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我覺得……我好像……又要生……生病了。“

程芯無力地靠在馬東南的胸前,頗為艱難地說話,一副進氣多出氣少的樣子。

馬東南聞言,立刻用手摸了摸程芯的臉頰和額頭,她的皮膚觸手一片冰涼,像是一塊這灼人的陽光也融化不了的堅冰。

隻見程芯緊閉著雙眼,憋著眉頭,冇有再說話,似乎正在強忍著身體裡的劇痛,她額上一直不停地滲著冷汗,剛纔那個在陽光下肆意狂奔的少女好像一下子就消失了,隻剩下一個唇色青白,渾身發冷的羸弱少女。

“不要說話了,我們先回家!“

馬東南一手托著程芯的背,一手挽過她的膝蓋窩,雙手一把奮力抱起程芯,腰一挺,整個人便站了起來,他想著先帶她回去,再跟父母商量怎麼幫她緩解痛苦。

“不……不要,我想在這裡……再待一會。“

誰知道程芯忍著疼痛,立刻扯著馬東南的衣服,拚命搖頭,她不想現在就回去。

“你很難受吧?“

馬東南腳下的步子立刻停了下來,他看著懷裡的程芯,把她的痛苦全都看在眼裡,雙眸中滿滿的都是心疼,聲音裡帶著無奈和憐惜。

從幾年前程芯第一次發病,到最近發病週期越來越短,馬東南知道她的時間不多了。

“五臟六腑……就像要被……什麼東西……撐破一樣,而且我……很冷。“

程芯身體禁不住地發抖,氣息越來越弱,嘴唇不隻是發白,還隱隱發紫。

馬東南抿著唇,把頭彆過去,看向海的那邊,然後便把程芯放回地上坐著,既然程芯不想走,他便順她的意,他把她上半身擁在自己溫暖的懷裡,希望可以緩解她的冰冷,可是他其實知道這根本冇有用,他甚至不敢去看她那個痛苦的樣子。

“我會治好你的……我一定要治好你。“

馬東南一邊抱著程芯,一邊喃喃自語,他在心裡給自己發了誓,自那以後,他便花了更多時間在研究程芯的病上,綜合各種表征和時辰八字,他決定給這個體質起了一個名字,叫六陰之體,並且開始給治療六陰之體的方法寫成一本本的秘籍。

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概是太陽準備下山的時候,整個天空都被一種昏黃的顏色浸染,整個環境的氣溫都慢慢降了下來,程芯的身體反而慢慢暖了起來,馬東南感覺程芯的發抖止住了,她虛弱地抬起頭,縮了縮脖子,朝著馬東南勉強地扯出了一個笑容,完了還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她不想讓馬東南太為她擔心,隻能儘量表現出自己的堅強。

“我厲害吧?又一次撐下來了。“

馬東南深深地看著懷裡的程芯,他隻想緊緊地抱著她,同時藏著自己眼裡的晶瑩,他也不想讓程芯看見自己既開心又難過的樣子,也不敢去看那個虛弱的笑容。

“厲害,回去給你買好吃的。“

“好!“

程芯說完話之後,又把頭靠回馬東南的胸口,閉上眼睛,感受他身體的溫暖,裝作睡著了,由著馬東南把她抱回家去。

後來程芯越長越大,黑暗能量越來越強,而馬氏夫婦終究天資有限,修煉速度漸漸跟不上程芯黑暗能量的增長速度,早就預感到終有被程芯剋死的一天。

馬氏夫婦也曾想過要不要在把程芯安頓好之後,他們就帶著馬東南離開,可他們終究是下不了這個狠心,因為這麼多年朝夕相處,他們心裡麵早就視程芯如同自己的女兒一樣,最終還是冇捨得拋棄她,也冇捨得跟她說什麼,隻能更用功地修煉,遺憾的是他們最後還是早早就過世了,隻有四十多歲的壽命,雖然在那個朝代,平均壽命也才四、五十歲,但道者一般身體都比正常人要強,茅山道又有延年益壽的作用,所以兩人四十多歲就去世,這對於修茅山道的道者來說,簡直是匪夷所思的。

自馬氏夫婦過世以後,馬家隻剩下馬東南和程芯相依為命,馬東南自然不會埋怨程芯,因為他愛著她,而且馬氏夫婦都已經提早跟他交代過很多事情了,馬東南也曾努力幫助過他們,想提高他們的修煉效率,可是修煉實在是講求天賦,他隻能看著自己的雙親慢慢被黑暗能量侵蝕,最後即使遠離程芯,也已經阻止不了黑暗能量侵蝕的作用。

馬東南後來倒是研究出了一套昇陽的修煉法,可是那時候夫婦二人已經過世了,他隻能把昇陽法做成一本秘籍,後來正是有這本秘籍的存在,才讓張周旭一家受惠了。

程芯一直被馬家三人保護得很好,所以她什麼都不知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親生母親被自己剋死,她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拋棄了她,她也不知道她出生的村鎮裡的人都視她為掃把星,曾經想燒死她,所以她也根本不知道是自己剋死了馬氏夫婦,她隻是莫名地變得比以前憂鬱,眉間總似有揮之不去的憂愁,大概是悲傷馬氏夫婦的死,也是悲傷自己也會在某一天死去,隻有看著馬東南的時候纔會想起來怎麼去笑。

馬東南為瞭解決程芯的問題,去學煉丹,去學很多不為人知的茅山術,去瞭解各種秘聞,終於有了研究的進展。

程芯雖然不能修煉,但她可以吃馬東南給她配的丹藥,一種蘊含了光明能量的丹藥,那些光明能量都是馬東南提煉了自己的法力,濃縮而成的丹,他改名為光明丹。

程芯靠著意誌力,又有馬東南的光明丹為她緩解痛苦,她終於挺過了十四歲,可是十四歲這一年,她身體發生了變化,程芯的發病週期還是不可抑製地變得越來越短,開始是每週都要吃一粒光明丹,後來是每日吃一粒,直到那一天,黑暗能量忽然像失控了一樣,到來的是女性都會遇到的正常生理現象,月經初潮……

一覺醒來,程芯發現自己痛苦得說不出話來,眼眶裡憋滿了淚水,呼吸極其困難,她伸出手想扶著牆起身,可是她看見自己手上的血管根根突起,那紫紅色的血管相當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