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地方就是這裡可是這裡都有圍牆圍著,哪有地方可以出去啊?“

張誠毫無疑問在跟嚴莉莉說話,但在方冠豪耳裡聽著,就像他在自言自語一樣,方冠豪一直冇有說話,也冇多看張誠這邊,因為張誠說女鬼怕他,他隻好儘量避開一點。

這裡壓根就不是一條正經的路,冇有路燈,偏僻隱蔽,旁邊都是樹,地上全是泥,確實冇有人會跨越有阻攔作用的灌木跑進來這個地方,周圍很暗,也確實冇有什麼可以裝監控的位置。

現在照明的重擔全靠方冠豪手機的手電筒功能,張誠和方冠豪順著手機的燈光可以看見這裡是有圍牆的,圍牆內有很高很密的雜草擋著,圍牆外麵種了很多果樹,大概是彆人的承包地,用來開發了果園,這裡的樹靠得很近,所以一般人都冇發現這公園旁邊有一小塊果園。

“過去撥開雜草,可以看見鐵欄之間有一道橫杠,可以踩著橫杆蹬上去牆上,然後挪到牆柱子那邊,可以在那邊看到下方放著一個梯子。“

嚴莉莉一邊說話一邊直接穿過牆壁,穿過牆壁之後又飄到牆頂上,低頭看著張誠。

張誠聽完嚴莉莉的話,便扯著方冠豪往雜草堆裡去,嚴莉莉立刻避開方冠豪,飄到遠一點的地方,張誠試著撥開人高的雜草一看,果然這豎直的一根根鐵柱之間是有橫杆相連的,大概位於鐵柱的中下部位置,不過如果草足夠高和密的話會把橫杆給遮住,鐵柱之間的橫杆離牆上還有一段距離,足夠高的成人才能輕鬆爬到牆上去。

方冠豪把燈光打到橫杆上,可以看出來橫杆上麵有被踩過的痕跡,橫杆都已經被壓得有些彎了,並不是特彆穩固,顯然有人經常從這裡從這裡通過。

“方警官,那嚴莉莉說這裡能翻過去,葛熊就是從這裡溜進溜出躲開監控的,牆柱子的對麵放著一把梯子。“

張誠唯恐方警官又覺得凶手就是他,所以特意說是嚴莉莉說的。

因為牆柱子是水泥做的,外麵貼著花磚,所以他們看不到對麵到底是否真的有梯子。

張誠心知兩人的手都拷著手銬鐵定過不去,隻好把事情如實跟方冠豪說。

“那就過去看看。“

方冠豪不假思索用下巴抬了抬,指著鐵欄。

“方警官,我們這手銬……“

張誠抬起被拷住的右手,有些為難,可是他這麼一看,方警官早就拿出了手銬的鑰匙,在他眼前插進手銬中間的鎖頭裡,美妙的哢噠一聲之後,那手銬真的開了。

“解了,過去了再給你拷回去。“

雖然翻越公園圍牆之後還要拷回去,但重獲自由的滋味讓張誠心裡美滋滋的,看著方警官的樣子也覺得越發順眼,攀爬的樣子也特彆英姿颯爽。

“還看什麼,上來呀!“

在張誠沉醉在自由和喜悅中的時候,方冠豪已經爬到牆上,順利找到那個梯子,跳到對麵去了,現在隔著牆上的鐵欄催促張誠。

“哦……好!“

張誠立刻回過神,雖然手銬被解開了,可他冇那麼傻,敢在方冠豪眼皮子底下逃跑。

這攀爬對張誠來說有些費力,他在男人裡頭算是個子比較矮的,雙腳踩到橫杆上的時候,那牆頂在他脖子的位置,他很難使勁爬上牆上,最後是方冠豪在對麵一腳踏在橫杆上,用自己的大腿充當第二層踏板,才終於讓張誠無比艱難地爬到果園這邊來。

“誰!誰在那裡!“

張誠纔剛下地,忽然有兩盞手電筒的燈光直直照向張誠和方冠豪,兩人本能地回頭,用手遮擋那兩道強光,想去看燈光背後的人,可是那兩盞燈光實在太亮,而且直照著他們的眼睛,那兩人還揹著光,什麼都看不見。

那兩個人影在慢慢走過來,手上除了拿著手電筒,還都拿著一根棍子,走路的時候腰間還傳來一串串鑰匙撞擊的聲音。

“喂,問你們話呢!“

說這話的人聲音很粗魯,另一個人的語氣倒是比第一個人稍微好一點,但也冇有帶著什麼好態度,大概是把兩人當成小偷了。

“你們從公園爬過來想乾什麼“

過來的是兩個微胖的中年人,一個光頭,一個平頭,模樣有點相似,反正頭髮都不多,看上去應該是本地人,很有可能就是這位果園的主人,而且應該有親緣關係。

“我是警察,刑事科二隊方冠豪。“

方冠豪掏出自己的警員證,在兩人麵前揚了揚。“

“警察“

平頭中年人皺著眉頭,有些疑惑,不過語氣總算緩和了一些,把手電筒放了下來,不直照著人臉。

“警察乾嘛從公園那邊翻過來?偷偷摸摸的。“

光頭的聲音很粗魯,而且還帶著深深地懷疑,不過手電筒也移開了,冇有直照著他們的眼睛。

“我在查一單案子,有證據顯示犯罪嫌疑人可能是從這裡逃走的,你們有掌握什麼線索嗎?“

方冠豪直接向兩位果園主人詢問,那兩個人一聽更加放下防備,眼神也跟著柔和了下來。

“不會是前不久那個富商之女嚴莉莉的案子吧?“

光頭中年人很關注這件事情,畢竟凶殺案就在旁邊的公園,而且死者是本市鼎鼎有名的富商之女,屍體還是的,很多市民茶餘飯後都還在猜測這件凶案的真相。

“是的。“

方冠豪給出了肯定的答覆。

“哥,你說我們新裝的那個監控會不會拍到什麼?“

光頭中年人一臉興奮地拍了拍平頭中年人的手臂。

“你們在這裡裝了監控“

方冠豪一聽,整個人的精氣神都提了上來,這可是這單案子的重大轉折。

“是啊,這附近老有人來偷果子,又抓不到人,我們大概是兩個星期以前裝的監控吧是吧,弟弟“

“不記得了,反正裝了不久,我們剛剛就是看到監控,纔看見你們從那邊翻過來的。“

“太好了,我可以過去看看監控錄像嗎?“

方冠豪兩眼發亮,興奮得已經把張誠都給忘掉了,也不記得要給他銬回手銬的事情。

“可以啊!“

平頭中年人答應得很爽快,一揚手讓兩人跟上。

光頭中年人摸了摸自己的光頭,似乎有些疑惑,追上平頭中年人問。

“哥,可是我看電視劇裡麵總說七天就會自動覆蓋監控錄像,那凶殺案都發生一個多星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