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周旭看見吉吉這個慌亂的樣子,得意地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把手上的花隨意往後頭一丟,手放下時順便拍了拍手掌,終於體會到用結界圍困住獵物的樂趣。

本來以張周旭的學習進度是冇這麼快學到結界符的,但因為很早以前她曾經被奕大偉用結界欺負過,她一直記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學會這個符,於是後來在一筆道長家學習的這幾年每天都死纏爛打讓一筆道長教她,一筆道長在兩年前終於受不了便教了她。

結界符是土係茅山術的一種,結合了一些空間的知識,本來土係茅山術就比較深奧難懂,再加上空間的概念,難度係數較高,學成之後她也冇怎麼用過,所以剛纔畫符時難免有些生疏,不然用時也不需要那麼久。

“這是什麼!“

吉吉終於發現事情不簡單,怒瞪著張周旭,想質問她,嘴巴一張一合,卻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聲音,手手腳腳胡亂拍打著這圍著它的透明結界,看它的樣子就知道它現在已經慌張失措到了極點。

張周旭對吉吉使用了失語蟲的技能,當年張周旭收伏了失語蟲之後,她其實就可以用自己妖的技能了,隻是一直冇遇到需要用的機會而已。

“我不跟你耗時間了,拜拜!“

想想也知道吉吉不會說什麼好話,張周旭冇空去分辨它的口型,像釋出勝利宣言般地道了彆,轉身往門外去,麻利走出房間關上門,順便用雙指在門上虛描了一個符文,這是一道金屬性的符,符文畫好以後,一道半透明的金光忽然出現,像一個罩子一樣套住這扇門和周圍的牆壁,然後金光又立刻隱了下去。

這個茅山術叫金體符,一般是用於短暫強化身體強度的,可以讓身體變堅硬,抵禦強大外力,而此時張周旭用在門和牆壁上,就是為了將牆壁和門連為一體,一起抵禦外力,這樣除了會用茅山術拆解這個符的肥黑,誰都打開不了這扇門,張周旭還記得那群黑衣大漢強行拆門的暴力行為,有這符後,他們就不能強行撞門。

肥黑不知道去哪裡了,並不在走廊和會客廳,張周旭自然知道等到他們收拾李先生辦公室的時候就會發現門開不了,猜也猜到吉吉在裡頭出事了,但至少這段時間給她爭取了機會。

門外的幾個大漢都在忙碌地穿梭於長廊左右的某幾間房裡麵,他們一人抱著一個小朋友從房間裡出來,統一將那些小朋友集中在會客廳,都是四五歲左右的孩子,可能因為小孩子一直哭的聲音,讓他們心煩,好像冇有人注意到她。

畢竟現在是深夜了,那些小孩子熟睡中忽然被吵醒,都哇哇地大聲哭著,本來還有幾個不哭的,聽到耳邊都是哭聲之後,接著也哭了起來。

現場看上去亂是亂了點,好歹也算亂中有序,至少那些大漢都知道自己要乾什麼。

張周旭從李先生離開那時就開始一直收斂著自己的氣息,所以肥黑也不會感知到她從房間出來了,她悄悄發散感知力,感應著附近的人氣,瞭解到所有人的位置,她頗有些意外地感應到馬明和馬遙的氣息,張周旭告訴他們的地點是七樓,冇想到他們居然能找到十四樓來,就停在指紋鎖大門外不遠的地方冇有來敲門,而肥黑在他自己的房間裡走來走去,估計是在收拾自己的東西,張周旭心裡還慶幸馬氏兄妹冇有過來敲門,以為他們聰明瞭,會看著情況來接應她,卻不知道他們已經被李先生弄暈了,因為她隻能感知到氣息的位置,並不知道人的實際狀態。

那些大漢頻繁進進出出房間,總會出現一小段走廊上冇人的空檔時間,張周旭正是趁著這個機會悄悄穿過長廊,走到一個冇有人的房間裡頭。

那房間不大,正中央放著一張硬體實驗工作台,桌子靠右的邊緣上放了一盞檯燈,還亮著,桌子邊緣處散亂地放著一些電線、零件和電路板之類的東西,好像還有一些未完成的設備在,裡麵的電線和電路板都裸露著,畢竟張周旭才學到初中物理,冇見過這麼複雜的電路板。

最引人注意的是工作台上那兩個木頭小人,背後都被釘著寫了生辰八字的小布條,小人就這樣被隨意放在桌子上。

儘管李先生交代過吉吉要妥善保管,然而吉吉剛纔因為好奇張周旭,所以一看娥姐夫婦已經被帶回來了,便迫不及待要溜走,它走的時候隻是隨手把小人放在桌子上,倒給了張周旭這個機會。

以吉吉這種小孩子般的性格,怪不得李先生總是不放心把事情交給它去辦。

張周旭把小人拿了起來,手上傳來一股衝突的觸覺,既溫熱又陰冷,難以形容的奇妙,溫熱大概是來源於李先生的法力,而陰冷是這邪術傀儡術本身帶著的,她不清楚這個傀儡術的原理,不知道直接破壞小人會不會對娥姐夫婦兩人有影響,隻好先一併放進自己的褲袋裡。

這個房間就像是一個研究和開發設備的實驗室,張周旭不由好奇地看了一圈,牆邊有好幾個架子,放著的不外乎是一些書和一些不明用途的設備以及電子零件。

唯一算得上奇怪的一點就是,張周旭在一個鐵架子上發現了一台手提電腦,有冇有被改造過還不知道,隻是張周旭猜測裡麵說不定會有那個人類買家的資料或者他們公司秘密資訊在。

李先生說過,他們公司的設備是商業機密,換句話說,現在這些商業機密都放在她麵前了,她心裡忽然冒出一個壞主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這裡的成品或者未完成的設備通通扔到黑蛛的妖府裡中,反正外麵那些大漢都在收拾東西轉移,應該不會發現這裡的東西都被她趁亂洗劫了。

張周旭直接讓黑蛛幻化出兩條腿,六隻手的怪異人類模樣,他所有手火力全開,快速而精準地把各種東西都扔進妖府裡,在黑蛛和張周旭的瘋狂洗劫下,很快就把李先生的實驗室搬至一空。

張周旭現在警惕得很,畢竟是在偷東西,一直髮散著感知力,雖然累,但她能夠第一時間把握住所有人的動態位置,她現在就感應到一個大漢正往自己這個房間走來,她趕緊催促黑蛛回妖府裡,而自己則一個閃身躲在門後。

那大漢打開門進來看了兩眼,發現這裡少了很多東西,摸了摸自己頭上冒起的腫塊,自言自語,他正是剛纔跟阿坤一起守著三人的黑衣大漢。

“嗯?誰幫我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