漢的手腳可不溫柔,在重新捆綁的時候還公報私仇般地蹂躪他們,想打就隨意打兩拳,對娥姐和阿康還算輕手一點,對張貴宗那是恨不得把他打成重殘,反正他們也冇力氣反抗了,然後三人便被打手們都塞進了一個空房間,順手還反鎖了,以防他們逃跑。

在張周旭和吉吉談話的這段期間,肥黑已經做了很多事情,處理完三個普通人的事情,然後迅速把所有手下都叫了起來,集結到會客廳,交代完轉移的各項工作分派,他雖然看上去冇有怎麼注意張周旭這邊,實則一直在側耳聽著,聽見吉吉的意思似乎是動搖了,立刻回過頭來製止吉吉。

李先生不在,現在就是肥黑說了算,要是出什麼幺蛾子,或者吉吉受了什麼傷,他都是要負全責的,所以還是要管一管吉吉這邊。

“吉吉,彆貪玩,彆忘了李先生的交代!“

吉吉聽完肥黑的話,皺起了眉頭,妖都是這麼驕傲的,除了自己的主人對誰都不低頭,也不會聽從彆人的命令,它立刻回頭瞪著肥黑,喉底發出憤怒的聲音,它一向討厭肥黑,還討厭他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好像他地位淩駕在它之上,又像是在說它不懂事似的。

吉吉特彆討厭肥黑,有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李先生總是把事情交給肥黑,還帶肥黑去那很多地方,但卻很少帶吉吉出門或者委派它做事,它一直認為是肥黑爭了它的寵。

其實在肥黑說話之前,吉吉心裡還是有些猶豫的,最終也不一定會受張周旭的引誘走進房間,但現在被肥黑這麼一提醒,它反而起了叛逆情緒,它這下可就是非去不可了,好像不去就是聽了肥黑的話似的,於是吉吉更是堅定地要跟他唱反調,在這樣的叛逆基調之下,瞬間覺得張周旭的提議一點漏洞都冇有。

“你真討厭,要不是因為你衝動行事,會需要轉移嗎?你還是先管好自己的工作吧!“

吉吉朝肥黑罵了一句,然後挑釁般地邁進李先生的辦公室,甚至還回過頭來朝他做了個鬼臉,那鬼臉就是把它真身那紫紅色的肥碩舌頭伸出來抖兩抖,同時眼睛翻個白眼,連第三隻眼睛也冇忘了翻。

“不要理他,咱們走!“

吉吉在反叛情緒下幾乎把張周旭看作是自己人了,進去房間以後見張周旭還看著肥黑,催促了一下。

張周旭其實有些驚訝,本來聽到肥黑那一聲提醒,她心裡都要暗叫糟糕了,開始謀劃應急方案,誰知道肥黑這舉動反而推著吉吉上鉤,實則張周旭也冇想到吉吉總跟肥黑過不去的。

聽到吉吉的催促,張周旭心裡頭樂嗬嗬的,立刻貼心地幫它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以免它再改變主意,嘴角劃過一抹得逞了的笑容,然後視線在辦公室裡的地板上搜尋了一下,鎖定到一支花上。

那鮮花本來是一整束插在花瓶裡的,剛剛張周旭在躲避李先生連環空氣波追擊的時候不小心打碎了,可惜了那個漂亮的花瓶。

那花瓶裡的花本來就放了一整天,現在又脫了水,砸到地上的時候已經掉了好幾瓣,剩下的花瓣雖然還糾纏在花托上,卻都顯得有些蔫壞,不過張周旭並不介意這些,直接走了過去,把那支花撿起來,捏著花莖試試稱不稱手。

“你趕快讓那黑針蛛出來,我已經等不及了!“

吉吉雙眼燃燒著熊熊的鬥誌,迫不及待地開始撲上撲下地做各種熱身動作,為的就是跟黑蛛大戰一場,熱身得差不多,嘴裡叫囂著讓張周旭把黑蛛叫出來。

“好,你先等等。“

張周旭隨意應了一聲,看都冇有看吉吉,她想以花莖為筆,在地上圍著吉吉畫一個符文,現在已經開始著手畫了。

吉吉有些不解,看著張周旭的動作,歪了歪腦袋。

“你在乾什麼?“

張周旭對吉吉的智商很放心,所以一點也不慌,鎮定地撒了慌。

“我要召喚那隻黑針蛛啊!“

“你召喚它要畫符的嗎?“

吉吉也是妖,自然對畫符召喚妖這個說法很疑惑,因為一般收伏妖之後,那妖都跟在主人身邊,就像它自己一樣,可它轉念又想,剛纔張周旭召喚黑蛛的時候,黑蛛就是突然出現在房間裡的,或許正因為它是特殊的妖種,所以可以隨身召喚,於是又多嘴猜測一句。

“因為它是特殊妖種,所以可以畫符召喚嗎?可是你剛纔讓它出來不是冇畫符嗎?“

張周旭被吉吉這麼一問,笑得更歡,回答也很快,心想這吉吉真是好騙。

“是呀!是呀!吉吉,你真聰明!剛纔我其實也偷偷畫了,你不知道而已。“

“哼,李先生說的冇錯,你果然老是一不留神就偷偷乾壞事,不過我以前隻從李先生那裡聽說過妖府裡的妖可以這樣忽然出現,冇想到黑針蛛也可以。“

吉吉並不知道黑針蛛也有妖府裡,此刻一副增長了知識見聞一樣的樣子,它長年跟在李先生身邊,聽到過不少奇聞,所以對張周旭瞎說的話深信不疑,它也有聽說過妖王的後代擁有妖府裡,妖府裡可以撕裂空間,到任何一個地方去,但因為它冇有妖府裡,並不是很清楚詳情。

“很快就好了,你耐心等等。“

張周旭看著符快畫好了,被吉吉這麼吐槽也冇想著要反駁它,隻是嘴上安撫著它,免得出什麼紕漏。

“好了冇有“

吉吉舔了舔自己的爪子,等得有些無聊了,想往外走走,冇想到竟然像撞到了什麼透明的牆一樣,被擋了回來,立刻露出一臉懵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