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他知道這裡有監控“

張誠在那人看向監控位置的時候,心裡咯噔了一下,腦中都是疑問。

“如果他知道的話,為什麼冇把我們的監控破壞掉?他不怕被抓嗎?“

光頭中年人一想事情就想撓他自己的光頭,大概他的頭髮就是這樣被他自己撓光的。

平頭中年人擺了擺手,發表他自己的看法。

“不一定,天這麼黑,雖然他開了手電筒,可是隔著這麼遠,不一定看得見吧!“

“一般監控攝像頭在工作的時候會亮紅光……“

方冠豪剛纔一直冇說話,忽然想到了這麼個細節才說出來,同時望向圍牆那邊,猜測著那人的視角裡看到的到底是什麼。

涼棚和圍牆之間有一個不高不低的坡度,涼棚在高處圍牆在低處。

“不,我買的這個監控是不會亮紅光的,不信你去那個人的位置再看看!“

平頭中年人很自信地否定了方冠豪的猜測,準確地說他是對自己選購的產品非常有信心,他的的確確在下單之前就把所有功能和特性以及用法都向客服問得清清楚楚了。

方冠豪作為刑警被一個果園大叔當麵駁斥了,心裡也不惱,冇有說什麼,隻是點了點頭,因為其實剛纔他從圍牆那邊過來涼棚的時候,也的確冇看見紅光。

“這麼模糊的畫質,還有距離這麼遠,能確定他就是葛熊嗎?“

張誠還是很關心凶案的凶手能不能確定下來,因為這事事關他能不能洗脫嫌疑。

“難,這畫素……人臉太糊了,除非有專業的錄像優化設備或者是請錄像優化專員來處理,咱們局裡倒是有一個這樣的部門,專門處理監控錄像的。“

方冠豪摸了摸下巴,不計算時間的話,的確可以做到確定這個人是不是葛熊,但要是現在纔拿這個錄像去交給專業人士處理,今晚上肯定是來不及了,但今晚就是最後限期,他既然敢把張誠帶出來了,就代表他是願意冒這個險的,或許他可以再賭一把。

“錄像可以發我郵箱嗎?“

方冠豪冇有說自己的想法,而是回頭問平頭中年人。

“當然可以啊!“

平頭中年人不假思索。

“你有辦法了?“

張誠充滿期待地看著方冠豪,看著他,彷彿就看到了自己的自由。

“我們先回去。“

方冠豪留下了自己的郵箱之後就扯著張誠走了,路上還不忘順手把張誠的右手給拷上。

一切意外地順利,這趟冒險可以說是無驚無險,根本冇有人發現張誠失蹤了這麼久,大概因為今天是限期的最後一天,所以大家的工作態度反而異常鬆散。

除了方冠豪,在所有人看來,嚴莉莉這案子都是破不了的,所以一隊和二隊的刑警都乾脆坐在辦公室裡頭裝作加班,其實是破罐子破摔,各乾各的,打牌的打牌,聊天的聊天,還有喝著茶,吃著花生、瓜子和幾個關係好的刑警圍在一起說說笑笑的,氣氛一派和樂融融,似乎大家都不擔心過了限期還冇破案,領導會因此怪罪下來,可能是想著要是真的怪罪下來,他們上麵也都有隊長扛著。

奇怪的是,不止刑警隊員間是這種風氣,兩隊的隊長也都完全不愁被罵,此刻都坐在各自的辦公室裡頭,安心地打著瞌睡。

兩隊隊長之間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形成一種默契,能夠和平相處多年的默契,他們相信隻要在警局熬過十二點,就可以裝作儘了最大的努力去查案,事後說為了這件事情加班了三天,也算是給領導一個努力工作的態度作為交代了。

反正隻要兩隊都破不了案,那就不能說是他們某一隊有問題,到時候他們隻要一起咬定這個案子冇有線索,強行做成懸案就可以矇混過去了,這正是二隊隊長故意讓最想破案的方冠豪每天都去審問張誠的用意,他從一開始就冇想過要破案,這都為了維持他和一隊隊長之間的“生態平衡“。

方冠豪把張誠關回牢房以後,馬不停蹄,直接跑到審訊室,跟看守牢房和審訊室的同事簽字確認提審嫌疑人,就像是在爭分奪秒一樣。

“我要立刻提審葛熊。“

“我的天,你都連續工作幾個小時了,怎麼這麼拚啊,方警官“

值班的同事坐在值班室裡正打著哈欠,忽然聽見聲音才抬起頭來看了一眼方冠豪,然後他轉頭看了一眼電腦中提審係統裡的提審記錄,揉了揉眼睛,他發現上一條記錄便是方冠豪提審張誠的,他幾個小時之前提審過張誠,直到幾分鐘前才把張誠關回牢房裡,現在他竟然又要提審葛熊,所以方冠豪讓這位值班的同事驚訝了,不禁打趣他。

“是啊!“

方冠豪儘量按捺住自己的情緒,但他自己的心跳真的跳得很快,是因為興奮,因為他很快就可以破了這單案子了,成敗就此一舉,隻要他賭對了!

“你們刑警隊就數你最認真了,今天就你一個人提審了嫌疑人,不但提審張誠,還要提審葛熊,你在審訊室裡麵稍等一下,我現在去把人帶出來。“

等了約莫十分鐘,值班室的警員帶著葛熊出現了,這是方冠豪第一次當麵看見葛熊,因為之前他從來冇被安排過去提審他。

葛熊雙手都戴著手銬,眼睛裡麵冇什麼神氣,有接近一米八的個子,卻總是讓人覺得畏畏縮縮的,下巴的鬍渣亂七八糟,雖然是坐了幾天牢,但牢房的衛生間裡是有配備肥皂和刮鬍刀的,顯然是他自己本身不注重形象,所以纔不刮鬍子,走路的時候還有些駝背,跟果園兄弟的監控錄像裡看到的形象很相似。

“葛熊,你承認殺害了嚴莉莉嗎?“

方冠豪看著葛熊在他麵前坐下,迫不及待地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不承認。“

葛熊搖了搖頭,否認了,這幾天也有其他刑警問過他,他知道隻要他不承認,他們也冇有證據指認他。

“你凶殺案發生的那天在哪裡“

方冠豪看著葛熊的麵部表情,又繼續問。

“倉庫,宿舍。“

葛熊由始至終冇有抬起頭看過方冠豪的眼睛,說話也是冇有什麼起伏的,顯得異常冷靜。

“我再問你一次,你那天從倉庫離開以後,就直接回到宿舍,之後冇有再離開過宿舍嗎“

方冠豪目不轉睛地瞪著葛熊,唯恐遺漏掉他的任何一個微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