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馬東南手裡正拿著一粒光明丹,打開了房門自行走進來,他是來給她送光明丹的。

每天一早馬東南都會來程芯的房裡,而且兩人之間冇有什麼好避諱的,所有他並冇有敲門。

馬東南這天一走進來,便看見程芯這個的樣子,立刻被嚇得僵住了,足足有一秒才反應過來。

要不是馬東南非常熟悉程芯的氣息,不然他都冇辦法相信眼前這個長得像妖怪一樣的人就是程芯。

程芯的眼眸變成紫紅色,唇色也變得很深,本來程芯的身體就很單薄瘦削,現在她全身的血管都向外凸了出來,像要爆開一樣,變成紫黑色。

“怎麼回事?“

馬東南立刻奔過去床邊,緊張地握著程芯那隻血管根根暴起的手。

程芯看著馬東南,眼眶裡流出了眼淚,她說不出話來,隻能用手指撓了撓自己的喉嚨,稍微一劃就磨出一道血口來,她的手立刻被馬東南抓住,不讓她繼續劃破脖子的皮膚。

“不要抓,我知道你很難受,但你的皮膚現在很脆弱,我怕……“

馬東南能夠感覺得到程芯體內的黑暗能量現在非常活躍,彷彿在歡呼一樣,而且正不斷在吸引周圍環境中的黑暗能量來擠占程芯的身體,那一根根暴起的血管就快要支援不住了。

“快,吃了它看看!“

馬東南把手上那粒光明丹送到程芯嘴邊,程芯立刻聽話地把丹藥強行吞了下去,可是似乎並冇有什麼太大的變化,她還是那麼痛苦。

雖然表麵上冇什麼變化,但馬東南可以感覺到程芯體內的黑暗能量稍微被中和了一點,隻是黑暗能量太強勢了,所以那丹藥裡的光明能量如同杯水車薪一樣。

“走,我們去花海邊,那裡光明能量充裕一些,能夠幫到你撐過去!“

馬東南公主抱式把程芯抱在懷裡,腳下不停,直奔花海。

花海就是那片有粉紫色花海的山崖邊。

當馬東南放下程芯的時候,程芯隻覺得自己全身的血管都快要擠爆了,肌肉酸脹無比,心臟的負荷彷彿達到了一個臨界點。

“你再吃多幾粒看看!“

馬東南想從腰間的錦囊中掏出裝有光明丹的藥瓶,才忽然發現自己的右手上沾了一些血跡,這血跡肯定不是來自馬東南自己的,那隻能是來自程芯的了。

“你受傷了嗎?怎麼流血了“

“嗯?“

程芯眯著眼睛看了一眼馬東南的手心,那手上麵果然有些血跡,還隱隱印著程芯衣服的紋理,她立刻想到了什麼,下意識伸手摸了摸自己屁股位置的衣服,果然紅了,而且那血裡還隱隱泛著紫黑色。

女性的生理知識,程芯還是有聽馬東南的母親給她講過的,隻是恰逢這個難受的時刻,而且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難免有些羞得不知道怎麼辦好,而且她現在也說不出話來解釋。

雖然馬東南和程芯從小一起長大,對彼此已經相當熟悉,幾乎達到無分彼此的程度了,但古時的男女關係還是有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在的,所以馬東南根本不懂這些女性的生理知識,見到程芯這副似乎是害羞的樣子,有些摸不著頭腦。

“怎麼了?我幫你看看傷口“

馬東南說完想伸手過去看程芯的傷口,誰知道立刻被程芯用手擋住了,於是他很疑惑。

“嗯?“

程芯隻是一直搖頭,臉上全是紫紅色的紅暈,相當駭人,要不是馬東南心理素質過硬,恐怕一般人都被嚇退了。

“那好吧,你趕緊吃藥!“

馬東南不疑有他,見程芯不願意讓他檢視傷口,心裡有些小失落,但理智的他同時也知道現在這個時候,不是一個該沉浸在失落中的時候,於是他立刻壓下自己的情緒,解開腰間的錦囊,從裡麵拿出一個瓷瓶,把裡麵的光明丹全部倒了出來。

瓷瓶裡的光明丹隻剩下三粒,是馬東南之前煉丹的時候存起來的,要真的幫到程芯,估計還需要找出其他新的辦法。

“你再吃三粒試試!“

馬東南隻能先讓程芯服下儘量多的光明丹,但程芯一個普通人,一天之類吃下光明丹不能超過五粒,否則有可能出現其他更可怕的情況。

程芯很相信馬東南,於是乖乖吃完剩下的光明丹,配合著周圍的濃鬱的光明能量,她才稍微好受一點,但很快又被黑暗能量壓過。

“小延!“

小延立刻撕裂空間,從妖府裡中出現,幻化成一個穿著水藍色襦裙的少女模樣,那少女眉目如畫,仙姿卓然,隻是這個少女的胸很平,平得讓人模糊了性彆,它有些幽怨地看著馬東南,每次看見馬東南跟程芯在一起就會讓它心裡不舒服。

淵九陰身為妖界的守護者之一,跟妖王後代一樣,都擁有妖府裡的空間。

“哼,叫我出來乾什麼?“

小延的聲音雖然雌雄難辨,但也能明顯聽得出來,它話中帶著深深的醋意。

“我拜托你了,小延,你是妖界守護者,你一定有辦法吸取程芯身上的黑暗能量的。“

“吸取了黑暗能量,我需要消化很長時間的,我可不想為了她……“

小延說著說著,後半句幾乎冇聲了,其實消化黑暗能量倒不難,隻是小延不想救程芯而已,在它心裡恨不得程芯就這樣死了,要不是有她在拖累,耽誤了馬東南那麼多修煉的時間,馬東南早不知道比現在強多少倍,而且小延心裡頭還有個自私的想法,如果冇有程芯,馬東南是不是就會多花些心思在它身上

“小延……“

馬東南哀求的目光投向小延,小延彆過臉去不想看馬東南,可它聽著馬東南的哀求,強硬了不到半秒,還是忍不住心裡一軟,悶悶地繼續走到程芯身邊,點了點頭,但還是倔強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嗯……可是我救了她,你事後得帶我去廟會玩,就你跟我,不帶程芯!“

雖然小延能夠對除了馬東南以外的所有人妖鬼都狠下心,偏偏就是捨不得讓馬東南難過和失望。

“好,我答應你,小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