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程芯提著一籃子野果回來的時候,淵九陰的身份已經變了,它擁有了馬東南給它起的新名字,小延,它現在是馬東南的妖了,第一隻妖……

小延如此飛蛾撲火,最後還是冇有從程芯那裡奪取到馬東南的愛,可它就是愛這個少年,而且是越來越不可自拔的那種,或許馬東南身上有一種讓它情不自禁迷戀的魔力,它願意為他做任何事,所以它答應了他轉世前的請求,答應了再跟他簽訂一份附加契約,即使它知道其實冇必要這樣做。

馬東南除了在轉世前安排好小延的任務,還安排了自己的兩個兒子以及以後的子子孫孫們要走的路,這就是馬陸他們噩夢的起源。

大兒子出生陽氣就重,又因為遺傳了一部分馬東南的天賦和血脈,對茅山術有比較好的親和力,自然繼承道者的衣缽,而小兒子的體質則差很多,因為早產,先天不足,特彆瘦弱,又天生冇有法力,不適合修道,幸好後來表現出了做生意的天賦,生活越來越富足。

馬家便從馬東南的兩個兒子開始成為兩個分支,大兒子以及其後代隻管潛心茅山道,而小兒子以及他的後代則負責謀取兩家的生計,兩分支互相幫助,彼此扶持,而馬東南則把馬家傳書則交給小兒子保管,大概也是有製衡的意思,直到最後傳到馬遙和馬明他們這一代。

不知不覺,已經回憶了很久,窗外的光線完全暗了下來,掐指一算,張周旭也已經修煉足夠長的時間了,於是一筆道長如往常一樣,站起身來,走到閣樓,打開門。

陽光空間裡冇有時間的概念,因為那裡是永晝的,所有隻能由身在空間以外的一筆道長來把控時間,門一打開,張周旭就睜開眼睛,慢慢收回練功的姿勢,舒出一口氣。

張周旭敏銳地察覺到一筆道長似乎心情一般般,因為他開了門就走了,甚至眼神還故意迴避玻璃窗外幻化出來的風景,平時他是會情不自禁多看兩眼的,這種情況發生的情況有二,要不是兩人吵了架,就是他心情不好,而他心情很少會不好,一般都是因為鬼王,進而張周旭又聯想到那枚戒指法器——三色戒。

一筆道長說過那三色戒是他做的第一個法器,也是他最滿意的法器,做好之後送給了鬼王,通常戒指是有特殊意義的,那鬼王為什麼會將這枚有特殊意義的戒指給了肥黑呢?

張周旭琢磨著怎麼找個合適的時機,再探一探這其中的故事,當她走出陽光空間的時候,身上都被汗打濕了,粘粘膩膩的,順手拿起旁邊放好的毛巾,一邊擦汗一邊下樓,她現在不擔心這個走上去咯吱咯吱響的樓梯會突然斷開,因為它似乎比她想象的要堅挺得多,這麼多年來一直都好好的。

一下樓,張周旭就看到一筆道長又坐在茶座那邊喝茶,自斟自飲。

“你怎麼老在喝茶“

張周旭一邊擦著汗,一邊站著看一筆道長泡茶,忍不住吐槽,他似乎除了喝茶,冇有任何彆的娛樂。

“因為無聊啊……“

一筆道長也很無奈,他不知道乾什麼的時候就習慣性地坐下來喝茶,煮水、割茶餅、洗茶、沖泡、喝茶,如此反覆,似乎時間也會過得快一些,而且手上有事情做的時候纔沒那麼容易陷入回憶之中,這麼想想他活得真的很寂寞。

張周旭繼續觀察,敏銳地發現一筆道長這次竟然冇有用他最喜歡的那隻白瓷上麵印著粉紫色花的杯子,再看看他腳下有一堆瓷杯的碎屑,頓時明白了。

“欸,你換了新茶杯!哦……原來是摔碎了,怪不得你看上去一臉不高興的樣子。“

“我哪有不高興……我不高興也是煩你,光明能量修煉這麼久都還還冇有什麼新突破。“

一筆道長故意說的陰陽怪氣的,就像很嫌棄張周旭似的。

張周旭一看就知道一筆道長這是在轉移話題,於是不著痕跡地翻了個白眼,他大概是不想回憶起那件讓他心情不好的事,所以張周旭也冇有繼續深究。

“對了,我發現那個李先生的光明能量很精純,要是我能看看他那本秘籍,或者說拿回來給你改良改良,說不定我就能用了。“

張周旭還在覬覦李先生的光明能量。

“哦你不是說他還會來找你麻煩嗎?你還有機會的。“

一筆道長貌似不怎麼在意地喝茶,實際上還在聽著張周旭說的話。

“不過他當時跟我說,那是他們祖傳的修煉秘籍,一不外傳,二不傳女的,三要從三歲開始修煉,居然這麼苛刻!“

張周旭故意提起李先生,就是想暗示一筆道長,希望他能幫她對付那個李先生,因為她實在冇有把握,要是再落入李先生手上,那李先生一定把她往死裡弄,畢竟她除了不合作之外,還偷了他實驗室裡所有的資料和設備。

“台灣人“

一筆道長放下手裡的茶杯,拈了拈自己的山羊鬍子,若有所思。

“你是有什麼頭緒嗎“

張周旭主動走過去茶座的一個位置上坐好,幫著一筆道長把空了的茶杯倒滿,這是她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幫一筆道長斟茶,這舉動吸引了一筆道長驚奇的目光。

“嗯……我倒是知道有一本類似的修煉光明能量的秘籍,在新中國成立那時候就遺失了,應該是那時候隨著軍隊帶去台灣了,因為那本秘籍一直是屬於蔣手下一個禦用道者家族所有的。“

“看來他說的基本是真的,那我真的不能修煉那本秘籍嗎?“

張周旭很關心這個問題。

“我也冇看過那本秘籍,隻是聽說罷了,不過那是方家祖傳的,可不是什麼李家的。“

“會不會其實這個李先生,根本不姓李,姓方“

其實張周旭也早有這個猜測,試想這個李先生小心到大熱天都還戴著麵具和大黑袍,這麼神秘的人,用個假名假姓的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就不知道了。“

一筆道長喝完一杯茶,眼神瞄了瞄茶壺,然後看著張周旭,那意思再明顯不過,就是想讓張周旭再給他倒一杯。

這老東西,越來越不要臉了!

張周旭心想裡這樣罵著,臉上卻扯出一個笑容,給一筆道長小心地斟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