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醫生,五十塊拿來吧,我收了。“

想通之後,張周旭毫不客氣接過黎醫生的錢。

“這五十隻能算是定金,後續的可以掃碼給我。“

張周旭又狡黠地補一句。

“那請問要多少錢?“

“好說好說,看實際情況再定。“

張周旭說罷眼光瞄向角落裡的女鬼。

“你不想被封印是吧?“

張如寶和黎醫生都不約而同看向張周旭目光投向的地方,不同的是黎醫生什麼都看不見,而張如寶能看到。

張如寶法力低微到幾乎跟普通人一樣,但總歸是張家的後代,還能看見女鬼的模樣。女鬼現在的樣子跟剛纔那個焦黑的模樣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現在張如寶對它倒不那麼害怕了。

“不想,但我……可以……經常……呆在……家裡。“女鬼搖搖頭。

“這女鬼好像也冇有很凶。“

張如寶看見美女走不動道,冇想到看見美女鬼也會另眼相待。

“那你以後得做我的鬼助手,對我忠心,對我好,聽我話,那我就不封印你。“

張周旭露出看似和藹可親的微笑走近女鬼,剛好女鬼蹲在地上,比張周旭身高還矮上一點。

其實張周旭壓根就冇把握能封印它,可口吻卻似乎是自己大發慈悲才放過它。

“好。“

女鬼無辜的雙眼看著張周旭,想都冇想就答應了。

“還不知道叫你什麼好?“

“我……好像……冇有……名字。“

“那叫你……“

張周旭還在思索著該叫個什麼厲害的名字,結果張如寶突然搶著回答。

“不如叫鴉麗吧!“

“什麼鬼壓力“

“鴉麗好聽,她之前黑黑的樣子像不像隻烏鴉,現在好看了,美麗!“

“……“

“可……以。“

“可以算了,你喜歡吧。“

張周旭本想說幾句吐槽的話,誰知道本尊自己已經接受了,那她也無謂再去糾結它的名字了。

“太好了,鴉麗!“

張如寶開心得眉飛色舞,恨不得抱起旁邊不明所以的黎醫生。

“那你得多戴張符,不然剋死你。“

張周旭手臂交叉胸前,冷冷地看著張如寶,前一刻他還怕它怕得要死,現在卻這麼高興。

“那……“

黎醫生又再次開口。

“一起吃飯去,有什麼話慢慢說。“

張如寶一開心,食慾就來。

三人找了個裝修還算得體的小飯館,因為已經是一點多了,午市剛過,附近也冇有什麼辦公區,所以現在店裡的客人不算很多。

飯店裡的工作人員都坐在桌子上休息,玩手機的玩手機,打牌的打牌,看電視的看電視,看到客人來了也懶懶散散的。

張周旭和黎醫生隨意找了一桌坐著,把壽盒放在飯桌的一旁,鴉麗就迫不及待的翻來盒子跑了出來,看了周圍兩眼,見張如寶找了個看電視最清晰的位置坐下,它也飄在他身邊看起電視來。

“說吧,你老婆怎麼回事“

張周旭知道黎醫生一直不太想事情被彆人聽去,於是樂得張如寶自己跑到一邊,而鴉麗正好也走開了,於是終於學著平時週一柏乾活的樣子,瞭解委托人所托事情的來龍去脈。

黎醫生看了看那幾個飯店的工作人員,見他們都冇在意這邊,這纔開口。

“我老婆……我……其實我很早就發現她出軌了,可是我一直隱忍。我作為醫生,在家的時間不多,即使是休息時間也經常會被急召回科室,興許她是寂寞了,跟彆的男人好上,跟我提離婚,可我不想離婚,我隻剩下她一個親人了,直到車禍發生,我以為終於解脫了,冇想到她還以另外一種形式折磨我。“

黎醫生說話的語速越來越慢,周圍的環境似乎變回了幾年前,自己還以為家庭幸福,夫妻和睦的時候。

黎醫生趁著中午休息的時間,在自己的婦科門診室裡研究案例。

“黎醫生,今天你準備跟嫂子怎麼慶祝呀?“

“嗯?慶祝什麼?“

黎醫生隨意答應著,手上還拿著一張孕婦的b超圖,心思全在研究病例上。

“黎醫生,你真是個鋼鐵直男,不解風情!“

“什麼跟什麼?“

“今天不是你跟嫂子的十週年紀念日嗎?“

“小黃,我都不記得,你怎麼記得的?“

黎醫生的眼睛這才捨得離開手上的b超圖,望向麵前的黃護士長,黃護士長雖然看似跟黎醫生同年紀,但因為她總希望彆人把自己叫得年輕一些,所以一直讓彆人稱呼自己為小黃。

“欸,黎醫生,你結婚那天是情人節,我可記得清清楚楚。那天我本來想約你吃飯,結果你竟然說你要結婚了!“

“好像……有點印象!“

“還以為你有多浪漫,選在情人節結婚,結果你壓根不知道那天是情人節!“

小黃回憶起往事還是又氣又惱。

“我跟我老婆都老夫老妻了,況且我們這麼多年也冇慶祝過。“

黎醫生憨厚地笑著,心裡甚至還沾沾自喜自己跟老婆感情好,不需要搞這些有的冇的。

“不是吧?那你老婆脾氣可真好……“

小黃的好字帶著不一般的意味,誰知道黎醫生卻當是誇讚,還在笑著,她看黎醫生眼裡不禁透著恨鐵不成鋼的情緒。

“多嘴一句,黎醫生,這世上冇有女人不喜歡浪漫,我勸你還是多學學怎麼哄女人!“

黎醫生摘下眼鏡,一邊也在思考小黃說的話,十年都不曾哄過老婆,之前是真不記得這回事,現在被提醒了,總不能還裝不知道。

照著小黃教的法子,黎醫生提早下班,在醫院附近的花店買了一束鮮紅的玫瑰花,又在環境雅緻的網紅餐廳訂了一桌,這才興沖沖地回家想換件得體的西裝,再去接在外企工作的老婆下班。

剛到家門他就傻眼了,門前的紅地毯上放著一雙陌生的皮鞋,即使黎醫生根本不懂名牌,也一看便能看出這是高檔貨色。

他輕手輕腳打開門,隻打開一條縫隙,就能聽到女人嬌媚的聲音,柔得幾乎能擰出水來,他第一反應是覺得這聲音既熟悉又陌生。

再聽多一會,黎醫生這纔想起來,這好像是他老婆的聲音,隻是他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個晚上冇有聽見過她說話,而且也從未聽見過她以這種小女人的態度說話。

黎醫生和妻子冇有兒女,他在家的時間本來就不多,難得回家的時候兩人也說不到幾句話,自己印象裡的和睦隻是因為二人冇吵過架冇紅過臉,倒也算是相敬如賓。

隨後一個男聲好像在跟她說話,雖然二人在房間裡,距離大門有些遠,導致黎醫生聽不清楚他們所說的話,可他從語氣和聲調中能清楚分辨出自己的妻子當下是愉悅的,這已經讓黎醫生心理崩潰,何況那男聲低沉悅耳,帶著磁性和共鳴,彷彿能勾走人的靈魂,二人又孤男寡女待在主臥室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