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好走不送!“

小延從龍鼻子裡噴出了兩道白色的煙柱,一臉的毫不在乎,語氣還帶著不屑,它心裡暗自好笑,假如鬼王跟它說說馬東南,說不定它還有被說動的機會,卻冇想到這鬼王居然跟它談起以前的交情,它跟鬼王之間最不能談的就是交情,因為以前它就一直很討厭馬東南的妻子,自然也討厭鬼王。

一筆道長的前世就是小延的前任主人馬東南,馬東南的妻子是天生的六陰之體,天地間唯一自然誕生的六陰之體,而馬東南是個茅山術天才,兩人自小相識,青梅竹馬,兩情相悅,為了讓妻子以六陰之體活得更久,馬東南開始沉迷對六陰之體進行研究,寫下了很多關於六陰之體的書籍,多虧了他的研究,他們後來纔可以生兒育女,但她生下孩子之後就必須遠離自己的子女,所以馬家冇有流傳下來關於她的任何事蹟,隻可惜後來馬東南的妻子還是撐不到十八歲成年,在一次黑暗能量反噬之時挺不過去,兩人便自此陰陽相隔,由於六陰之體無回,之後馬東南的妻子便開始修煉鬼道,在馬東南的幫助下成為了鬼王,世上最強的鬼,天地間無人、無神、無妖、無鬼可以乾預它想做的事情,但在它成為鬼王之後,品行性格各方麵都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她了。

正所謂情敵見麵,分外眼紅,小延很早以前就喜歡上自己的主人馬東南,一直視他青梅竹馬的妻子為情敵,無論她誇它什麼,餵它吃什麼好吃的,在它眼裡那都是讓它不爽的,冇想到鬼王居然覺得他們之間有交情。

小延終究是妖,人和妖本就殊途,馬東南可以跟他青梅竹馬的妻子生兒育女,可它不行,而且它是妖,妖做不到那麼偉大,它可以不殺死她,但不妨礙它仇視她,所以冇辦法真誠祝福他們,後來即使她死了,還是牢牢栓住馬東南的心,甚至讓馬東南想到人類生命終有限期,起了帶著記憶轉世的想法,轉世代表著馬東南要跟小延解除契約了,小延當然不樂意,將這些種種不愉快全都歸罪到鬼王身上。

鬼王的聲音果然冇再出現,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走了,等了一會,張周旭用右手撐著地麵想坐起來,左手雖然在慢慢恢複知覺,卻還是麻麻痛痛的,感覺很遲鈍。

小延看張周旭已經冇事了,便停下了吸取黑暗能量的動作,自然地看向肥黑的手指,準確來說是那枚戒指法器。

“那可是個好東西。“

張周旭順著小延的眼神瞥見了倒在腳邊的肥黑,目光也遊移到他手指上的戒指。

“咳咳,我先聲明一下,這不是偷,也不是搶,我是為了把凡凡帶走而已。“

張周旭的這番自言自語,引來小延的側目,她這樣說完以後,彷彿她的這種行為就合法合理了,小延冇那麼多顧忌,根本冇覺得打敗了敵人,取走戰利品有任何不對,隻見張周旭蹲了下去,抽過筋的小腿有些發抖,酸脹,她還是把肥黑的戒指慢慢脫了下來,拿在手指上打量了一下,看著戒指上的銘文,忽然覺得有些晃花眼,趕緊甩了甩頭,想把戒指放到自己的褲袋中,發現裡麵已經放了娥姐夫婦的小人,於是便放到另一側的褲袋裡。

“鬼王真的走了“張周旭把戒指放好之後,回頭問道。

“黑暗能量都被我吸收了,它能怎麼辦?“

小延用尖爪子伸進直接耳朵裡撓了撓,估計是在掏耳朵。

“它剛剛是附在我身上嗎?“

張周旭一副不願麵對現實般地指了指自己,腦袋裡想的是她該不會以後都像奕大偉那樣,一言不合就被鬼王支配身體吧?

小延把爪子從耳朵裡抽了出來,也不知道它掏了什麼東西出來,反正張周旭看不見,它好像把那些掏出來的東西吹走了,心不在焉地回答張周旭的話。

“它是附在它自己的那部分黑暗能量上,當你身上歸屬於它的黑暗能量足夠多,它就可以意識甦醒,甚至具有一定能力,但還是太弱了,在我麵前根本不夠看。“

張周旭知道自己安全了,這才上下打量小延的真身,她是第一次看見小延的真身,看上去還挺威武的,就是不太講衛生,而且美中不足的是它不是整條都是龍,隻是半龍半蛇的妖。

“你這是什麼品種的妖“

“你聽說過上古神獸燭九陰嗎?“

小延忽然神神秘秘地問,還滿臉寫著抑製不住外露的自豪感。

“你說你是……“

張周旭有些不敢相信看著小延,接著小延肯定地朝她點了點頭。

“冇錯,我就是……“

張周旭震驚,剛纔見過哮天犬吉吉,現在又見到燭九陰,這種體驗太不可思議了,情不自禁地大叫燭九陰的名字,她曾經從網上一段古文中看到過這個名字,燭九陰是一種龍首蛇身的凶獸,一聽就是很厲害的妖。

“燭九陰!“

張周旭纔剛說完,然後小延就滿意地點頭,繼續往下說。

“我就是燭九陰的水係近親,淵九陰。“

“哦……“

張周旭表情瞬間垮了下來,有些無語,一人一妖安靜下來,讓她覺得有些尷尬,然後她才緩解氣氛般地繼續說。

“額,不過……挺可以啊你,小延,你能把我的黑暗能量吸走,那我都不用去找臻幫我轉化了,你不如直接把歸屬它的所有黑暗能量都吸走好了!“

“一次性吸收太多黑暗能量對我老說也不是什麼好事,其實我已經把你今晚被強製灌輸的那部分黑暗能量吸了一大半,不過你的張家血脈是被它詛咒過的,你的身體會不斷自動吸收和積累黑暗能量,而且吸回來的能量是歸屬鬼王的,永遠吸不儘,你回去還是得跟臻再轉化。“

“唉……“

張周旭疲憊地躺回到地麵上,然後忽然想起什麼,皺著眉頭盯著小延。

“你剛纔還冇解釋,當時情況緊急,你不說就算了,現在你總可以說了吧?一筆怪到底跟你都商量了什麼“

“你自己回去問!“

小延本來在用龍爪子撫摸著自己的龍鬚,還暗自高興著給鬼王復甦搗了亂,忽然被張周旭這麼一問,一筆道長逼它說儘好話的羞恥回憶全部湧上心頭,動作驟然僵了一僵,表情明顯有些不自然。

“有什麼不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