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黑一進房間,眼角就瞥見陰影處有刀光一閃,他身體的本能反應相當迅速,那是長期實戰累積來的本能,一個移步便利落躲過張周旭的這一刺。

“你怎麼在這裡,吉吉呢“

肥黑藉著走廊的光,依稀能看清楚攻擊他的人是張周旭,立刻皺起了眉頭,他本來還以為張周旭和吉吉在李先生的辦公室裡頭,冇想到張周旭已經撇下吉吉在這裡給自己設伏了。

李先生吩咐過吉吉看著張周旭,那麼即使吉吉再貪玩,有李先生的命令在,它也絕不會讓張周旭離開它的視線範圍之內,而如今張周旭能這樣大搖大擺地躲在這裡設伏,這麼一推理可得,吉吉肯定是出了什麼事,所以肥黑纔有此一問。

“你說呢?“

張周旭不回答肥黑這個問題,反問一句,一擊不中,她又繼續揮著水果刀尋找機會攻擊,密集的上劈下剁,左突右刺,橫揮加上掃腿,張周旭心裡有些著急了,連招接著連招,節奏很快,但肥黑的身體素質不弱,戰鬥意識也強,這些攻擊自然難不倒他,他隻是格擋和躲避,並冇有著急動手,還可以好整以暇地跟張周旭說話。

“我勸你彆對吉吉下手,李先生可寵著它了,要是它有個萬一,那我們之間就冇辦法再談合作,李先生是不會再對你手下留情的。“

肥黑偏了偏頭,避開張周旭的水果刀,眼睛故意瞄了瞄張周旭的腰間,他看得出來李先生是故意對張周旭手下留情的,甚至還幫她治療過,然後他又側了側身,避開張周旭踢過來的腳,張周旭因為身體疲憊,速度不算很快,他避開張周旭的攻擊並不難。

與此同時,肥黑髮散感知力,想找吉吉,張周旭的結界隻是困著吉吉,並冇有遮掩它的妖氣,所以肥黑不難感應得到吉吉的妖氣,吉吉就在辦公室裡頭,而且他還感應到有一道符在李先生辦公室門口的位置,相信那是張周旭設置的,他說話的語氣也跟著放鬆了下來,因為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原來張周旭騙吉吉進房間,是為了把它困住,倒冇有傷害它,否則回去見到李先生,他可不好交代了。

“你隻要把我要的東西乖乖交出來,我就放了它!“

張周旭本來就冇想要傷害吉吉,她現在首要目的是找肥黑拿到關著凡凡的玻璃球和如意錐,她心想連馬氏兄妹都能找到十四層來,相信警察應該也可以的,隻是時間問題,隻要能把他們拖住,等到警察來,就可以救他們了,所以救那些小朋友和張貴宗三人的事情並不著急。

“你說的是那個會伸縮的武器嗎?這武器還挺好用的,你搶得到就還給你。“

肥黑很在意如意錐,所以他纔會第一時間猜測張周旭不趁此機會逃跑,是為了向他討回如意錐,他說完話,挑了挑眉,他其實並不想把武器還給張周旭,因為他想將如意錐據為己有。

剛纔肥黑在自己房間耽擱這麼久,除了收拾東西,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試用如意錐,他是越用越喜歡,越用越得心應手,他發現如意錐在平時狀態下是一根手指粗細,約一掌長度的黑色棒子,看上去平淡無奇,不惹人注意,又容易藏匿,但當使用者以法力注入其中,然後以一定力度持續捏緊它的時候,力度越大伸長速度越快,它會以錐形向尖部的方向延伸,最長可至兩米。

在最長狀態下,整個如意錐看上去就跟一支長針一樣,但又奇怪地不會讓使用者覺得刺手和不好控製。

肥黑本以為如意錐的尖部那麼細長,如針一般的粗細,必定很脆弱,可他試著戳一戳牆壁,才驚覺那武器堅硬無比,輕輕一戳就能刺進牆中,像捅豆腐一樣的輕鬆,而武器毫髮無損,怪不得自己的腹部能被這東西瞬間洞穿。

當使用者保持法力,不捏緊如意錐的時候,武器會維持當前的長度,一旦撤掉法力就會快速收縮回原本大小,可謂是一種非常靈活又奇妙的武器,不,可以用法力驅動的應該叫法器纔對,在打鬥時冷不丁用一下,相當出其不意,大概冇幾個人能抵擋得住。

法器有很多種,如意錐是一種攻擊型的法器,而一筆道長的葫蘆狀法器則是一種空間型的法器,除此之外,還有控製型、探測型等等。

可肥黑不知道,張周旭要的不隻是一個如意錐而已,她的目光在肥黑身上掃了一下,他上半身因為包紮了傷口,所以裸著,下半身穿的長褲有好幾個袋子,不知道他把東西放在哪個袋子裡了。

“除了它,你身上還有我想要的東西!“

張周旭目光灼灼,見屢攻肥黑不下,動作停了下來,稍作休息,她的小腿肌肉已經微微有些顫抖了,今晚的運動量實在太大。

“我知道,還有房間的鑰匙“

肥黑一副瞭然的樣子,他幾乎快忘記了那三個被抓回來的人了,這麼一經張周旭提醒纔想起來,於是從靠右邊的褲袋裡把房間鑰匙拿了出來,鑰匙掛在一個鑰匙圈上,被肥黑套在自己的食指上,故意搖了搖手指,讓鑰匙圈旋轉起來,似乎就是為了讓鑰匙像個誘餌一樣引誘張周旭,此舉或者說是在調戲她更準確,他以為張周旭要的東西是房間鑰匙。

如果肥黑直接給她鑰匙,當然也好,還省事,但張周旭目前最需要救的是凡凡,見肥黑猜不中自己想要的東西,她便直接把自己要的東西說出來。

“我要凡凡的玻璃球!“

肥黑一聽,臉上的表情驟斂,本來套在手指上轉動的鑰匙瞬間停了下來,被他握在手中,這事關係到李先生交代給他的任務,這是不容有失的任務,即使張周旭要他歸還如意錐,他也隻是捨不得而已,並不是非留不可的,可凡凡卻是最碰不得的。

“你要凡凡乾什麼?“

張周旭毫不相讓,反問一句。

“那你們為什麼非要帶走它“

肥黑冇有回答張周旭,而是慢慢眯起本來就很小的眼睛,露出頗有危險意味的眼神,接著那鑰匙串被他突然隨手一扔,直接扔到玩具堆裡頭去,那鑰匙對他來說根本不重要,帶在身上產生的重量卻會妨礙到他的動作。

“與你無關的事,你最好彆管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