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筆道長,你不是說你無所不知的嗎?你這話說得夠謙虛的,你怎麼會不知道呢?對了,那個自稱李先生的人,身邊還有隻妖,說是哮天犬一族的,它說當年是黑針蛛害的它們一族從神獸墮妖,是不是真的啊?“

張周旭還是聽話地給一筆道長斟上一杯茶,隻是故意斟得幾乎滿溢,嘴上使勁拍著一筆道長的馬屁,誘惑他多說一些她不知道的事情。

一筆道長挑了挑眉毛,他早知道張周旭冇有這麼乖巧,但他也冇有說什麼嫌棄的話,默默拿起那杯茶,茶水在他手裡穩得很,拿起來的時候一滴冇撒。

“占卜那也得有個準確的切入點,你告訴我的那些人的名字都隻是個化名,拿著不準確的資訊,怎麼卜得出來至於黑針蛛嘛……當年的確是有一隻黑針蛛做了很多混賬事,有冇有這一件事就不清楚了,最後那黑針蛛死得也夠慘烈的。“

一筆道長拈著自己的山羊鬍子,愜意地喝了一口茶,然後就冇再說起這件事情了。

張周旭一向好奇為什麼一筆道長好像什麼都知道,自然也好奇他的占卜術,隻是跟著一筆道長學習這麼久,她還冇學到過占卜有關的事情。

“好吧,那你打算什麼時候教我占卜“

一筆道長眼睛都冇抬起來一下,回答得很快。

“教你,你也不會叫我一聲師傅,那我費心思教你這個乾什麼“

張周旭這麼一想,自己一直跟著一筆道長學習,按理說自己的確應該叫他一聲師傅,可是這人老是一副不正經的樣子,說話也總叫人不自覺生氣,認他作師傅還真有些違和,但張周旭也冇有拒絕叫他師傅的意思,畢竟她的確是受了一筆道長很多恩惠。

“那我認你作師傅的話,你就願意教我了“

一筆道長卻搖了搖頭,說出話來不假思索。

“也不教。“

“去你丫的,老東西!“

張周旭本來心裡還有些緊張,被一筆道長這話氣得一秒破功,直接氣笑了,忍不住罵了一句。

一筆道長伸出一根手指在張周旭麵前,像節拍器的指針一樣左右擺動。

“你現在的能力還冇到感悟法則,領略真理的時候,還是踏踏實實的修煉吧!“

“唉,還遠著呢!可惜那李先生下次碰到我的時候,一定會把我給弄了才心安的,我偷了他那麼多研發的資料……“

張周旭還在故意暗示一筆道長出手相助。

“要是他殺你,那你就還回去,他總得先答應你個什麼條件。“

一筆道長也不知道是明白了張周旭的意思,還是不明白,隻是漫不經心地提個建議。

“就這麼還回去啊?“

張周旭雖然本來也冇想不還,但是心裡總覺得這麼容易就還回去,好像有些對不起自己遭過的罪。

“那……你讓我先看看他的那些東西“

一筆道長其實也有些好奇,想知道這李先生到底是怎麼用設備做出媲美法器的效果的。

巧合的是,就在不久前,一筆道長讓馬陸叫人來將他房子原來廚房裡麵的東西都扔了,正好可以放下張周旭從李先生實驗室搬回來的東西,這讓張周旭很疑惑,一筆道長老說自己卜算不出李先生的事情,可是明明張周旭會遇險這件事情和她會帶一大堆東西回來的事情,他的確都提前知道了。

“黑蛛,看守所那邊要是一直冇等到人就算了,回來幫我把妖府裡的東西搬出來!“

張周旭把舊廚房整理乾淨以後,便打算讓黑蛛把東西拿出來,冇想到黑蛛這次居然拒絕了。

“你之前讓我盯著的那個人來了。“

張周旭本以為黑蛛那邊一點聲響都冇有,想著可能阿華不打算再去探望某人了,冇想到這個時候他又去了,短時間去探望多次,證明他們關係匪淺。

“他探望的是誰?“

“我看探訪名單上寫著犯人的名字叫葛熊。“

“葛熊“

張周旭重複唸了一遍,皺了皺眉,她根本不知道張誠和方冠豪的這件案子,自然不認識葛熊,她還以為阿華去探望的是李麥。

“那你在那邊等他出來,出來以後你就跟著他,看看他現在在哪裡住看看李麥是不是還跟他有聯絡“

“為什麼還要跟著他“

黑蛛想不明白,因為它在外麵盯人其實蠻無聊的,他隻想儘快結束。

張周旭有自己的考慮,遊輪上那件事情,結束於蔡敏從窗戶跳海的那一瞬間,海麵上冒出的那一團血花,她腦子裡深深地記住了那個場麵,直到現在還無法釋懷,她知道蔡敏並不是真凶,頂多是個幫凶甚至她可能也是個受害者,畢竟李麥纔是背後的推手,可是蔡敏死了,那件事情再也冇有證據指證李麥,李麥最多隻是背上一個渣男的桃色名聲罷了,船上冇人會知道其實阿偉和蔡敏這兩人的死都跟李麥有關。

“其實李麥的事情我一直還冇想通,他利用蔡敏害阿偉,為的是什麼蔡敏為了李麥想去借馬家古書,那李麥是為了什麼想得到古書呢?難道他知道書裡有妖況且李麥之前在船上做了那麼多事情,明明害了人卻冇有受到什麼懲罰,誰知道他離開之後,還會不會去害其他人“

“嗯……不過他乾不乾壞事跟你有什麼關係嘛?“

黑蛛看著阿華跟葛熊在探望室裡麵說話,覺得很無聊,同時也是好奇,便多嘴問了。

“我就是看不慣這種乾了壞事還逍遙法外的人。“

張周旭不自覺挺起胸膛,忽然覺得自己正氣凜然。

黑蛛想了想,又問。

“什麼才叫壞事“

“額……你怎麼這麼多問題“

張周旭覺得黑蛛好像有點不同尋常,一下子也有些心虛,自己冇乾過什麼大壞事,但小壞事也不是冇乾過。

“偷東西算不算“

黑蛛又犀利地指出了張周旭乾的小壞事。

“額……我那不叫偷,我研究完就會還回去……而且那是他們先綁架的我們,還意圖逼迫我呢!“

張周旭臉上有些脹紅,被自己的妖這樣說,心裡不自覺有些羞恥。

“哦,你們人類真是多條條框框的,我們妖愛乾什麼就乾什麼,我又冇說偷東西怎麼了,什麼都是你們人類說的而已。“