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醫生還是不死心,忘記了脫鞋,直接走在木地板上,靠近那扇臥室的門,他經過屋子中央,往右看是客廳,那張他老婆最喜歡的,說是法國著名設計師設計的茶幾上,放著一瓶已經喝光了的紅酒,旁邊放著兩隻緊挨著的高腳酒杯,其中一隻杯子裡剩著不多的紅酒,另外一隻酒杯還殘留著幾滴紅酒,杯沿上印著紫紅色的唇印。

黎醫生往左看,那是他老婆精心佈置過的飯桌,看來他們剛纔吃的是西餐,吃完還冇來得及收拾,他還記得老婆下班的時間應該是六點,現在才五點不到,二人已經喝了那麼多酒,看來午飯已經在家裡慶祝節日了。

那一刻心如死灰,房間裡的聲音都已經被遮蔽在外麵,他覺得耳朵裡靜得嗡嗡響。

黎醫生伸手想碰那個門把手,可是他舉起手很久,終究是狠不下心去揭穿這個事實。

不知道經曆了什麼,他關上大門離開的時候,冇有如常去按電梯,而是拐進消防通道,看見拐角處的垃圾桶便順手把玫瑰花扔了進去。

世界這麼大,可是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渾渾噩噩又回到熟悉的醫院,遇到幾個同事友善地朝自己點頭打招呼,可他實在不知道怎麼扯出一個笑容來,隻是匆匆點點頭,逃亡似地把自己關進門診室,鎖上門。

門診室裡一般都有一張用於簡單檢查的病床,他虛脫般地躺在床上,把臉埋在兩隻手中。

手機鈴聲大響,持續響了有十幾秒,他本來是冇有心情看的,可又突然想到會不會有緊急手術要做,於是又掏出手機來看。

來電顯示:老婆

他嘴裡苦澀難忍,心裡乾巴巴地疼,他想不到是什麼讓那個相親時害羞恬靜的女孩,變成這個樣子……

黎醫生歎了口氣,接通了電話,想裝作什麼都不知道,語氣故作輕鬆。

“喂,老婆!“

“你剛纔回來過?“

女方劈頭蓋臉就是一個冷冷淡淡的問句,一句話就讓黎醫生的假笑垮台。

“冇有,我冇這麼早下班。“

“……“

女方沉默了幾秒,下一句話語氣很堅定。

“你回來過……“

“冇有……“

“我看到腳印了。“

女方直接說出她的證據。

“……“

黎醫生沉默了,他不想麵對剛纔看見的事情,眼淚含在眼眶裡幾乎要流出來。

“我說了我冇有回來。“

“你在逃避!“

“我冇什麼可逃避的。“

“你看到了我跟david在一起,是不是“

“冇有。“

“我們離婚吧!“

女方說話乾淨利落的,根本容不得黎醫生說不,說完就順手把電話掛了……

年過四十的黎醫生,眼眶不知不覺已經通紅,桌麵上的菜其實已經上全了,他還一口一口的吃著碗裡的白飯,根本冇夾過麵前的菜。

張周旭還小,不是很懂這些男女之間的感情,可她知道這男人是被傷透了,纔會回憶都難受成這樣。

“黎醫生,這有紙巾,吃點菜吧!“

張周旭把紙巾盒推近了一點黎醫生,又拿公筷夾了些菜放到他碗裡。

“小旭,你看,那是我老婆!“

這邊正處於哀傷的氛圍中,突然張如寶倏地彈起來,一手興奮地指著電視機大叫。

從進飯店起,張如寶就跟飯店那些廚師坐在一桌看電視,飯都冇**吃,可畫麵極其和諧,都是一頭油膩的頭髮,不修邊幅的形象。

“你彆見誰都說是你老婆!“

張周旭特想給張如寶翻個白眼,回頭順著他的手指看向電視。

那是個挺有名的素人選秀綜藝節目——《明星不是夢》,現在正表演舞蹈的是個叫歐雅麗的女孩,舞姿曼妙,臉容既清純又帶著嬌俏,身材高挑,凹凸有致,輪廓的確有幾分眼熟。

“這就是你那個前女友?“

“嗯啊,雅麗終於得償所願成為一個大明星了。“

“等等,雅麗,鴉麗,你不會因為你前女友,所以纔給它起這個名字的吧……“

張周旭看著無辜的鴉麗,想到他名字是這樣來的,不禁有些同情它。

“名字能用yali拚寫的,都是美人。“

張如寶看著電視劇一張癡漢臉,笑得傻憨傻憨的。

“跟小滾長得還真有點像,不知道小滾現在在哪裡……“

張周旭對他前女友冇什麼興趣,倒是很想念自己降伏的第一隻妖,失語蟲妖,她後來有在宗祠查詢過關於失語蟲的資料。

失語蟲是一種神秘的蟲種,蟲體極美,會吐絲,可飛翔,雙羽翅掩蓋下各有一個孔,會噴出無色無味的極細毒絲,毒絲連接蟲體時能致使人失語,毒絲與蟲體冇有相連則失去效果。常出冇於熱帶、亞熱帶地區,罕有進入人類社會。天性熱愛自由,如被長期困住會抑鬱而亡。

“頒獎了,頒獎了!“

張如寶又興奮地大叫,見張周旭壓根不理他,他竟然抱著旁邊的廚師大叔們叫,一點都不怕生。

“看到冇有,我老婆拿了冠軍,是冠軍!“

張如寶恨不得對全世界宣佈。

“恭喜呀!“

那些不明所以的廚師們還握著張如寶的手恭喜。

張周旭蓋著耳朵,本來還想安慰黎醫生幾句,誰知道他竟然已經在看電視了。

“冇想到黎醫生也關注這些呀!“

“david!!!“

“嗯?“

張周旭回頭看電視裡那個頒獎嘉賓,高挑瘦削的身材,完美立體的五官,笑容帶著一種壞壞痞痞的勾人氣質,很容易俘虜女性的心,就連張周旭班裡也有不少女同學喜歡他。

那個人是現在當紅的流量小鮮肉——奕大偉,20歲,還在北京一家特彆有名的藝術類學院裡麵讀大二,英文名david。

“你老婆出軌的就是這個david“

黎醫生麵前又浮現出他老婆的臉,那日他被老婆逼得冇有辦法,終於決定麵對真相,兩個人坐在家裡的客廳沙發上,他老婆翹著二郎腿,不停晃盪紅酒杯裡的紅酒。

“他是誰?“

“他是我們公司新簽的形象代言人,奕大偉,david。“

他老婆知無不言,甚至有些故意示威的感覺。

黎醫生坐在沙發上,麵前正是那天他們放酒杯的位置,他此刻腦袋裡想的全是他們在沙發上擁吻的場景,甚至還腦補著他們在臥室裡旖旎的每一幕。

“他比你小這麼多,他對你不是真心的,不過是因為你能決定公司是否簽下他的代言。“

良久,黎醫生憋出這一句,而他的妻子聽完笑了,笑容中帶著苦澀。

“我不在乎。“

“為什麼?“

“我過夠這樣的日子了,我就是想離婚。“

“你可以跟我商量,冇有必要……這樣糟踐自己。“

“我睡了個小鮮肉明星,怎麼會是糟踐“

“你跟我提出你的想法,如果合理的話,我會同意的。“

黎醫生雙手手指十字交握,置在膝蓋上,頭垂得很低,他希望自己最後能表現得理智一些。

“那你為什麼不肯離婚“

“你的理由不合理。“

“我真的特彆恨你!“

黎醫生這才抬起頭看向他的老婆,直到現在也忘不了他老婆當時那雙含著眼淚和怨恨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